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词集 > 婉约词 > 二十

二十

  顾贞观菩萨蛮山城夜半催金柝①,酒醒孤馆灯花落。窗白一声鸡,枕函②闻马嘶。门前乌桕树,霜月迷行处。遥忆独眠人,早寒惊梦频。

  「作者简介」

  顾贞观,字华峰,江苏无锡人。康熙五年中举人,为国史院典籍。

  善填词,为清代词坛大家,是纳兰性德的好友,词风亦相近。重白描,不喜雕琢、用典,以情取胜,真切感人。著有《弹指词》。

  「注释」

  ①金柝:古代军中巡夜所击之器,即刁斗。此指夜间更声。

  ②枕函:即枕头。

  「评解」

  此词描写作者深夜羁旅孤馆,遥忆地下亡人的寂寞、凄凉况味。上片写羁旅山城,思念亲人,辗转不寐的情景。夜半金柝,孤馆灯花,窗外渐白,鸡鸣马嘶,写尽彻夜无眠况味。下片写孤馆凄凉,愁梦频惊,月色朦胧,树影惨淡,使人愈觉伤凄。这首小令,神韵甚佳,颇有情致。

  步蟾宫闰六月七夕玉纤①暗数佳期近。已到也、忽生幽恨。恨无端、添叶与青梧②,倒减却③、黄杨一寸。天公定亦怜娇俊④念儿女、经年愁损。早收回、溽暑换清商⑤。翻借作,兰秋重闰⑥。

  「注释」

  ①玉纤:指女子之手。  ②“添叶”句:梧桐秋日落叶,有“一叶知秋”之说。今遇闰六月,则使梧桐落叶延迟,故云添叶。

  ③“倒减却”句:据《本草纲目》载:“黄杨性难长,岁仅长一寸,遇闰则反退。”  ④娇俊:指青年男女姣好的容貌。

  ⑤清商:天高气爽的秋季。

  ⑥“翻借作”句:谓闰六月已行秋令,可借作七月,使七月有重闰。  「评解」

  七月初七,是牛、女二星一年一度相会的日期。时值闰年,因而可以看作有两个七夕,词人便设想,这是天公出于对经年因分离而愁损的儿女的爱怜。构思既巧,词亦隽雅。

  金缕曲寄吴汉槎①宁古塔,以词代书。丙辰②冬,寓京师千佛寺,冰雪中作。

  季子③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④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

  记不起、从前杯酒。

  魑魅⑤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⑥。冰与雪,周旋久。泪痕莫滴牛衣⑦透。

  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彀⑧?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

  廿载包胥承一诺⑨,盼乌头、马角CD终相救。

  置此札,君怀袖。

  「注释」  ①吴汉槎(chá):是吴兆骞的字。清顺治十四年,他因江南科场案件牵连,谪戍宁古塔(今黑龙江宁安)。顾贞观与吴是好友,当时顾在纳兰性德家教书,写此词表示对朋友的同情与慰藉。纳兰性德见词泣下,遂求情于其父纳兰明珠(宰相),吴兆骞遂被收回。《金缕曲》共二首,选一首。

  ②丙辰:这里指康熙十五年。  ③季子:春秋时,吴王寿梦之子季札,有贤名,因封于延陵,遂号称“延陵季子”,后来常用“季子”称呼姓吴的人。  ④行路:这里指与己无关的路人。  ⑤魑魅:鬼怪。

  ⑥覆雨翻云手:形容反复无常。

  ⑦牛衣:这里指粗劣的衣服。

  ⑧毅:同“够”。  ⑨廿载:自吴兆骞坐江南科场案至此,整整二十年。包胥承一诺:春秋时,伍子胥避害自楚逃吴,对申包胥说:“我必覆楚”。申包胥答:“我必存之”。后伍子胥引吴兵陷楚都郢,申包胥入秦求兵,终复楚国(参看《史记》)。  CD乌头马角:战国末,燕太子丹为质于秦,求归。秦王说:“乌头白,马生角,乃许耳!”太子丹仰天长叹,乌头变白,马亦生角(参看《史记》)。

