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词集 > 婉约词 > 五

  欧阳修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①。

  雨横②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③飞过秋千去。

  「作者简介」

  欧阳修,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庐陵(江西吉安)人。

  在北宋的文学革新运动中,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诗文之外,欧阳修也擅长填词,清新雅丽,挥洒自如。虽没有摆脱“裁花剪叶”的传统风习,词中描写的多是离愁别恨,儿女情长;惜春赏花,时序代谢,却摒弃了花间派的“镂玉雕琼”,洗刷了晚唐五代以来的脂粉气,使词的风格向“清疏峻洁”方面发展。清人冯煦说他“疏隽开子瞻(苏轼),深婉开少游”,可见他在词史上有启后之功。

  「注释」

  ①楼高不见章台路:是说在高楼上看不到游冶处所。章台:古代妓女居住之处。

  ②雨横:雨势很猛。

  ③乱红:零乱的落花。

  「评解」

  这首词的着眼点,并不是单纯的景色描绘和外貌的刻画,而是借暮春黄昏、雨骤风狂,透露出楼头思妇的内心苦闷。作者善于以形象的语言抒写感情上的各种变化,虽然不出闺情范围,但情韵已较花间词为胜。

  「集评」  李清照《词序》:欧阳公作《蝶恋花》有“庭院深深深几许”之句,予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帘深楼迥及“乱红飞过”等句,殆有寄托,不仅送春也。或见《阳春集》。李易安定为六一词。易安云:  “此词余极爱之。”乃作“庭院深深”数阕,其声即旧《临江仙》也。

  毛先舒《古今词论》:永叔词云“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此可谓层深而浑成。何也?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一层意也;不但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人愈伤心,花愈恼人,语愈浅而意愈入,又绝无刻画费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

  生查子去年元夜①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注释」

  ①元夜:即上元节之夜,也叫“元宵”。唐代以来元夜有观灯的风俗。

  「评解」

  词的上片,回忆去年观灯时的欣悦的心情;下片写今年元夜观灯,触目感怀,不胜悲伤。这首词的特点是语言平淡,风味隽永,表达了人物十分细腻的深情。词中运用今昔对比,抚今思昔,触景生情。感情真挚,不须作任何雕饰,而这首词便成为非常感人的抒情上品。它体现了真实、朴素与美的统一。

  「集评」

  虢寿鹿《历代名家词百首赏析》:这首词是节日怀旧之作。通过前后对比,逼出“泪湿春衫”一语,见其伤感之甚。文章以错综见妙。

  薛砺若《宋词通论》:他的抒情作品,哀婉绵细,最富弹性。

  《唐宋词鉴赏集》:这首小词,在“清切婉丽”中,却显得平淡隽永,别具一格。

  踏莎行候馆①梅残,溪桥柳细,草薰风暖摇征辔②。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④倚。平芜⑤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注释」

  ①候馆:迎候宾客的馆舍。  ②薰:香气。征:远行。辔:这里指坐骑。

  ③迢迢:形容路遥远而绵长。  ④危栏:高楼的栏杆。

  ⑤平芜:平坦的草地。

  「评解」

  这是一首写离情的佳作。在抒写游子思乡的同时,联想到闺中人相忆念的情景,写出了两地相思之情。上片写马上征人。以景为主,融情于景;下片写闺中思妇。以抒情为主,情寓景中。构成了清丽缠绵的意境。这首词表现出欧词深婉的风格,是其具有代表性的一首。  「集评」  李攀龙《草堂诗余隽》:春水写愁,春山骋望,极切极婉。

  王世贞《艺苑巵言》:“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此淡语之有情者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唐宋人诗词中,送别怀人者,或从居者着想,或从行者着想,能言情婉絷,便称佳搆。此词则两面兼写。

  前半首言征人驻马回头,愈行愈远,如春水迢迢,却望长亭,已隔万重云树。后半首为送行者设想,倚阑凝睇,心倒肠回,望青山无际,遥想斜日鞭丝,当已出青山之外,如鸳鸯之烟岛分飞,互相回首也。以章法论,“候馆”、“溪桥”言行人所经历;“柔肠”、“粉泪”言思妇之伤怀,情同而境判,前后阕之章法井然。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写行人忆家,下片写闺人忆外。

  起三句,写郊景如画,于梅残柳细、草薰风暖之时,信马徐行,一何自在。“离愁”

