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笑话 > 笑林广记 > 卷六 闺风部

卷六 闺风部

洞房佳偶

一佳人新嫁,合欢之夜,佳人以对挑之曰:“君乃读书之辈,奴出一对,请君对之。如答得来,方许云雨,不然则不从也。”新郎曰:“愿闻。”女曰:“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你爱不爱?”新郎对曰:“洞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你怕不怕?”

拜堂产儿

有新妇拜堂,即产下一儿,婆愧甚,急取藏之。新妇曰:“早知婆婆这等爱惜,快叫人把家中阿大、阿二都领了来罢。”

抢婚

有婚家女富男贫,男家虑其新婚,率领众人抢亲,误背小姨以出。女家人急呼曰:“抢差了!”小姨在背上曰:“不差,不差!快走上些,莫信他哄你哩。”两坦

有一女择配,适两家并求,东家郎丑而富,西家郎美而贫。父母问其欲适谁家。女曰:“两坦。”问其故,答曰:“我爱在东家吃饭,西家去眠。”

两尽夫劝新妇解衣。妇曰:“母戒我勿解,母命不可违﹔夫劝我解,夫命又不可违﹔奈何?”正沉吟间,夫迫之,妇曰:“我知之矣!只脱去下截,做个两尽其情罢。”问嫂

一女未嫁者,私问其嫂曰:“此事颇乐否?”嫂曰:“有甚乐处,只为周公之礼,制定夫妇耳。”及女出嫁后归宁,一见其嫂,即笑骂曰:“好个说谎精。”

没良心一妓倚门而立,见有客过,拉人打钉,适对门楼上,姑嫂二人推窗见之,姑问嫂:“扯他何事?”嫂曰:“要他行房。”须臾事毕,妓取厘戥夹剪付之,姑曰:“彼欲何为?”嫂曰:“行过了房,要他出银子。”姑叹曰:“好没良心,如何反要他出。”

呼不好

一新妇初夜,新郎不甚在行,将--放进而不动。女呻吟曰:“哎哟,不好,胀痛!”夫曰:“拿出罢?”女又呻吟曰:“哎哟,不好,空痛!”夫曰:“进又胀痛,出又空痛,汝欲怎么?”女曰:“你且拿进拿出间看。”谢周公

一女初嫁,哭问嫂曰:“此礼何人所制?”嫂曰:“周公。”女将周公大骂不已。及满月归宁,问嫂曰:“周公何在?”嫂云:“他是古人,寻他做甚?”女曰:“我要制双鞋谢他。”死结

新人初夜上床,使性不止。喜娘隔壁劝曰:“此乃人伦大事,个个如此,不要害羞。”新人曰:“你不晓得,裤子衣带,偏生今夜打了死结。”

亲嘴

一女初嫁,次早新郎背立,女扳其嘴,连亲数下,郎大怒曰:“如何不识羞耻?”妇应曰:“其实一时认错了,不知是你,莫怪,莫怪。”出气一女未嫁,父母索重聘。既嫁初夜,婿怪岳家争论财礼,因恨曰:“汝父母直恁无情,我只拿你出气。”乃大干一次。少倾又曰:“汝兄嫂亦甚可恶,也把你来发泄。”又狠弄一番。两度之后,精力疲倦,不觉睡去。女复摇醒曰:“我那兄弟虽小,日常多嘴多舌,倒是极蛮惫的。”通奸

一女与人通奸,父母知而责之。女子赖说:“都是那天杀的强奸我,非我本意。”父母曰:“你缘何不叫喊起来?”女曰:“我的娘呀,喊是要喊。你想那时,我的舌头,被他噙紧在口里,叫我如何喊得出。”

用枕

有女嫁于异乡,归宁,母问:“风土相同否?”答曰:“别事都一样,只有用枕不同。吾乡把来垫头,彼处垫在腰下的。”掮脚

新人初夜,郎以手摸其头而甚得意,摸其乳腹俱欢喜,及摸下体,不见两足,惊骇问之,则已掮起半日矣。

新人哭

幼女出嫁,喜娘归。主母问:“姑娘连日动静何如?”答曰:“头夜听得姑娘哭,想是面生害怕。第二晚不想官人哭。”母骇问:“为何?”云:“姑娘扳痛了屁股。第三夜随嫁丫头又大哭。”母曰:“更奇怪。”喜娘曰:“我曾问来,他说这样一个好姑娘,口口声声只叫要死。”

