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十六

卷第十六

撰广慧琏禅师。  禅师名元琏者闽人也。得法於首山念禅师。

  住汝州广慧寺。琏褊颅广颡、瞻视凝远。望见令人意消。

  尝谓众曰、我在先师会中。见举竹篦子问省驴汉曰。  唤作篦子即触。不唤作篦子即背、作麽生。省近前掣得。

  掷地上云。是什麽。先师云瞎。省从此悟入。我道省驴汉。

  悟即大杀悟、要且未尽先师意旨。  遮说话、须是到此田地、方相委悉。情见未忘者、岂免疑谤。

  又见智门纲宗歌曰。胡蜂不恋旧时窠、猛将那肯家中死。

  曰祚兄消许多气力作麽。我寻常说禅、如手中扇子。

  举起便有风、不举一点也无。既称宗师、却以实法与人。

  好将一把火照看。与麽开口、面皮厚多少。

  头云、若以实法与人。土也消不得。知麽、究取好。

  莫面面相、在此作麽。内翰秘书监知郡。杨亿大年问曰。

  承云一切罪业、皆因财宝所生。

  劝人於财利、况南阎众生、以财为命。邦国以财聚人。

  教中有财法二施、何得劝人财乎。琏曰、幡竿尖上铁笼头。

  大年曰、海坛马子似驴大。琏曰、楚鸡不是丹山凤。

  大年曰、佛灭二千年、比丘少惭。大年尝书寄内翰李公维。

  叙师承本末、其词曰。病夫夙以顽、获受奖顾。

  预闻南宗之旨、久陪上国之游。动静咨询、周旋策发。  俾其刳心之有诣、墙面之无惭者。诚出席间床下矣。

  矧又故安公大师、每垂诱导。自双林影灭、只履西归。中心浩然、罔知所旨。

  仍岁沈痼、神虑迷恍。殆及小间再辩方位。

  又得云门谅公大士、见顾蒿蓬。谅之旨趣、正与安公同辙。  并自庐山归宗云居而来。皆是法眼之流裔。  去年假守兹郡、适会广慧禅伯。实嗣南院念、念嗣风穴。

  风穴嗣先南院、南院嗣兴化兴化。嗣临济、临济嗣黄。

  黄嗣先百丈海、海嗣马祖。

  马祖嗣让和尚、即曹溪之长嫡也。斋中务简、退食多暇。或坐邀而至、或命驾从之。

  请叩无方、蒙滞俱释。半岁之後、旷然弗疑。

  如忘忽记、如睡忽觉。平昔碍膺之物、然自落。

  积劫未明之事、廓尔现前。固亦决择之洞分、应接之无蹇矣。

  重念先德、率多参寻。如雪峰九度上洞山、叁度上投子。

  遂嗣德山。临济得法於大愚、终承黄。

  云岩蒙道吾训诱、乃为药山之子。丹霞承马祖印可、而作石头之裔。

  在古多有、于理无嫌。

  病夫今继绍之缘、实属於广慧、而提激之自、良出於峰也。忻幸忻幸。

  大年所叙、详悉如此。岂欲自着於禅林乎。予恨其手编传灯录。

  至首山之嗣、独载汾阳。而不录广慧机语、何也。

  赞曰、广慧机缘语句。虽不多见、然尝一脔知鼎味。

  大率如刀斫水不、见痕缝。真可谓作家宗师也。

  平生说法、如云雨。暮年止得一杨大年。鲁国儒生、何其少哉。

  翠芝禅师。

  禅师名守芝、太原王氏子也。

  少弃家、依[或作於]也、潞州承天寺。试法华经得度、为大僧。

  讲金刚般若经、名满叁河。学者追崇之。时昭禅师出世汾水。芝疑之往观焉。

  投诚入室、特受印可。南游住高安大愚。  升座揭香合子曰。明头来明头合、暗头来暗头合。  若道得、天下横行。道不得、且合却。僧问、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真实事请师举。芝曰、两段不同、向下文长。

  又问、满身是眼、口在什麽处。芝曰、叁跳。进曰、不会。

  芝曰、章底词秋罢、歌韵向春生。大众僧俗中、皆有奇人。

  且如本朝杨大年。偈曰、八角磨盘空走。金毛师子变作狗。

  拟欲藏身北斗中。应须合掌南辰後。

  要会麽、一偈播诸方、塞断衲僧口。又曰、鲁祖见僧来、便面壁。

  南泉曰、我寻常向师僧道。未具胞胎巳前会取。尚不得一半。

  大愚即不然。未具胞胎前会得、打折你腰。  密谏李公守南昌。请住西山翠岩。开堂祝圣曰。  睿算增延、法轮常转。且道法轮如何转。会麽、须弥顶上笑翻身。

  却来堂中叠足坐。阿呵呵、是什麽。饭箩坐却受饿。  和泥合水、且与麽过。上士闻之熙熙。下士闻之肯可。

  思量却成口过。要会麽、一六叁四二、直言曲七一。

  桃李火中开、黄昏後日出。芝讥呵学者、寡闻得少为足。

  曰、汾阳有十智同真法门。锻佛祖钳。

  今时禅者、姿质不妙、莫有成器者。僧问、如何是十智同真。芝曰、先师言。  夫说法者、须具十智同真。  若不具十智同真、邪正不辨、缁素不分。不能与人为眼目、决断是非。