  「评解」

  这首词表达了作者对朋友远谪的深切关怀、同情和慰藉。

  上片写对友人的问候、同情。“季子平安否”,不是一般寒暄,而是对谪戍远方至友的深切关怀。“冰与雪”,暗喻自己与吴兆骞,都是在清朝严酷的统治下辗转反侧。

  下片劝慰好友并写自己全力相救的赤诚之心。“置此札,君怀袖”,劝友人以此信为安慰,放宽心,解忧愁。全词表现了朋友之间的真挚情感。在那黑暗的社会里,这种友谊,更觉难能可贵。在艺术手法上,通篇如话家常,宛转反复,心迹如见。一字一句,真挚感人。

  「集评」

  谭献《箧中词》:使人增朋友之重,可以兴矣!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纯以性情结馔而成,悲之深,慰之至,丁宁告戒,无一字不从肺腑流出,可以泣鬼神矣!

  纳兰性德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①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②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作者简介」  纳兰性德,字容若,满人,太傅明珠长子。聪敏好学,21岁中进士,官至一等侍卫。

  与当时才子顾贞观、秦松皊、陈维崧等结为挚友。

  他在清初词坛上,起了联络海内词客的重要作用。31岁病逝。其词风格接近李煜,有清朝李后主之称。所写词清丽婉约,格高韵远,颇具特色。著有《通志堂集》,词有《饮水集》。

  「注释」

  ①榆关:山海关。那畔:那边,此处指关外。

  ②聒:喧扰,嘈杂。

  「评解」

  此词当写于作者从京城(北京)赴关外盛京(沈阳)途中。描写羁旅荒凉的塞外,思念故乡的孤寂情怀。上片写长途跋涉的情景。“山一程,水一程”,写出了长途跋山涉水之苦,更衬出对家园的留恋。下片写旅中风雪,更添乡愁。通篇低徊宛转,抑郁蕴藉,而语言平易,流丽自然。

  「集评」  顾贞观《通志堂词序》:容若天资超逸,储然尘外,所为乐府小令,婉丽凄清,使读者哀乐不知所主,如听中宵梵呗,先凄婉而后喜悦。

  顾贞观《纳兰词评》:容若词一种凄惋处,令人不能卒读。

  周之琦《箧中调》一引:“格高韵远,极缠绵婉约之致。”

  王国维《人间词话》: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

  ……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河传春浅,红怨,掩双环①。微雨花间,昼闲。无言暗将红泪弹。阑珊②,香销轻梦还。

  斜倚画屏思往事,旨不是,空作相思字。记当时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  「注释」

  ①双环:门上双环,此代指门。

  ②阑珊:稀疏零落。  「评解」

  此词写微雨湿花时节,闺中女子的一段难以诉说的柔情。

  微雨花间,门掩双环,香消梦还,弹泪无言。下片前三句叹往事皆非,空作相思。  后四句言当时与所爱者相会之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全词以形象出之,极缠绵婉约之致。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①如环,昔昔长如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②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③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④。  「注释」

  ①昔:同“夕”。

  ②无那:无奈。

  ③唱罢秋坟:用李贺《秋来》“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句意。

  ④“春丛”句:化用梁山伯、祝英台死后化蝶的故事。

  「评解」

  这是一首悼亡词。作者在《沁园春》一词的小序中曾写道:“丁巳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澹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此词即先从“天上月”写起。“一昔如环,昔昔长如玦”,包蕴了无限的哀伤与怀念,表达了对亡妻的真挚爱恋。下片以燕子的欢悦呢喃,反衬自己的忧愁悲哀,并化用“双栖蝶”的典故,表达了他与亡妻的爱情生死不渝。

  这首词把作者内心对爱妻的悲悼之情,尽情表露。不做作,无雕饰,缠绵凄切,感人至深。

  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满砌①落花红冷,蓦地②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谁省?谁省?从此簟②纹灯影。

  「注释」

  ①砌:台阶。

  ②蓦地:忽然。

  ③簟:竹席。

  「评解」  此词写青年男女一见钟情的情景。初见的地点,是在围着栏干的金井边,那正是落花满阶的暮春时节。他们突然相见了。从此以后,意惹情牵,再也不能忘怀。“从此簟纹灯影”留下了无限相思。簟波席纹之中,灯光烛影之下,她的身影宛然在目,萦绕心头。全词感情真挚,取意新颖,生动地表现了初恋时的心情,体现出纳兰词风的特色。