舌头甜

新婚夜,送亲席散。次日,厨司捡点桌面,不见一顶糖人,各处查问。新人忽大笑不止,喜娘在傍问:“笑甚么?”女答曰:“怪不得昨夜一个人舌头是甜津津的。”

起半身

一夫妇新婚,睡至晌午不起。母嫌其贪睡,遣婢潜往探之。婢覆曰:“官人、娘子,大家才起得一半了。”母问何故,婢曰:“官人起了上半身,娘子只起得下半身着哩。”

大话

一女出嫁坐床,掌礼撤帐云:“撤帐东,官人屪子好撞钟。”女忙接口云:“弗怕。”喜嫔曰:“新娘子不宜如此口快。”新妇曰:“不是我也不说,才得进门,可恶他就把这大话来吓我。”正好

新妇出嫁,坐床撤帐,掌礼念云:“夫妇双双喜气扬,官人屪子硬如枪。”伴送婆应曰:“忒硬过了!”新妇接口曰:“弗要说,正好。”

鹰啄

一母生一子一女,而女尤钟爱。及遣嫁后,思念不已。谓子曰:“人家再不要养女儿,养得这般长成,就如被饿鹰轻轻一爪便抓去了。”子曰:“阿姆阿姆,他们如今正在那里啄着哩。”半处子

有寡妇嫁人而索重聘。媒曰:“再醮与初婚不同,谁肯出次高价。”妇曰:“我还是处子,未曾破身。”媒曰:“眼见嫁过人,今做孤孀,那个肯信?”妇曰:“实不相瞒,先夫--渺小,故外面半截,虽则重婚,里边其实是个处子。”

纳茄

一妇昼寝不醒,一人戏将茄子纳入牝中而去。妇觉,见茄在内,知为人所欺,乃大骂不止。邻妪谓曰:“其事甚丑,娘子省口些罢。”妇曰:“不是这等说,此番塞了茄儿不骂,日后冬瓜、葫芦便一起来了。”

嗔儿

夫妻将举事,因碍两子在旁,未知熟睡不曾。乃各唤一声以试之。两子闻而不应,知其欲为此事也。及云雨大作,其母乐极,大呼叫死。一子忽大笑,母惭而挞之。又一子曰:“打得好,打得好,娘死了不哭,倒反笑起来。”

冻杀

夫妇乘子熟睡,任意交感。事毕,问其妻“爽利么?”连问数语,妻碍口不答。子在脚后云:“娘快些说了罢,我已冻杀在这里了。”

软萝卜

姑嫂二人纺织,偶见萝卜一蓝,姑曰:“蓝中萝卜,变成男子--,便好。”嫂曰:“软的更妙。”姑曰:“为何倒要软的?”嫂曰:“软的硬起来,一蓝便是两蓝。”捉虼蚤

妻好云雨,每怪其夫好睡,伺夫合眼,即翻身以扰之。夫问:“何以不睡?”曰:“虼蚤叮人故耳。”夫会其意,旋与之交。妻愿既遂,乃安眠至晓。夫执其物而叹曰:“我与他相处─生,竟不知他有这种本事。”妻曰:“甚么本事?”夫曰:“会捉虼蚤。”

贼干

贼至卧室,见一婢裸体熟睡,即与交合。婢大叫“有贼”,贼狠干不歇。,婢遂低声悄问曰:“贼哥,你几时来的?”

饭米

贫人正与妻合,妻云:“饭米都没了,有甚高兴?”夫物顿痿。妻复云:“虽如此说,坛内收拾起来,还勾明后日吃哩。”

擂棰

开腐店者,夫妇云雨,妻嫌其物渺小。夫潜往外,取研石膏擂棰,暗暗塞进。妻曰:“你在那里吃了什么来,此物顿然大了!天气和暖,为何冻得他恁冰冷?”