  如鸟飞空而折翼。如箭射的而断弦。弦断故射的不中。  翼折故空不可飞。弦壮翼牢、空的俱彻。作麽生是十智同真。  如今一切点出。一同一质。二同大事。叁总同参。

  四同真智[或云志]。五同普。六同具足。七同得失。八同生杀。

  九同音吼。十同得入。先师又曰。与什麽人同得入。

  与谁同音吼。作麽生是同生杀。什麽物同得失。

  阿那同具足。是什麽同普。何人同真志[或作智]。

  孰能总同参。那同大事。何物同一质。有点得出底麽。

  点得出者、不慈悲。点不出者、未有参学眼在。

  切须辩取、要识是非、面目见在。芝曰、先师曰。要识是非、面目见在。

  也大省力。後生晚学。刺头向言句、贪义味。

  如驴舐尿处、棒打不回。盖为不广求知识、历门风。  多是得一言半句。便点头咽唾、道巳了辨。

  上座大有未稳当处在。先师有十五家宗风歌、号曰广智。  其词曰、大道不说有高低。真空那肯涉离微。大海吞流同增减。

  妙峰高耸总擎持。万派千溪皆渤。

  七金五岳尽须弥。玉毫金色传灯後。二叁四七普闻知。

  信衣息、广开机。诸方老宿任施为。识心是本从头说。

  迷心逐物却生疑。芝曰、此叙宗旨也。或直指、或巧施。  解道前纲出後机。旨趣分明明似镜。盲无慧目不能窥。  明眼士、见精微。不言胜负坠愚痴。物物会同流智水。

  门风逐便示宗枝。即心佛、非心佛。历世明明无别物。

  即此真心是我心。犹是机权出。芝曰、此叙马祖宗派也。

  或五位、或叁路。施设随根巧回互。不触当今是本宗。

  展手通玄无佛祖。芝曰、此叙洞上宗派也。或君臣、或父子。

  量器方圆无彼此。士庶公侯一道平。愚智贤豪明渐次。

  芝曰、此叙石霜宗派也。有时敲、有时唱。

  随根问答谈谛当。应接何曾失礼仪。浅解之流却生谤。

  或双明、或单说。只要当锋利禅悦。开权不为聪明。  舒光只要辩贤哲。有圆相、有默论。千里持来目视瞬。

  万般巧妙一圆空。烁迦罗眼通的信。芝曰、此叙沩仰宗派也。

  或全提、或全用。万象森罗实不共。青山不碍白云飞。

  隐隐当台透金凤。芝曰、此叙石头药山宗派也。

  象骨镜、地藏月。玄沙崇寿照无阙。因公致问指归源。  旨趣来人明皎洁。芝曰、此叙雪峰地藏宗派也。或称提、或拈掇。  本色衲僧长击发。句明人事最精。

  好手还同楔出楔。或抬荐、或垂手。切要心空易开口。

  不识先人出大悲。管烛之徒照街走。芝曰、此叙云门宗派也。

  德山棒、临济喝。独出乾坤解横抹。从头谁管乱区分。

  多口阿师不能说。临机纵、临机夺。迅速机锋如电掣。

  乾坤只在掌中持。竹木精灵脑劈裂。或宾主、或料拣。

  大展禅宗辩正眼。叁玄叁要用当机。四句百非一齐铲。

  劝同袍、莫强会。少俊依前或窒碍。不知宗脉莫漫汗。

  永劫长沈生死海。难逢难遇又难闻。猛烈身心快通泰。

  芝曰、此叙德山临济宗派也。慈明有善侍者。

  号称明眼悦。闻芝之风、自石霜至大愚入室。芝出履一只。

  善退身而立。芝俯取履、善辄踏倒。芝起面壁、以手点津。

  连画其壁叁。善瞠立其後。芝旋转以履打、至法堂。  善曰、与麽为人。瞎却一城人眼在。又有僧、称讲金刚经。  问曰、如是信解、不生法相如何。时有狗卧绳前。

  芝之、狗起去。问僧解麽。僧曰不解。

  芝曰、若解即成法相。作偈曰、沙无油事可哀。翠岩嚼饭婴孩。  一朝好恶知端的。始觉从前满面灰。  嘉佑之初示寂、塔于西山。

  赞曰、大愚翠岩皆余故园。少时往来两山之间。

  有老衲大父友也。言芝无恙时事曰。众未尝登叁十辈。

  屋老常以木拄将倾处。过者疑将压焉。

  芝提笠日走、城郭落。寺如传舍。粥饭亦有不继时。

  追绎其高韵、作偈曰。庐山殿阁如生成。食堂处处禅折。  我此叁门如冷灰。尽日长廊卷风叶。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