  「集评」

  《清词菁华》:(性德)小令为有清一代冠冕,奇情壮采,一往无前。

  况周顾《蕙风词话》:(性德词)纯任性灵,纤尘不染。  徐乾学《纳兰性德墓志铭》:清新隽秀,自然超逸。  临江仙寒柳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①。

  最是繁丝摇落后②,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③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注释」

  ①关:这里是关切、关怀之意。

  ②最是:特别是;繁丝,指柳丝的繁茂。这两句里柳丝和春山,都暗喻女子的眉毛。  ③湔裙梦断:意思是涉水相会的梦断了。湔裙:溅湿了衣裙。李商隐在《柳枝词序》中说:一男子偶遇柳枝姑娘,柳枝表示三天后将涉水溅裙来会。此词咏柳,故用此典故。

  「评解」

  此词既咏经受冰雪摧残的寒柳,也咏一位遭到不幸的人。

  通篇句句写柳,又句句写人,物与人融为一体。委婉含蓄,意境幽远。确是一首成功之作。

  「集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余最爱《临江仙》“疏疏一树五更寒,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言之有物,几令人感激涕零。容若词亦以此篇为压卷之作。

  相见欢落花如梦凄迷,麝烟①微,又是夕归潜下小楼西。

  愁无限,消瘦尽,有谁知?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

  「注释」

  ①麝烟:麝香。

  「评解」

  此词仅描写闺中人教鹦鹉念诗的细节,便把思妇的心情和盘托出。她镇日思念心上人,而又不能离开深闺,闲得无聊,只好调弄鹦鹉,教其念诗;而所念的,正是他的诗。

  “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既是消遣,又是怀念,感情细腻婉曲,含蕴无限情韵。风格绮丽,凄婉缠绵。

  沁园春丁巳①重阳前三日,梦亡妇淡妆素服,执手哽咽,语多不复能记。但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妇素未工诗,不知何以得此也。觉后感赋长调。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②,雕阑曲处,同倚斜阳。

  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灵飙③一转,未许端详。重寻碧落④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月,触绪还伤。欲结绸缪⑤,翻惊摇落⑥,两处鸳鸯各自凉!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⑦。

  「注释」  ①丁巳:即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时纳兰性德23岁。  ②红雨:这里指落花。  ③灵飙:神风。

  ④碧落:天界。《度人经》注,“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

  ⑤绸缪:缠绵的情缘。

  ⑥摇落:原指木叶凋落,这里是亡逝之意。

  ⑦“把声声檐雨”两句:意思是让檐前滴滴淅淅的雨声,谱写出我内心的痛苦。回肠:弯曲的肠子。过去多以肠子的屈曲纡回比喻愁怀萦绕。

  「评解」

  此词感情真挚,哀婉缠绵,悱恻动人。诗人怀念亡妻,心情极为悲伤。他叹息爱妻早亡,回忆过去夫妻的恩爱生活,叙述丧妻后自己的痛苦。对着妻子的遗像,似乎觉得灵风飘动,思绪悠悠,想到天上寻找,又想到“料短发,朝来定有霜”。

  即使在人间天上,两情如一,但眼前人亡物在,触景伤情。  “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抒写了诗人的无限伤凄,为全词更添情韵。  「集评」  黄天骥《纳兰性德和他的词》:表现其“自然之情”,是纳兰性德创作的立足点。  正因如此,尽管他有时文心周折婉曲,立意新颖精巧,但人们依然感受到他感情的真朴,依然能够透过绮丽的衣装,看到诗人跳动着的“赤子之心”。

  宋琬蝶恋花旅月怀人月去疏帘才几尺。乌鹊惊飞①,一片伤心白。万里故人关塞隔,南楼谁弄梅花笛②?