咎夫

一妇临产,腹中痛甚,乃咎其夫曰:“都是你作怪,带累我如此。”怨詈不止。夫呵之曰:“娘子,省得你埋怨,总是此物不好,莫若阉割了,绝此祸根!”遂持刀欲割。妻大呼曰:“活冤家!我痛得死去还魂,这刻才好些,你又来催命了。”

取名

一妇临产创甚,与夫誓曰:“以后不许近身,宁可一世无儿,再不干那营生矣。”夫曰:“谨依尊命。”及生一女,夫妻相议命名,妻曰:“唤做招弟罢。”

不怕死一妇生育甚难,因咎丈夫曰:“皆你平素作孽,害我今日受苦。”夫甚不过意,遂相戒:“从今各自分床,不可再干此事。”妻然之。弥月后,夜间忽闻启户声。夫问:“是谁?”妻应曰:“那个不怕死的又来了。”

寡欲

一贫家生子极多,艰于衣食。夫咎妻曰:“多男多累,谁教你多男?”妻曰:“寡欲多子,谁教你寡欲!”多男

一人连举数子,医士谀之曰:“寡欲多男子。兄少年老成,过于保养之故。何不乘此强壮,快活快活。”妻在屏后应曰:“先生说得极是。我也生育得不耐烦,觉得苦极了。”

问儿一人从外归,私问儿曰:“母亲曾往何处去来?”答曰:“间壁。”问:“做何事?”儿曰:“想是同外公吃蟹。”又问:“何以知之?”儿曰:“只听见说:‘拍开来,缩缩脚。’娘又叫道:‘勿要慌,我个亲爷。’”

祈神

一人痿阳,具牲礼祷神。巫者祝曰:“世阳世阳,顾得卵硬如枪。”病者曰:“何敢望此?”妻从屏后呼曰:“费了大钱大陌,也得如此!”

下半截

一人欲事过度,惫甚,夫妇相约:“下次云雨,止放半截。”及行事,妻掬夫腰尽纳之。夫责以前约,妻曰:“我原讲过是下半截。”

嘴不准

妇人见男子鼻大,戏之曰:“你鼻大物也大。”男子见妇人嘴小,亦戏曰:“你嘴小阴亦小。”两人兴动,遂为云雨。不意男之物甚细,而女之阴甚大,妇曰:“原来你的鼻不准。”男曰:“原来你的嘴也不准。”

讼奸

有妇诉官云:“往井间汲水,被人从后淫污。”官曰:“汝那时何不立起?”答曰:“若立起,恐脱了出来耳。”

栗爆响

妇握夫两卵,问是何物。夫曰:“栗子。”夫亦指妻--,问是何物。妻曰:“火炉。既是你有栗子,何不放在炉内,煨他一煨?”夫曰:“可。”少顷,妇撒一屁,儿在傍叫曰:“爹爹,栗子熟矣,在炉内爆响了!”

铁箍

夫妇同饭,妻问曰:“韭蒜有何好处,汝喜吃他?”夫曰:“食之,此物如铁棒一般的。”妻亦连食不已,夫曰:“汝吃何用?”妻曰:“我吃了像铁箍一般的。”

两来船一人遇两来船,手托在窗槛外,夹伤一指。归诉于妻,妻骇然嘱曰:“今后遇两来船,切记不可解小便。”

醉饱行房

一人好于酒后渔色,或戒之曰:“醉饱莫行房,五脏皆反复,此药石语也,如何犯之?”其人曰:“不妨。行过之后,再行一次,依旧掉转来,只当不曾反复。”

命运不好一妇有淫行,每嫁一夫,辄有外遇,夫觉即被遣。三年之内,连更十夫。人问曰:“汝何故而偃蹇至此?”妇曰:“生来命运不好,嫁着的就要做乌龟。”邻人看

一妇诉其夫曰:“邻某常常看我。”夫曰:“睬他做甚?”妇曰:“我今日对你说,你不在意,下次被他看上了,却不关我事。”