  两句,因见春水之不断,遂忆及离愁之无穷。下片言闺人之怅望。“楼高”一句唤起,“平芜”两句拍合。平芜已远,春山则更远矣,而行人又在春山之外,则人去之远,不能自睹,惟存想象而已。写来极柔极厚。  采桑子群芳过后①西湖好,狼籍残红②,飞絮濛濛,垂柳阑干尽日风。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③,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注释」

  ①群芳过后:百花凋谢。西湖:指颍州(今安徽省阜阳市)西湖。  ②狼籍:散乱的样子。残红:落花。

  ③春空:春去后的空虚寂寞。

  「评解」

  这是词人晚年退居颍州时写的十首《采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写了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怀。虽写残春景色,却无伤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轻快的笔墨描绘了颍州西湖的暮春景色,创造出一种清幽静谧的艺术境界。而词人的安闲自适,也就在这种境界中自然地表现出来。情景交融,真切动人。词中很少修饰,特别是前后两结,纯用白描,却颇耐寻味。

  「集评」

  刘永济《词论》:小令尤以结语取重,必通首蓄意、蓄势,于结句得之,自然有神韵。如永叔《采桑子》前结“垂柳阑干尽日风”,后结“双燕归来细雨中”,神味至永,盖芳歇红残,人去春空,皆喧极归寂之语,而此二句则至寂之境,一路说来,便觉至寂之中,真味无穷,辞意高绝。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上片言游冶之盛,下片言人去之静。

  通篇于景中见情,文字极疏隽。风光之好,太守之适,并可想象而知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西湖在宋时,极游观之盛。此词独写静境,别有意味。

  采桑子残霞夕照西湖①好。花坞②蘋汀③,十顷波平,野岸无人舟自横。西湖月上浮云散,轩槛④凉生,莲芰⑤香清,水面风来酒面醒。

  「注释」

  ①西湖:指颍州西湖。

  ②坞:湖岸凹入处。

  ③汀:水中洲。

  ④轩槛:长廊前木栏干。

  ⑤芰:即菱。

  「评解」

  夕阳西下,余晖满湖。词人凭槛观赏湖景,花坞蘋汀,一望波平。其时一轮明月生自西南,清风拂槛,清凉中带来莲菱的芳香,也抹去了词人脸上的酒热。夏夕湖上风光,被此词摄其神髓。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①女伴来访。酒盏旋将荷叶当②。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③。花气酒香清厮④酿。花腮⑤酒面红相向。醉倚绿阴眠一饷⑥。惊起望,船头阁⑦在沙滩上。  「注释」

  ①逡巡:宋元俗语,犹顷刻,一会儿。

  ②当:代替。

  ③“时时”句:谓莲花映入酒杯,随舟荡漾,显出红色波纹。

  ④厮:相互。清厮酿:清香之气,混成一片。

  ⑤花腮:指荷花。  ⑥饷:即一晌,片刻。

  ⑦阁:搁。

  「评解」

  欧阳修以《渔家傲》词调共作六首采莲词,此词为其中之一。花底敲桨,荷叶当盏,花影人面,醉倚绿阴,风格清新婉丽,又巧用俗语,化俚为雅,妙趣盎然。

  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①,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②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③归。

  「作者简介」

  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临川(江西抚州市)人,晏殊第七子。

  晚年家境中落,生活贫困。他的词既继承了花间的精雕细琢、用色浓艳的特点,又接受了南唐白描影响。多写爱情、离别之作,带有感伤情调。著有《小山词》,存词260首。

  「注释」

  ①春恨:春日离别的情思。却来:又来。

  ②小蘋:是晏几道朋友家歌女的名字。

  ③彩云:这里指小蘋。

  「评解」

  这是一首感旧怀人、伤离恨别之作,最能表现作者流连歌酒,无意仕途的心境及曲折深婉的词风。上片写今日之相思。先写景,后言情,即景抒情;下片补叙初见歌女小蘋时的情景。这首词,通篇用形象抒情,以境界会意,词人怀念歌女小蘋的难言的相思之情,寓于暮春的景物描绘之中,词尽而意未尽,蕴藉含蓄,轻柔自然。感情深挚,优美动人。