  蟋蟀灯前欺病客。清影徘徊,欲睡何由得?墙角芭蕉风瑟瑟,生憎遮掩窗儿黑。

  「作者简介」

  宋琬字玉叔,号荔裳,一号无今,山东莱阳人。顺治四年进士及第。官户部主事,四川按察使。著有《安雅堂文集》、《二乡亭词》。  「注释」  ①乌鹊惊飞:曹操诗:“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

  ②梅花笛:笛曲中梅花引。李白诗:“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落梅花》即《梅花落》,笛曲名。一名《梅花引》。

  「评解」  此词抒写月夜怀人的羁旅生活,透露出作者烦乱不安的心绪。上片对景怀人,月近疏帘,乌鹊惊飞,南楼笛声,故人万里。下片写旅中情景。灯下蟋蟀凄鸣,欲睡何由可得!墙角风吹芭蕉,写憎遮黑窗儿。全词情景交融,委婉细腻,曲折含蓄。或当有所寄托。

  「集评」

  谭献《箧中词》:忧谗。

  佟世南阮郎归杏花疏雨洒香堤,高楼帘幕垂。远山映水夕阳低,春愁压翠眉①。芳草句,碧云辞,低徊闲自思。

  流莺枝上不曾啼,知君肠断时。

  「作者简介」

  佟世南,字梅岭,清满州(辽东)人。善填词,长于小令,修辞婉丽,意境幽美,曲折含蓄,词风与纳兰性德相近。著有《东白堂词》。

  「注释」

  ①翠眉:即翠黛。古代女子用螺黛(一种青黑色矿物颜料)画眉,故称眉为“翠黛”。

  「评解」  此词描写暮春季节,深闺思远的心情。上片以景衬情。杏花飘落,如疏雨洒在湖边的长堤上,散发着芳香。“高楼帘幕垂”,明写景物,暗写人物的思想、神态和感情。

  下片以联想古诗词的意境,写思妇的春愁。全词含蓄蕴藉,清新婉约。  龚翔麟南乡子集调名拨棹蓦山溪。月上瓜州杨柳枝。金盏玉人歌解佩。一片子。绿盖舞风轻簇水。

  「作者简介」

  龚翔麟字天石,号蘅圃。浙江杭州市人。康熙二十年副贡。官监察御史。著有《红藕庄词》。

  「评解」

  此词集合《拨掉》,《蓦山溪》、《月上瓜州》、《杨柳枝》、《金盏》、《玉人歌》、《解佩》、《一片子》、《绿盖舞风轻》、《簇水》十个词牌名而成。妙在作者不另加辞语,而文理顺遂,且亦颇具月夜拨棹、听歌临风的意趣。此体在词作中别具一格,与回文、药名、嵌字、离合等体一样,也是颇见巧思的文字游戏,具有一定的艺术性。  菩萨蛮题画赤泥亭子沙头小,青青丝柳轻阴罩。亭下响流澌①,衣波双鹭鹚②。田田初出水,菡萏③念娇蕊。添个浣衣人。红潮较浅深。  「注释」

  ①澌:解冻时流动的水。澌,通嘶。流澌:流水声。  ②鹭鹚:水鸟。

  ③菡萏:荷花。

  「评解」

  这首题画词写得生动逼真。上片写画中美景。青青柳丝,赤泥小亭,亭下流水,鹭鹚对浴。下片写荷花与人交相辉映。

  把物与人融为一体,为全画增添无限情韵。全词意境幽美,工丽新巧。

  厉鹗眼儿媚一寸横波①惹春留。何止最宜秋。妆残粉薄,矜严消尽,只有温柔。当时底事②匆匆去?悔不载扁舟③。分明记得,吹花④小径,听雨高楼。

  「作者简介」  厉鹗字太鸿,号樊榭,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康熙庚子中举,乾隆元年荐举博学鸿词,不售,遂不复出。爱山水,尤工诗余,擅南宋诸家之胜。著有《秋林琴雅》四卷,《樊榭山房词》二卷,续词一卷,集外词一卷。

  「注释」

  ①横波:喻目光。

  ②底事:何故。

  ③载扁舟:犹言同行。  ④吹花:犹言迎风,语出《诗。郑风。箨兮》:“风其吹女。”与下句“听雨”对仗。  「评解」

  此词通过往事的回忆,抒写怀人之情。小径迎风,高楼听雨,此情最堪回味。但佳人已去,追想当日温柔,徒增怅惘。“矜严消尽”一句,画出了这位“佳人”并非一味温柔,颇能传神地点出该女子的性格。全词工丽和婉,语俊境美。