丝瓜换韭

妻令夫买丝瓜,夫立门外候之,有卖韭者至,劝之使买。夫曰:“要买丝瓜耳。”卖者曰:“丝瓜痿阳,韭菜兴阳,如何兴阳的不买,倒去买痿阳的?”妻闻之,高声唤曰:“丝瓜等不来,就买了韭菜罢。”

后园种韭有客方饭,偶谈“丝瓜痿阳,不如韭菜兴阳”。已而主人呼酒不至,以问儿,儿曰:“娘往园里去了。”问:“何为?”答曰:“拔去丝瓜种韭菜。”

脚淘

夫妻反目,分头而睡。夜半,妻欲动而难以启口,乃摸夫脚问曰:“这是甚物?”夫曰:“脚。”妻曰:“既是脚,可放在脚淘里去。”怕冷

幼女见两狗相牵,问母曰:“好好两只狗,为何联拢在一处?”母曰:“想是怕冷。”女摇头曰:“不是,不是。”母曰:“怎见得不是?”女曰:“前日大热天气,你和爹爹也是这样,难道都是怕冷不成?”稳生男

问:“如何方稳生男?”给之者曰:“连二卵纳入,无不成胎矣。”夜则如其言,纳左则右出,纳右则左复出。恚曰:“便生出儿子来,也是个强种!”

龌龊

夫狎龙阳归,妻辄作呕吐状,谓其满身屎臭,不容近身。至夜同宿,夫故离开以试之。妻渐次捱近,久之,遂以--靠阳,将有凑合之意。夫曰:“此物龌龊,近之何为?”妻曰:“正为龌龊,要把阴水洗他一洗。”

浆硬

─人衣软,令其妻浆硬些。妻用浆浆好,随扯夫--,也浆一浆。夫骇问,答曰:“浆浆硬好用。”

老鼠数钱

夫妻同卧,妻指--曰:“此何物?”答曰:“老鼠。”妻曰:“既是老鼠,何不放他进窠去。”遂交合有声,儿在傍闻之,呼其母问曰:“阿妈,老鼠才进窠,如何便数起铜钱来?”

邻人问

妇谓夫曰:“脚盆内潮浴,还是脚盆好过,浴的好过?”夫曰:“消息子取耳,还是耳好过,消息好过?”语毕,云雨。邻人问曰:“消息落在脚盆里,那个好过?”

忌叫死两夫妇度岁,夫于除夕戒妻曰:“往日行房,每到快活处,必定叫死。明日是新年,大家忌说死字,但说我要活。”妻然之。及次日行房,妻乐极,仍叫如前。夫怪其忌犯,妻曰:“不妨。像这种死法,那怕一年死到头!”再醮

有再醮者,初夜交合,进而不觉也。问夫:“进去否?”曰:“进去矣。”妇遂颦蹩曰:“如此,我有些疼。”扇尸

夫死,妻以扇将尸扇之不已。邻入问曰:“天寒何必如此?”妇拭泪答曰:“拙夫临终吩咐:‘你若要嫁人,须待我肉冷。’”

不不

两妇对门而居,甲问乙曰:“生过几胎了?”乙曰:“未曾破体。”甲曰:“难道你家大爷是不的么?”乙摇头曰:“不,不。”

愿杀

妻妾相争,夫实爱妾,而故叱之曰:“不如杀了你,省得啕气。”妾仰入房,夫持刀赶入。妻以为果杀,尾而视之,见二人方在云雨。妻大怒曰:“若是这等杀法,倒不如先杀了我罢!”

