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十七

卷第十七

浮山远禅师。

  禅师名法远、郑圃田人也。出于王氏。年十九、游并州。

  见叁交嵩禅师、求出世法。嵩曰、汝当剃落。  堕叁宝数、乃可受法。远曰、法有僧俗乎。

  嵩曰、与其为俗、曷若为僧。僧则能续佛寿命故也。於是断发、受具足戒。

  谒汾州昭公。又谒汝海省公。皆受记。  天禧中、游襄汉隋郢。至大阳、机语与明安延公相契。延叹曰、吾老矣。

  洞上一宗、遂竟无人耶。以平生所着直皮履、示之。

  远曰、当为持此衣履。求人付之如何。

  延许之曰、他日果得人、出吾偈为证。偈曰、杨广山前草、凭君待价。

  异苗翻茂处、深密固灵根。

  其尾云、得法者、潜众十年、方可阐扬。远拜受辞去。依滁州琅觉禅师。

  应舒州太平兴国寺请。说法为省公之嗣。

  次住姑苏天平山、又住浮山。既老退休於会圣岩。

  因阅班固九流、遂拟之作九带。叙佛祖教义、博采先德机语、参同印证。

  其一曰、佛正法眼带。其二曰、佛法藏带。其叁曰、理贯带。  其四曰、事贯带。其五曰理事纵横带。其六曰屈曲带。

  其七曰妙挟兼带。其八曰金针双带。  其九曰、平怀常实带。学者既巳传诵。远曰、若据圆极法门、本具十数。

  今此九带、巳为诸人说了。更有一带、还见得麽。

  若也见得亲切分明。却请出来、说看。

  说得分明、许汝通前九带圆明道眼。若见不亲切、说不相应。

  唯依吾语、而为巳解、则名谤法。大众到此如何。众无语、远叱去之。  举僧问夹山、如何是夹山境。答曰猿抱子归青嶂後。  鸟衔花落碧岩前。法眼曰、我二十年来、将作境语会。