  谒金门七月既望,湖上雨后作凭画槛,雨洗秋浓人淡。隔水残霞明冉冉①,小山三四点。艇子几时同泛?待折荷花临鉴②。日日绿盘③疏粉艳,西风无处减。

  「注释」

  ①冉冉:袅袅升动貌。

  ②临鉴:对镜。

  ③绿盘:喻荷叶。

  「评解」

  厉鹗词以典丽见长,此词“秋浓人淡”、“绿盘疏粉艳”两句,尤为颖异尖新。上片是人看景,清远空灵之极;下片是景中人,遐想绮旎。全词清雅婉丽,意境幽美。风味在清真、白石之间。  「集评」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中有怨情,意味便厚,否则无病呻吟,亦可不必。  《艺蘅馆词选》徐紫珊云:樊榭词生香异色,无半点烟火气,如入空山,如闻流泉,真沐浴于白石、梅溪而出之者。

  齐天乐秋声馆赋秋声簟凄灯暗眠还起,清商①几处催发?碎竹虚廊,枯莲浅渚,不辨声来何叶?桐飙②又接。尽吹入潘郎③,一簪愁发。已是难听,中宵无用怨离别。阴虫还更切切。玉窗挑锦倦,惊响檐铁④。漏断高城,钟疏野寺,遥送凉潮呜咽。微吟渐怯。讶篱豆花开,雨筛时节。独自开门,满庭都是月。

  「注释」  ①清商:原为古五音之一。此处指秋风。

  ②飙:泛指风。

  ③潘郎:指晋潘岳。  ④檐铁:檐马。亦谓之风铃,风马儿。悬于檐下,风起则铮鏦有声。  「评解」

  此词着意描写秋声。上片写入夜风声,“几处催发”,使人难于入睡。下片写檐铁惊响,野寺钟疏,虫声切切,凉潮呜咽。独自开门,惟见满庭月光。结句极富诗情画意。  全词从所闻到所见和所思,生动逼真而又细致入微,使人如临其境。

  「集评」  《艺蘅馆词选》陈玉几曰:樊榭词清真雅正,超然神解,如金石之有声,而玉之声清越,如草木之有花,而兰之味芬芳。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樊榭词拔帜于陈、朱之外,窃曲幽深,自是高境。……樊榭措词最雅,学者循是以求深厚,则去姜、史不远矣。  周稚廉相见欢小鬟衫着轻罗,发如螺①,睡起钗偏髻倒唤娘梳。

  心上事,春前景,闷中过,打叠②闲情别绪教鹦哥。

  「作者简介」

  周稚廉字冰持,江苏娄县(今上海松江县)人。康熙时诸生。有《容居堂词》一卷。  「注释」

  ①螺:螺髻,古代女子的发式。

  ②打叠:收拾,安排。  「评解」

  此词着意描写人物情态。小鬟睡起,钗偏髻倒,娇憨之态可掬。神情逼真,如在眼前。全词委婉含蓄而又新巧自然。

  「集评」

  《清词菁华》:稚廉于词坛小有名而毁多誉少。《相见欢》一阕,状双髻憨态可掬,在有意无意间,传神恰到好处,不可谓非妙手。

  吴翌凤玉楼春空园数日无芳信,恻恻残寒犹未定。柳边丝雨燕归迟,花外小楼帘影静。凭栏渐觉春光暝①,怅望碧天帆去尽。满隄②芳草不成归,斜日画桥烟水冷。  「作者简介」  吴翌凤字伊仲,号枚庵,江苏吴县人。嘉庆时之诸生,客游楚南,垂老始归。所撰《吴梅村诗集笺注》,能正旧注之失,盛行于世。著有《与稽楼丛稿》、《曼香词》等书。

  「注释」

  ①暝:幽晦,昏暗。

  ②隄:同“堤”。

  「评解」

  此词上片写景;下片写人。景与人融为一体。春寒料峭,双燕归迟。柳边丝雨,花外小楼,帘影人静。凭栏怅望,征帆去尽,只见芳草满隄,画桥水冷。全词工巧和婉,清新雅丽,语言美,意境亦美。