心在这里

有置妾者,与妻行乐,妻曰:“你身在这里,心自在那里。”夫曰:“若然,待我身在那里,心在这里何如?”公直老人妻妾争风,夫又倦于房事,乃曰:“我若就那个,只说我偏爱。今夜待我仰卧在床,看你们造化,凭他此物向谁,就去与他干事。”妻妾依言,各将--摸弄,一时兴起,竖若桅杆。夫大笑曰:“你两个扶持他起来,做了公直老人,不肯询私,我也没法。”

他大我大一家娶妾,年纪过长于妻。有卖婆见礼,问:“那位是大?”妾应云:“大是他大,大是我大。”

罚真咒

一人欲往妾处,诈称:“我要出恭,去去就来。”妻不许,夫即赌咒云:“若他往做狗。”妻将索系其足放去。夫解索,转缚狗脚上,竟往妾房。妻见去久不至,收索到床边,起摸着狗背,乃大骇云:“这死乌龟,我还道是骗我,却原来倒罚了真咒。”

浇蜡师

人家有一妻一妾,前后半夜分认。上半夜至妻房,妻腾身跨上夫肚行事,夫问:“何为?”曰:“此倒浇蜡烛也。”其妾早在门外窃闻之矣。下半夜乃同妾睡,恣意欢娱,妾快甚,不觉失声曰:“我死也!”妻亦在外潜听之矣。次早量米造饭,妻曰:“今日当减一人饭米?”妾曰:“为何?”妻曰:“昨晚死了一个人。”妾亦微笑曰:“依我看来,今日还该添一人才是。”妻问何故,答曰:“闻得有个浇蜡烛的师父在此。”谢媳一翁扒灰,事毕,揖其媳曰:“多谢娘子美情。”媳曰:“爹爹休得如此客气,自己家里,那里谢得许多。”

毛病一翁偷媳,媳不从,而诉于姑。姑曰:“这个老乌龟,像了他的爷老子,都有这个毛病。”拿访

一人作客在外,见乡亲问曰:“我家父在家好么?”乡亲曰:“好是好,前日按院访拿十二个扒灰老,尊翁躲在毛厕里,几乎吓杀。”

卖古董

一翁素卖古董为业,屡欲偷觑其媳,媳诉于婆。一日,妪代媳卧,翁往摸之,姬乃夹紧以自掩。翁认为媳,极口赞誉,以为远出婆上。妪骂曰:“臭老贼,一件旧东西也不识,卖甚古董!”

换床

一翁欲偷媳,媳与姑说明,姑云:“今夜你躲过,我自有处。”乃往卧媳床,而灭火以待之。夜深翁果至,认为媳妇,云雨极欢。既毕,妪骂曰:“老杀才,今夜换得一张床,如何就这等高兴!”

雷击

有客外者,见故乡人至,问:“家乡有甚新闻?”曰:“某日一个霹雳,打死十余人,都是扒灰老。”其人惊问曰:“家父可无恙乎?”答曰:“令尊倒幸免,令祖却在数内,一同归天了。”

偷弟媳

一官到任,众里老参见。官下令曰:“凡偷媳妇者站过西边,不偷者站在东边。”内有一老人慌忙走到西首,忽又跑过东来。官问曰:“这是何说?”老人跪告曰:“未曾蒙老爷吩咐,不知偷弟媳妇的,该立在何处?”

老娶

一老人欲娶,妈妈见他须发尽白,不肯嫁他。老者贿嘱媒人曰:“还他夜夜有事,如一夜落空,愿责五下。”妈许之。过门初晚,勉干一度,次夜就不能动弹。妈将老儿推倒,责过五板,老者伏地不起。妈问何故,老者陪笑曰:“求妈妈索性打上整百,往后一起好算帐。”使搭头

翁与妪行房,妪耻其宽,以手向臀后捏紧。翁亦苦阳痿,以两指衬贴,导之使进。妪曰:“老儿,你缘何在那里使搭头?”翁曰:“老娘,强如你在背地打后手。”破开晒

翁、妪相对曝日,妪兴发动,拉翁行房,翁以天寒不举对。妪曰:“请各解其物晒之,热则举矣。”翁曰:“然。”遂解裤向日。少顷妪曰:“我的热了,快来。”翁曰:“我的还未。”妪曰:“一般晒法,为何冷热不均?”翁曰:“你是破开晒的,我是囫囵晒的,如何赶得上?”忽举

