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诗部 > 词集 > 婉约词 > 三

  张泌蝴蝶儿蝴蝶儿,晚春时。阿娇①初着淡黄衣。倚窗学画伊。还似花间见,双双对对飞。无端②和泪拭燕脂。惹教双翅垂。

  「作者简介」

  张泌,字子澄,淮南人。初官句容尉,南唐后主征为监察御史。累官至内史舍人。

  随后主降宋。泌为花间词人。前蜀舍人(生卒年、籍贯不详)。词风与温、韦相近。

  「注释」

  ①阿娇:汉武帝的陈皇后名阿娇。此泛指少女的小名。

  ②无端:无故。

  「评解」

  晚春时节,蝴蝶翻飞。少女倚窗学画,初如花间所见,翩翩成双;忽而无故拭泪,使得画面蝴蝶双翼下垂。全篇不言恋情,只摄取学画者情绪的细微变化,遂将少女难言的心事和盘托出。此即所谓手拨五弦,目送飞鸿之法,收到不以言传而以意会之效。

  「集评」

  《雨村词话》:张舍人泌,词如其诗。《花间集》所载,皆可入选。

  更工于用字。如“还似花间见,双双对对飞。”  俞平伯《唐宋词选释》:这首词不写真的蝴蝶,而写画的蝴蝶;画上的蝴蝶却处处当作真蝴蝶去写,又关合作画人的情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妮妮之态,干卿甚事,如许钟情也。

  浣溪沙独立寒阶望月华,露浓香泛①小庭花,绣屏愁背一灯斜。云雨自从分散后,人间无路到仙家,但凭魂梦访天涯。

  「注释」

  ①泛:透出。  「评解」

  这首春夜怀人的小词,抒写了作者对心上人的深切怀念与刻骨相思。月明之夜,花香四溢,独立寒阶,睹景思人。词的上片着重写景,下片着重抒情。当初一别,人间既难再见,便只有在梦中寻访,以慰相思。这首词委婉含蓄,情味深长而又真挚感人。  「集评」

  《花间集》:张子澄时有幽艳语,“露浓香泛小庭花”是也。时遂有以《浣溪沙》为《小庭花》者。

  《餐樱庑词话》况周颐云:张泌词,其佳者能蕴藉有韵致,如《浣溪沙》诸阕。

  南歌子柳色遮楼暗,桐花落砌①香,画堂开处远风凉。高卷水精②帘额,衬斜阳。

  「注释」

  ①砌:台阶。

  ②水精:即水晶,光亮透明的物体。水精帘:透明精致的珠帘。

  「评解」  春天又到江南,杨柳遮楼,落花飘香。画堂春风,景色撩人。而眼前珠帘高卷,斜阳夕照,更使人情思绵绵,无法排遣。这首小词,通篇写景,委婉含蓄地透露了人物的感情。

  正所谓“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给人以美的艺术享受。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写明丽之韶光。“帘额斜阳”尤推佳句。柳暗花明,春色恼人耳。  许昂霄《词综偶评》:此初日芙蓉,非镂金错彩也。

  韦庄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①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②似月,皓腕②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④断肠。

  「作者简介」

  韦庄字端己,唐末京兆杜陵(今西安市东南)人。黄巢破长安,庄逃至南方。唐昭宗乾宁元年进士及第,为校书郎。五代时,庄为蜀宰相。他是“花间”词人,与温庭筠齐名。《历代词人考略》称颂他们的词作“薰香掬艳,眩目醉心,尤能运密入疏,寓浓于淡,花间群贤,殆少其匹”。周济说:“端己词清艳绝伦。”他的词风格较温词清新明朗。  著有《浣花词》一卷。  「注释」