  「集评」

  谭献《谭评词辨》:“落花”两句,名句千古,不能有二。末二句正以见其柔厚。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小山词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又“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既闲婉,又沉着,当时更无敌手。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前二句追昔抚今,第三句融合言之,旧情未了,又惹新愁。“落花”二句正春色恼人,紫燕犹解“双飞”,而愁人翻成“独立”。论风韵如微风过箫,论词采如红蕖照水。下阕回忆相逢,“两重心字”,欲诉无从,只能借凤尾檀槽,托相思于万一。结句谓彩云一散,谁复相怜,惟明月多情,曾照我相送五铢仙佩,此恨绵绵,只堪独喻耳。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感旧怀人,精美绝伦。一起即写楼台高锁’帘幕低垂,其凄寂无人可知。而梦后酒醒,骤见此境,尤难为怀。盖昔日之歌舞豪华,一何欢乐,今则人去楼空,音尘断绝矣。即此两句,已似一篇《芜城赋》。

  鹧鸪天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①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②。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③,犹恐相逢是梦中。

  「注释」

  ①拼却:不顾惜,宁愿。

  ②“舞低”二句:描写歌女当年与同伴狂欢的情景,月在长舞中西沉,风在欢歌中停息。

  ③剩:更。银釭:银灯。

  「评解」  词写别后重逢,宛转曲折。上片追忆当年欢宴。轻歌曼舞,通宵达旦。下片先写别后相忆,接写今宵重逢,“剩把”、“犹恐”四字,将微妙的感情表现得极为生动:两人在证实不是梦境时的心情,可以推见。这首词以相逢抒别恨。抒情细腻,词情婉丽,曲折有致。

  「集评」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雪浪斋日记》:叔原“杨柳”、“桃花”等句,“不愧六朝宫掖体”。

  赵令畤《侯鲭录》引晁补之云:晏元献不蹈袭人语,风度闲雅,自是一家。如“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知此人必不生于三家村中者。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下半阕曲折深婉,自有艳词,更不得不让伊独步。

  黄蓼园《蓼园词选》:“舞低”二句,此白香山“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更觉浓至。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为别后相逢之词。上片,追溯当年之乐,“彩袖”一句,可见当年之浓情密意。拼醉一句,可见当年之豪情。

  换头,“从别后”三句,言别后相忆之深,常萦魂梦。“今宵”两句,始归到今日相逢。老杜云:“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小晏用之,然有“剩把”与“犹恐”四字呼应,则惊喜俨然,变质直为宛转空灵矣。

  上言梦似真,今言真似梦,文心曲折微妙。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词情婉丽。

  蝶恋花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①,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②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注释」  ①春梦秋云:指时间短暂,去后无迹。

  ②“料月半窗”两句:写夜里酒醒,只见斜月半窗,映照着屏风上的翠峰,心头感慨万千,难以入睡。

  「评解」

  这首词也是写离别之感,但却更广泛地慨叹于过去欢情之易逝,今日孤怀之难遣,将来重会之无期,所以情调比其他一些伤别之作,更加低徊往复,沉郁悲凉。词境含蓄蕴藉,情意深长。

  「集评」

  《唐宋词鉴赏集》:这首词真称得上既隐且秀,可以“使玩之者无穷,味之者不厌矣”!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别情凄婉。一起写醒时情况,迷离惝恍,已撇去无限别时情事。“春梦”两句,叹人生聚散无常。一“真”字,见慨叹之深。“斜月”两句自言怀人无眠、惟有空时对画屏凝想。一“还”字,见无眠之久;一“闲”字,见独处之寂。下片“衣上”两句,从“醉别西楼”来,酒痕墨痕,是别时情态,今人去痕留,感伤何极。“自怜”、“空替”等字,皆能于空际传神。  点绛唇花信①来时,恨无人似花依旧。又成春瘦,折断门前柳。天与多情,不与长相守。

  分飞②后,泪痕和酒,占了双罗袖。

  「注释」

  ①花信:谓花之消息。  ②分飞:离别。

  「评解」

  春回大地,百花萌发,柳枝折尽而人未归来。相思绵绵,为君消瘦。天既赐予“多情”,却又不使“相守”!使人酒入愁肠,泪湿青衫。这首小词以抒情为主。辞彩工丽,轻柔自然,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前四句谓春色重归,乃花发而人已去,为伊消瘦,折尽长条,四句曲折而下,如清溪之宛转。下阕谓天畀以情而吝其福,畀以相逢而不使相守。既无力回天,但有酒国埋愁,泪潮湿镜,双袖飘零,酒晕与泪痕层层渍满,则年来心事可知矣。