有痿阳者,一夜忽举,心中甚喜,及扒上妻腹,仍痿如初。妻问:“何为?”答曰:“我想要里床去睡,借你肚子上来过路。”许愿

老翁素苦阳痿,偶见猪羊交感,不觉动兴。夜归与妻同卧,触着日间所见,阳事突举,急与妻行事。恐其半途痿弃,遂摩拟日间形状,口念:“一个猪,一个羊。”妻曰:“老贼囚,来不得罢了,如何这般大愿,直得就许出来。”上路来

一老翁勉力行房,阳痿不能进。舞弄既久,不觉鼻涕横流,因叹曰:“我说为何这等干涩,原来打从上路出来了。”

折不受

老年人娶妾,其物已痿,因急欲举子,云雨时嘱其妾曰:“请受,请受。”妾曰:“你干净折子,教我受什么!”

米粒

老年人行房,勉力交媾。妇云:“再进得一米粒也好。”老儿大怒曰:“我若有意留了一米粒,做我的倒头羹饭!”

日进老年娶妾,欲结其欢心,说某处有田地若干,房屋若干。妾曰:“这都不在我心上。从来说家财万贯,不如肏进分文的好。”

喷嚏

老夫妇正在交合,妻忽打一喷嚏,此物脱出,乃大怒吵闹。次早,邻妇问曰:“你老夫妇,为何昨夜不睦?”答曰:“不要说起,老贼近来一发改变得不好,嚏也打不得一个。”

咬牙

有姑媳孀居,姑曰:“做寡妇,须要咬紧了牙根过日子。”未几,姑与人私,媳以前言责之。姑张口示媳曰:“你看,也得我有牙齿方好咬。”藏年一人娶一老妻,坐床时,见面多皱纹,因问曰:“汝有多少年纪?”妇曰:“四十五六。”夫曰:“婚书上写三十八岁,依我看来还不止四十五六,可实对我说。”曰:“实五十四岁矣。”夫再三诘之,只以前言对。上床后更不过,心乃巧生一计,曰:“我要起来盖盐瓮,不然被老鼠吃去矣。”妇曰:“倒好笑,我活了六十八岁,并不闻老鼠会偷盐吃。”

谢金口

夫妇皆年老者,元旦行房,相约各说吉利语。妻执夫--曰:“愿你自今日以后,愈老愈健。”夫随摸妻--曰:“多谢你的金口。”

挣命

僧、尼二人庙中避雨,至晚同宿。僧摸尼--问:“此事何物?”尼曰:“是口棺材。”尼摸僧--问:“此是何物?”僧曰:“是个死和尚。”尼曰:“既如此,我把棺材布施他装了。”僧遂以--投入阴中,抽提跃跳。尼曰:“你说是个死和尚,如何会动?”僧笑曰:“他在里头挣命哩。”

娶头婚

一人谋娶妇,虑其物小,恐贻笑大方,必欲得一处子。或教之曰:“初夜但以卵示之,若不识者,真闺女矣。”其人依言,转谕媒妁,如有破绽,当即发还。媒曰:“可。”及娶一妇,上床解物询之,妇以卵对。乃大怒,知非处子也,遂遣之。再娶一妇,问如前,妇曰:“--?”其人诧曰:“此物的表号都已晓得,一发不真。”又遣之。最后娶一年少者,仍试如前,答曰:“不知。”此人大喜,以为真处子无疑矣,因握其物指示曰:“此名为卵。”女摇头曰:“不是。我也曾见过许多,不信世间有这般细卵。”

咏物

两夫妇稍通文墨,一生琴瑟调和。及至暮年,精力衰耗,不能畅举,乃对物伤情,各咏一词以志感。妻先咏其--曰:“红焰焰,黑焰焰,嫩如出甑馒头解条线。自从嫁过你家来,日也,夜也,如今就像破门扇,东一片,西一片。”夫亦咏麈柄曰:“光溜溜,赤溜溜,硬如檀木匾担挑得豆。自从娶你进门来,朝也凑,暮也凑,如今好似葛布袖,扯便长,不扯皱。」

《笑林广记》 相关内容:

《笑林广记》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