  ①游人:这里指飘泊江南的人,即作者自谓。合:应当。

  ②垆边人:这里指当垆卖酒的女子。

  ③皓腕:洁白的手腕。

  ④须:必定。断肠:形容非常伤心。  「评解」

  这首词描写了江南水乡的风光美和人物美,表现了诗人对江南水乡的依恋之情,也抒发了诗人飘泊难归的愁苦之感。

  写得情真意切,具有较强的艺术感染力。在谋篇布局上,上片开首两句与结拍两句抒情,中间四句写景、写人。纯用白描写法,清新明丽,真切可感;起结四句虽直抒胸臆,却又婉转含蓄,饶有韵致。

  「集评」  张惠言《词选》:此章述蜀人功留之辞,江南即指蜀。中原沸乱,故曰:“还乡须断肠。”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端己奉使入蜀,蜀王羁留之,重其才,举以为相,欲归不得,不胜恋阙之思。此《菩萨菩》词,乃隐寓留蜀之感。“江南好”指蜀中而言。

  皓腕相招,喻蜀主縻以好爵;还乡断肠,言中原板荡,阻其归路。“未老莫还乡”句犹冀老年归去。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江南之佳丽,但有思归之意。起两句,自为呼应。

  人人既尽说江南之好,劝我久住,我亦可以老于此间也。“只合”二字,无限凄怆,意谓天下丧乱,游人飘泊,虽有乡不得还,虽有家不得归,惟有羁滞江南,以待终老。

  “春水”两句,极写江南景色之丽。“垆边”两句,极写江南人物之美。皆从一己之经历,证明江南果然是好也。“未老”句陡转,谓江南纵好,我仍思还乡,但今日若还乡,目击离乱,只令人断肠,故惟有暂不还乡,以待时定。情意宛转,哀伤之至。

  栩庄《栩庄漫记》:端己此首自是佳词,其妙处如芙蓉出水,自然秀丽。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风流自赏,决绝语,正是凄楚语。

  思帝乡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①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②。纵被③无情弃,不能羞。

  「注释」  ①足:足够,十分。

  ②一生休:这一辈子就算了。

  ③“纵被”两句:即使被遗弃,也不在乎。

  「评解」

  作者以白描手法,清新明朗的笔触,勾出了一位天真烂漫、热烈追求爱情的少女形象。这首词语言质朴多情韵,无辞藻堆砌现象,却有浓郁的民歌风味。在“花间”词中独具一格。

  「集评」

  徐育民《历代名家词赏析》:作者是一位具有封建思想的文人,敢于道出冲破封建礼教束缚的词语,写出这样明快的佳篇,不能不归之于学习民歌的结果。  夏承焘《唐宋词欣赏》:象韦庄这类酣恣淋漓近乎元人北曲的抒情作品,在五代文人词里是很少见的,只有当时的民间词如敦煌曲子等,才有这种风格。这是韦庄词很可注意的一个特点。

  栩庄《栩庄漫记》:爽隽如读北朝乐府“阿婆不嫁女,那得孙儿抱”诸作。

  贺裳《皱水轩词筌》:小词以含蓄为佳,亦有作决绝语而妙者。如韦庄“谁家年少,足风流。”之类是也。

  菩萨蛮洛阳城里春①光好,洛阳才子②他乡老。柳暗魏王堤③,此时心转迷。桃花春水渌④,水上鸳鸯浴。凝恨⑤对斜晖,忆君君不知。

  「注释」

  ①春:一作“风”。  ②洛阳才子:西汉时洛阳人贾谊,年18能诵诗书,长于写作,人称阳洛才子。这里指作者本人,作者早年寓居洛阳。

  ③魏王堤:即魏王池。唐代洛水在洛阳溢成一个池,成为洛阳的名胜。太宗贞观中赐给魏王李泰,故名魏王池。有堤与洛水相隔,因称魏王堤。

  ④渌:一本作“绿”,水清的样子。

  ⑤凝恨:愁恨聚结在一起。  「评解」

  这首《菩萨蛮》词,是写作者身在江南,回忆他47岁时春天从长安到洛阳,次年离开洛阳这段生活的。上片写回忆,洛阳的春日美景,回忆起来,勾起令人迷惘的乡思。

  “洛阳才子他乡老”又流露了作者的无限伤感。下片写江南春景,抒发内心的感慨。全词写景妍秀,抒情自然,二者巧妙地结合,写景采用白描写法,通过具体事物来展现感情,颇能体现韦词的风格。