  「集评」

  谭献:《箧中词》俊绝。

  《清词菁华》:翌凤词时出奇意,自然流丽。

  临江仙客睡厌听深夜雨,潇潇彻夜偏闻。晨红太早鸟喧群。霁痕才着树,山意未离云。

  梅粉堆阶慵①不扫,等闲过却初春。谢桥新涨碧粼粼。茜衫②毡笠子,已有听泉人。

  「注释」  ①慵:懒。

  ②茜衫:红衫。

  「评解」

  此词上片写雨后春景。夜雨初晴,群鸟声喧。霁痕着树,山未离云。下片写雨后听泉。已过初春,落梅满阶。谢桥新涨,碧波粼粼。茜衫毡笠,听泉有人。全词幽雅清新,流丽自然。表现了作者超然的风度与韵致。

  「集评」

  《清词菁华》:《临守江仙》“客睡厌听深夜雨”一阕,丰神高朗,超绝时流,其结句风格,直入北宋矣。

  吴锡麒长相思以书寄西泠①诸友,即题其后说相思,问相思,枫落吴江②雁去迟。天寒二九时。

  怨谁知?梦谁知?可有梅花寄一枝?雪来翠羽③飞。

  「作者简介」

  吴锡麒字圣徵,号縠人,钱塘(今浙江杭州市)人。乾隆四十年中进士,官至国子监祭酒。著有《有正味斋词》。

  「注释」

  ①西泠:西泠桥,在杭州西湖。

  ②吴江:县名,在江苏南部。亦为吴淞江的别称。

  ③翠羽:翡翠鸟。

  「评解」  这是一首题赠词。上片就枫落吴江,感物思人,点出天寒和相思。相传雁能传书,故写实景而意含双关。下片倾诉思念的深情,切盼友人讯息。末句当是想象中的西泠雪景,与“枫落吴江”回映,倍增两地相思之苦。全词情真意切,宛转有致。

  临江仙夜泊瓜洲月黑星移灯屡闪,依稀①打过初更。清游如此太多情。豆花凉帖地,知雨咽虫声。

  渐逼疏蓬风淅淅②,几家茅屋都扃③。茨茹荷叶认零星。不知潮欲落,渔梦悄然生。

  「注释」

  ①依稀:仿佛。  ②淅淅:微风声。  ③扁:关闭。

  「评解」

  此词首两句点明时刻,以下写景,呈现出一片朦胧夜色。

  荒村人静,遂觉茨菇荷叶,凡舟中所能辨识者莫不饶有诗趣。

  “渔梦”语双关,可解作静极欲眠,亦可释为隐遁之想。“凉帖地”之“凉”字,“咽虫声”之“咽”字,均可见作者体物炼字之工。

  「集评」  《清词菁华》:锡麒骈文与诗,均乏空灵高致,惟词却能萧疏流利,如秋雨梧桐。

  少年游江南三月听莺天,买酒莫论钱。晚笋余花,绿阴青子,春老夕阳前。欲寻旧梦前溪去,过了柳三眠。

  桑径人稀,吴蚕①才动,寒倚一梯烟。

  「注释」

  ①吴蚕:吴地盛养蚕,因称良蚕为吴蚕。

  「评解」

  江南三月,红瘦绿肥,莺啼蝶飞,春光老去。欲寻旧梦,再到前溪,柳过三眠,桑径人稀。结句“寒倚一梯烟”,极有情致,耐人寻味。全词风流秀逸,流丽自然。

  菩萨蛮春波软荡红楼水,多时不放莺儿起。一样夕阳天,留寒待禁烟①。已是人消瘦,只此情依旧。可奈别离何,明朝杨柳多。

  「注释」  ①禁烟:寒食节。古代逢此节日,禁止烟爨。亦称禁火。

  「评解」

  此词写春怨。上片写景。春波软荡,碧水红楼。下片写人因别离而消瘦。情思缠绵,温柔含蓄。全词轻柔俊雅,别样风流。

《婉约词》 相关内容:

《婉约词》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