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七 世讳部

卷七 世讳部

开路神

金刚遇开路神,羡之曰:“你我一般长大,我怎如你着好吃好。”开路神曰:“阿哥不知,我只图得些口腹耳。若论穿着,全然不济,剥去一层遮羞皮,浑身都是篾片了。”

焦面鬼

一帮闲汉途遇人家出丧,前面焦面鬼王,以为大老官人也,礼拜甚恭。少顷,大雨如注,而鬼身上纸衣被雨濯去。闲汉曰:“白日见鬼,我只道是大老官,却原来也是个篾片。”

咽糠

一闲汉咽糠而出,忽遇大老官留家早饭,答曰:“适间用狗肉过饱,饭是吃不下了,有酒倒饮几杯。”既饮忽吐,而糠出焉。主见,惊问曰:“你说吃了狗肉,为何吐此?”其人睨视良久,曰:“咦,我自吃的狗肉,想必狗曾吃糠来。”

望烟囱

富儿才当饮啖,闲汉毕集。因问曰:“我这里每到饭熟,列位便来,就一刻也不差,却是何故?”诸闲汉曰:“遥望烟囱内烟出,即知做饭,熄则熟矣,如何得错?”富儿曰:“我明日买个行灶来煮,且看你们望甚么?”众曰:“你煨了行灶,我等也不来了。”

老白相

荒岁闲汉无处活口,值官府于玄妙观施粥,闲汉私议曰:“我等平昔鲜衣美食,今往吃,必贻人笑。”俄延久之,无奈腹中饿甚,曰:“姑待众饥民吃过,尾其后可也。”远望人散而往,则粥已尽矣,乃以指拉食釜杓间余粥。道士见而问之,答曰:“我等原是捞(老)白相耳。”

借脑子苏州人极奉承大老官,平日常谓主人曰:“要小子替死,亦所甘心。”一日主病,医曰:“病入膏肓,非药石所能治疗,必得生人脑髓配药,方可救得。”遍索无有,忽省悟曰:“某人平日常自谓肯替死,岂吝惜一脑乎?”即呼之至,告以故。乃大惊曰:“阿呀,使勿得,吾里苏州人,从来无脑子个。”

呵脬

一帮闲,见大老官生得面方耳圆,遂赞不置口。其人曰:“你又在此呵卵脬了?”

曲蟮帮闲者自夸技能曰:“我件件俱精,天下无比。”一人曰:“只有一物最像。”问:“是何物?”答曰:“曲蟮。”问:“何以像他?”曰:“杀之无血,剐之无肉,要长就长,要短就短,又会唱曲,又会呵脬。”

件件熟帮闲人除夜与妻同饭,忽然笑曰:“我想一生止受用得一个‘熟’字。你看大老官,那个不熟?私窠小娘,那个不熟?游船上,那个不熟?戏子歌童,那个不熟?萧管唱曲的朋友,那个不熟?”话未毕,妻忽大恸。其人问故,曰:“天杀的!你既件件皆热,如何我这件过年布衫,偏不替我赎。”

活千年一门客谓贵人曰:“昨夜梦公活了一千年。”贵人曰:“梦生得死,莫非不祥么。”其人遽转口曰:“啐!我说差了,正是梦公死了一千年。”屁香

有奉贵人者,贵人偶撒一屁,即曰:“那里伽楠香?”贵人惭曰﹔“我闻屁乃谷气,以臭为正。今反香,恐非吉兆。”其人即以手招气嗅之曰:“如今有点臭了。”

撞席

老鼠与獭结交。鼠先请獭,獭答席,邀鼠过河,暂往觅食。忽一猫见之欲捕,鼠慌曰:“请我的倒不见,吃我的到来了。”

泥高壁

燕子衔泥做窠,搬取蚯蚓上面土。蚓愤极曰:“你要泥高顶壁,为何把我来悔气?”燕子云:“我专怪你呵人家卵脬。”

嫖院吏

一吏假扮举人,往院嫖妓。妓以言戏之曰:“我今夜身上来,不得奉陪。”吏曰:“申上来我就驳回去。”妓曰:“不是这等说,行房龌龊。”吏曰:“刑房龌龊,我兵房是干干净净的。”曰:“是月经。”吏曰:“我从幼习的是详文、招稿,不管你甚么《易经》、《诗经》。”妓曰:“相公差矣,是流经。”吏曰:“刘洪他是都吏,你拿来吓我,难道就怕了不成?”

换班

一皂隶妻性多淫,夫昼夜防范。一日该班,将妻--左傍画一皂看守,并为记认。妻复与人干事,擦去前皂,奸夫仓卒仍画一皂形于右边而去。及夫落班归家,验之已非原笔,因怒曰:“我前记在左边的,缘何移在右边了?”妻曰:“亏你做衙门多年,难道不要轮流换班的么?”

争坐

鼻与眉争坐位,鼻曰:“一切香臭,皆我先知,我之功大矣。汝属无用之物,何功之有,辄敢位居我上?”眉曰:“是则然矣,假如鼻头坐上位,世上有此理否?”软硬屪子与鼻子争论,屪子云:“我能生男育女,有功人世,你有何德能,辄敢居我上位?”鼻曰:“我居五岳之中,能知气味,汝何敢轻觑我?”二物争之不决,告诉于口。口曰:“我劝你们和了罢。”鼻倔强不肯。口怒曰:“屪子还有软的时节,你做鼻头,倒是这等硬挣。”

婢子

有婢生子,既长,或问其号。子谦逊久之,乃曰:“贱号小梅。”问:“尊公原号何梅?”答曰:“非也,乃家母名腊梅耳。”

尿壶骂一仆人之使,俗言鼻里。鼻也,出倾夜壶。归告主人曰:“阿爹,方才尿鳖骂我,又骂阿爹。”主人曰:“胡说!尿鳖如何会骂人?”小使曰:“起初骂了我鼻,后连声骂曰:‘鼻鼻鼻,鼻鼻鼻。’岂不把阿爹都骂在里头了?”

对戏戏子出门,嘱其妻曰:“同伴来,可拿出戏鼓,教他对对戏眼。”妻误听,以为脱出屁股,教他对屁眼。同伴至,乃以后庭与之。伴问云:“你家主公比我做法如何?”妇云:“好是好,只是急撮戏文,板还要上紧些。”

屁股痛麻苍蝇与青苍蝇结为兄弟,青蝇引麻蝇到一酒席上。麻蝇恣意饮啖,被小厮拿住,将竹签插入屁股,递灯草与他使棍。半日才得脱身,遇着青蝇泣诉曰:“承你挚带,吃倒尽有,只是屁股痛得紧。”

龙阳娶

一龙阳新娶,才上床,即攀妇臀欲干。妇曰:“差了。”答曰:“我从小学来的,如何得差?”妇曰:“我从小学来,却不是这等的,如何不差?”撒精一人患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