  张先天仙子时为嘉禾小倅①,以病眠不赴府会水调②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③,往事后期空记省。沙上并禽④池上瞑,云破月来花弄影。

  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作者简介」  张先字子野,乌程(浙江吴兴)人。宋仁宗天圣八年进士,官至都官郎中晚年退居吴兴、杭州一带。工于词,与柳永齐名。长于锻炼字句,因善于用“影”字,世称张三影。著有《张子野词》。  「注释」

  ①嘉禾小倅:嘉禾,宋时郡名,今浙江嘉兴市。小倅:小官。倅,副职。  ②水调:曲调名。  ③流景:浙去的光阴。景,日光。

  ④并禽:成对的鸟儿。这里指鸳鸯。

  「评解」  这首词通过惜春伤春情绪的描写,感叹年华易逝和孤独寂寞的处境。叹老嗟卑,是封建时代诗词中常见的内容,但由于作者长于炼句,精雕细琢,使本词所写春天夜景颇有新意。“临晚镜,伤流景”,词人的感慨与暮春景色交融,深沉而含蓄。

  「集评」

  沈祖棻《宋词赏析》:张先在嘉禾作判官,约宋仁宗庆历元年,年五十二。据题,这首词当作于此年。但词中所写情事,与题很不相干。

  此题可能是时人偶记词乃何地何时所作,被误认为词题,传了下来。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云破月来”句,心与景会,落笔即是,着意即非,故当脍炙。

  杨慎《词品》:“云破月来花弄影”,景物如画,画亦不能至此,绝倒绝倒!

  黄蓼园《蓼园词选》:听“水调”而愁,自伤卑贱也。“送春”四句,喟流光易去,后期茫茫也。“沙上”二句,言所居岑寂,以沙禽与花自喻也。“重重”三句,言多障蔽也。结句仍缴送春本题,恐其时之晚也。

  王国维《人间词话》:此词“着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不作发语之语,而自然韵高。中间自午至晚,自晚至夜,写来情景宛然。

  王方俊《唐宋词赏析》:全词将词人慨叹年老位卑,前途渺茫之情与暮春之景有机地交融在一起,工于锻炼字句,体现了张词的主要艺术特色。

  《后山诗话》:尚书郎张先善著词,有云:“云破月来花弄影”、“帘压卷花影”、“堕飞絮无影’,世称诵之,谓之“张三影”。  沈祖棻《宋词赏析》:叹老嗟卑,是封建社会不得志的文人的常见的情绪,其中也包含有一些优秀人物在那种黑暗时代被迫无所作为的愤惋,对于今天的读者来说,是有其认识作用的。

  一丛花令伤高怀远几时穷①?无物似情浓。离愁正引②千丝乱,更东陌、飞絮蒙蒙。嘶骑渐遥,征尘不断,何处认郎踪?  双鸳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桡③通。梯横画阁黄昏后,又还是、斜月帘栊。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

  「注释」  ①穷:尽,这里有了结之意。

  ②引:招致。  ③桡:船桨。这里引申为船。桡:一作“桥”。

  「评解」

  这首词写的是闺中人春日登楼引起的相思与愁恨。上片写别后愁怀;下片是回忆当年。最后三句借羡慕桃杏犹解嫁东风,叹息人不如物。词中以桃杏喻人,以无情比有情,设想新颖,颇有艺术魅力。

  「集评」

  刘逸生《宋词小札》:这首《一丛花》,比较深刻地体贴了少女的心情,反过来衬托自己对她的怀念,却是写得很成功的。

  范公偁《过庭录》:子野郎中《一丛花》词云:“沉恨细思,不如桃杏,犹解嫁东风。”一时盛传。永叔尤爱之,恨未识其人。子野家南地,以故至都谒永叔,阍者以通,永叔到屣迎之曰:“此乃‘桃杏嫁东风’郎中。”

  青门引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①,又是去年病。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注释」