  远曰不作境会、作麽生会。僧曰、师意如何。

  曰、犀因玩月文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或远云、直饶不作境语会、亦未会在。

  何谓也云犀因玩月文生角。象被雷惊花入牙也。远玉骨插额、目光外射。

  状如王孙、凛然可畏。初欧阳文忠公、闻远奇逸。

  造其室、未有以异之。与客棋、远坐其旁。文忠收局、请远因棋说法。

  乃鸣鼓升座曰。若论此事、如两家着棋相似。

  何谓也、敌手知音当机不让。若是缀五饶叁、又通一路始得。

  有一般底、只解闭门作活。不会夺角冲关。  硬节与虎口齐彰。局破後徒劳斡。所以道、肥边易得。

  瘦肚难求思。行则往往失黏。心而时时头撞。

  休夸国手、谩说神仙。赢局输筹即不问。

  且道黑白未分时一着、落在什麽处。良久曰、从前十九路。迷悟几多人。

  文忠嘉叹久之。远偈语妙密、诸方服其工作。叁交嵩公赞曰。  黄金打作石。白玉碾成象牙梳。  千手大悲拈不动。无言童子暗嗟吁。又作明安延公赞、曰。

  黑狗烂银蹄、白象昆仑骑。於斯二无碍、木马火中嘶。

  远雅自称柴石野人。殁时巳七十馀。少时与达观颖公。

  薛大头七八辈游蜀、几遭横逆。远以智脱之。

  众以其晓吏事、号远录公。

  投子青禅师。

  禅师名义青、本青杜人、李氏子也。

  七龄颖异、去妙相寺出家。十五试法华经、得度为大僧。

  其师使习百法论。叹曰、叁祗涂远、自困何益哉。入洛中听华严五年。

  反观文字、一切如肉受串。处处同其义味。

  尝讲至诸林[或作楮林]菩萨偈曰、即心自性。

  忽猛省曰、法离文字、宁可讲乎。即弃去游方、至浮山。

  时圆鉴远禅师退席、居会圣岩。远梦得俊鹰畜之。既觉而青适至。

  远以为吉徵。加意延礼之、留止叁年。远问曰、外道问佛。  不问有言、不问无言时如何。世尊默然。汝如何会。

  青拟进语、远蓦以手掩其口。於是青开悟、拜起。

  远曰、汝妙悟玄机耶。对曰、设有妙悟、也须吐却。时有资侍者在旁曰。  青华严今日、如病得汗。青回顾曰、合取狗口。  汝更忉忉、我即便呕。服勤又叁年。

  圆鉴以大阳皮履布直裰付之曰。代吾续洞上之风。

  吾住世非久、善自护持、无留此间。青遂辞出山。阅大藏於庐山慧日寺。

  熙甯六年还龙舒。道俗请住白云山海会寺。计其得法之岁。

  至此适几十年。又八年移住投子山。

  道望日远禅者日增。潜通暗证者比比有之。异苗翻茂、果符前。  青平生不畜长物。弊衲楮衾而巳。初开山慈济有记曰。

  吾塔若红、是吾再来。邦人偶修饰其塔、作玛瑙色。

  未几而青领院事。山中素无水、众每以为病。

  忽有泉出山石间、甘凉清洁。郡守贺公、名为再来泉。

  元丰六年四月末、示微疾。以书辞郡官诸檀越。

  五月四日、盥沐升座。别众罢、写偈曰。两处住持无可助道。

  珍重诸人不须寻讨。遂泊然而化。维收舍利灵骨。

  以闰六月、塔于寺之西北、叁峰庵之後。阅世五十有二。

  坐叁十有七夏。无为子杨杰、为赞其像曰。一只履、两牛皮。

  金乌啼处木鸡飞。半夜卖油翁发笑。白头生得黑头儿。

  一本云、黑头生得白头儿。有得法上首一、名道楷禅师。

  天宁楷禅师。

  禅师名道楷、沂州沂水人、生崔氏。为人刚劲孤硬。  自其少时、即能辟谷学道。隐伊阳山中、後游京师。

  籍名术台寺、试所习、得度具戒。谒青华严於淮山海会。

  问、佛祖言句、如家常茶饭。

  离此之外、别有为人言句也无。青曰、汝道寰中天子。还假禹汤尧舜也无。

  楷拟之、青以拂子之。曰、汝发意来、早有二十棒也。  於是、楷悟旨於言下、再拜即去。青呼曰、且来。楷亦不顾。

  青曰、汝到不疑之地耶。楷以手掩耳。後掌众食。  青问、厨务勾当良苦。对曰不敢。曰、汝炊饭耶、煮粥耶。

  对曰、人工淘米着火、行者煮粥炊饭。曰、汝作什麽。

  对曰、和尚慈悲、放他闲去。又尝从青游园。

  青以拄杖付楷曰、理合与麽。对曰、与和尚提鞋挈杖、不为分外。

  曰、有同行在。对曰、那一人不受教。青遂休去。

  至晚青谓曰、早来说话未尽。对曰、更请举看。青曰、卯生日戌生月。

  楷即点灯来曰、上来下去、总不空然。

  对曰、在左右、理合如此。曰、奴儿婢子、谁家屋无。  对曰、和尚尊年、阙他不可。曰与麽殷勤。对曰、报恩有分。元丰五年、北还沂。

  闲居马鞍山。遂出世说法。初住沂州之仙洞。  後迁西洛之招提龙门。又迁住郢州之大阳。隋州之大洪。

  皆一时名公卿、为之劝请。洞上之风大震西北。

  崇宁叁年有诏、住东京十方净因禅院。

  大观元年冬、移住天宁。差中使押入、不许辞免。俄开封尹李孝寿奏。

  楷道行卓冠丛林。宜有以褒显之。

  即赐紫伽梨、号定照禅师。楷焚香谢恩罢、上表辞之。  曰、伏蒙圣慈、特差彰善阁。祗候谭祯。赐臣定照禅师号、及紫衣牒一道。

  臣感戴睿恩。巳即时焚香升座、仰祝圣寿讫。

  伏念臣行业迂、道力绵薄。常发誓愿、不受利名。

  坚持此意、积有岁年。庶几如此传道、後来使人专意佛法。

  今虽蒙异恩、若遂冒。则臣自违素愿、何以教人。

  岂能仰称陛下所以命臣住持之意。

  所有前件恩牒、不敢祗受。伏望圣慈察臣微悃。非敢饰词。

  特赐俞允臣没齿行道、上报天恩。上闻之、以付李孝寿。

  躬往谕朝廷旌善之意。而楷确然不回。开封尹具以闻。  上怒收付有司。有司知楷忠诚[一本知楷]、而适犯天威。  问曰、长老枯瘁有疾乎。楷曰、平日有疾、今实无。

  又曰、言有疾、即於法免罪谴。

  楷曰、岂敢侥幸称疾、而求脱罪谴乎。吏太息、於是受罚。着缝掖编管缁州。

  都城道俗、见者流涕。楷气色闲暇。至缁州僦屋而居。

  学者益亲。明年冬放令自便。庵于芙蓉湖中。

  数百人环绕坐卧。楷虑祸[或作患之]、乃日各食粥一杯。不堪者稍稍去。

  在者犹百许人。

  政和七年冬、赐所居庵额华严禅寺。明年五月十四日、无疾而殁。先写偈付侍者曰。

  吾年七十六、世缘今巳足。生不爱天堂、死不怕地狱。

  撒手横身叁界外。腾腾任运何拘束。初楷在大阳。  青华严遣果侍者。以大阳皮履直裰付之。

  楷以付襄州洞山道微。微退罢还浙东、殁於双林小寺。

  今取以还鹿门山。建阁藏之曰藏衣。楷偈句精深有旨法。

  作五偈、述其门风。一曰妙唱不干舌。

  偈曰、刹刹尘尘处处谭。不劳弹子善财参。空生也解通消息。

  花雨前鸟不衔。二曰死蛇惊出草。偈曰日炙风吹草里埋。

  触他毒气又还乖。暗地若教开死口。长安依旧绝人来。  叁日解针枯骨吟。偈曰、死中活得是非常。

  密用他家别有长。半夜髑髅吟一曲。冰河红焰却清凉。

  四曰锯和叁台。偈曰、不是宫商调、谁人和一场。

  伯牙何所措、此曲旧来长。五曰古今无间、偈曰、一法元无万法空。

  中那许悟圆通。将谓少林消息断。

  桃花依旧笑春风。楷旧隐与虎为邻。虎尝乳四子月馀。  楷其出、往视之。腥臭不可言。窃携其一还。虎得曳至。

  弄穴前伏地、喜见脊尾。但见叁子怒、以足跑地吼。

  群鸟皆鸣翔其上。楷即放还之。其寄伊阳宰韩承议偈曰。

  老爱依山人事稀。虎驯庵畔怪来迟。寥寥石室尘埃满。

  不知何日是归期。又曰、数里无人到、山黄始觉秋。

  间一觉睡、忘却百年忧。

  赞曰、宗门尚继嗣。则若依彷世典礼。

  为之後者、为之子。远使青续洞上巳坠之纲、是也。

  然青楷父子、任重道远。皆能刻苦、生死以之卒。勃然而兴、贤矣哉。

  禅林僧宝传卷第十七。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