  ①中酒:喝醉了酒。

  「评解」

  这是一首春日怀人之作。从气候的忽冷忽暖,风雨时至,联系到人的思想活动。不说酒意被角声所惊而渐醒,却说是被风吹醒。入夜月明人静,只见隔墙送来秋千之影。

  隐约点出醉酒的原因。含蓄宛转,丽辞腻声,表现出张词的风格。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残春病酒,已觉堪伤,况情怀依旧,愁与年增,乃加倍写法。结句之意,一见深夜寂寥之景,一见别院欣戚之殊。梦窗因秋千而忆凝香纤手,此则因隔院秋千而触绪有怀,别有人在,乃侧面写法。

  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怀则自触,触则愈怀,未有触之至此极者。黄蓼园《蓼园词选》:落寞情怀,写来幽隽无匹,不得志于时者,往往借闺情以写其幽思。角声而曰风吹醒,“醒”字极尖刻。末句那堪送影,真见描神之笔,极希微窅渺之致。

  宋祁玉楼春东城渐觉春光好。縠皱①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浮生②长恨欢娱少。肯受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作者简介」

  宋祁字子京,湖北安陆人。仁宗时,与兄宋庠同时中进士。曾官翰林学士等职。他的词多写诗酒欢会。善雕琢,笔力工巧,在炼字方面对后世词家有一定影响。今传词《宋景文公长短句》。

  「注释」

  ①縠皱:即皱纱,喻水的波纹。

  ②浮生:指飘浮无定的短暂人生。

  「评解」

  这首词是当时誉满词坛的名作。词中赞颂明媚的春光,表达了及时行乐的情趣。上片写春日绚丽的景色,颇有精到之处,尤其是“红杏枝头春意闹”点染得极为生动。下片抒写寻乐的情趣。全词想象新颖,颇具特色。

  「集评」

  王国维《人间词话》:“红杏枝头春意闹”,着一“闹”字,而境界全出。

  沈雄《古今词话》:人谓“闹”字甚重,我觉全篇俱轻,所以成为“红杏尚书”。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随意落墨,风流闲雅。起两句,虚写春风春水泛舟之适。次两句,实写景物之丽。绿杨红杏,相映成趣。而“闹”字尤能撮出花繁之神,宜其擅名千古也。下片一气贯注,亦是动人轻财寻乐之意。  锦缠道燕子呢喃,景色乍长春昼。睹园林万花如绣。海棠经雨胭脂透。柳展宫眉①,翠②拂行人首。向郊原踏春③,恣歌携手。醉醺醺尚寻芳酒。问牧童遥指孤村,道杏花深处,那里人家有。

  「注释」

  ①宫眉:古代皇宫中妇女的画眉。这里指柳叶如眉。  ②翠:指柳叶之色。  ③踏青:即游春。

  「评解」

  这是一首春日记游词。上片写浓丽的春景,下片写郊原踏青。燕子呢喃,万花如绣,柳展宫眉,海棠红透,迷人的春色,使游人如醉如痴。因而醉醺醺还向杏花深处去寻芳酒。

  这首词色彩绚丽,组织工妍,极尽春日游乐的酣畅。  「集评」

  薛砺若《宋词通论》:在晏氏父子与欧、秦等集中,咏春之作,总不免为离情愁绪所萦绕,而深透着诗人悲惋的意绪。在宋祁与张先的词中,则只见春日之酣乐,令人心醉,如宋祁的《锦缠道》和《玉楼春》词,写春郊之明媚,春意之撩人,均浮现在纸上。  鹧鸪天画毂①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②。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刘郎已恨蓬山③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注释」

  ①画毂:彩车。

  ②心有灵犀一点通:谓两心相通。灵犀:犀牛角。  ③蓬山:仙山,想象中的仙境。

  「评解」

  路上的意外相逢,使人意惹情牵。而伊人一去,蓬山万里,音容隔阻。绵绵相思,何时能已!这首小词以抒情为主。

  上片回忆途中相逢,下片抒写相思之情。柔情丽语,风流妩媚,轻柔儇巧。

  「集评」

  《花庵词选》:子京过繁台街,逢内家车子。中有褰帘者曰:“小宋也。”于京归,遂作此词。都下传唱,达于禁中。仁宗知之,问内人第几车子,何人呼小宋?有内人自陈:顷侍御宴,见宣翰林学士,左右内臣曰,小宋也。时在车子偶见之,呼一声尔。上召子京从容语及。子京惶惧无地。上笑曰:蓬山不远。因以内人赐之。

《婉约词》 相关内容:

《婉约词》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