  「集评」

  张惠言《词选》:此章致思唐之意。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菩萨蛮》词,致其乡国之思。

  洛地风景,为唐初以来都城胜处,魏堤柳色,回首依依。结句言“忆君君不知”者,言君门万里,不知羁臣恋主之忧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忆洛阳之词,身在江南,还乡固不能,即洛阳亦不得去,回忆洛阳之乐,不禁心迷矣。起两句,述人在他乡,回忆洛阳春光之好。“柳暗”

  句,又说到眼前景色,使人心恻。末句,对景怀人,朴厚沉郁。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韦端己《菩萨蛮》四章惓惓故国之思,而意婉词直,一变飞卿面目,然消息正自相通。

  《唐五代四大名家词》乙篇丁寿田等云:结尾二语,怨而不怒,无限低徊,可谓语重心长矣。

  女冠子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评解」  这首《女冠子》,记述了一对恋人离别之后在梦中相见的情景。他俩把臂欷歔,说不尽的离愁别苦。“语多时,依旧桃花面”,特别是“频低柳叶眉”,“欲去又依依”

  的神态音容,宛在眼前。然而,夜长梦短,梦醒之后,更令人不胜伤悲。此词不似多数花间词之浓艳,而是在清淡中意味深远,耐得咀嚼。所谓“意婉词直”,“似直而纤”,别具风味。

  「集评」

  《历代词人考略》称赞韦庄词:“能运密入疏,寓浓于淡”。《女冠子》说明了这一特色。  《介存斋论词杂著》:端己词清艳绝伦。他的《女冠子》足以说明。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通篇记梦境,一气赶下。梦中言语,情态皆真切生动。

  着末一句翻腾,将梦境点明,凝重而沉痛。韦词结句多畅发尽致,与温词之多含蓄者不同。

  浣溪沙夜夜相思更漏残,伤心明月凭阑干,想君思我锦衾①寒。咫尺②画堂深似海,忆来惟把旧书看,几时携手入长安?

  「注释」  ①衾:被子。锦衾:丝绸被子。  ②咫尺:比喻距离很近。

  「评解」

  自从与心上人分离之后,令人朝思暮想,彻夜无眠。月下凭阑,益增相思。不知几时才能再见,携手共入长安。这首词,叙离别相思之情,含欲言不尽之意。缠绵凄恻,幽怨感人,「集评」

  沈雄《古今词话》:韦庄为蜀王所羁。庄有爱姬,姿色艳美,兼工词翰。蜀王闻之,托言教授宫人,强夺之去。庄追念悒怏,作《荷叶杯》、《浣溪沙》诸词,情意凄怨。

  刘瑞潞《唐五代词钞小笺》:此词亦为姬作也,末致思归之意。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端己相蜀后,爱妾生离,故乡难返,所作词本此两意为多。此词冀其“携手入长安”,则两意兼有。端己哀感诸作,传播蜀宫,姬见之益恸,不食而卒。惜未见端己悼逝之篇也。

  张燕瑾《唐宋词选释》:词中“想君思我锦衾寒”句,一句叠用两个动词,代对方想到自己,透过一层,曲而能达。句法亦新。

  牛峤忆江南红绣被,两两间鸳鸯。不是鸟中偏爱尔①,为缘交颈睡南塘。全胜薄情郎。

  「作者简介」

  牛峤字松卿,一字延峰,陇西(今甘肃东南部)人。唐宰相牛僧孺之后。僖宗乾符五年,进士及第。历官拾遗,补阙尚书郎。王建镇西川,辟为判官。前蜀开国,拜给事中。峤工诗擅词,其《杨柳枝》词,见称于时。

  「注释」

  ①尔:这里指鸳鸯。

  「评解」

  借对鸳鸯的咏赞与艳羡,表露内心对“薄情郎”的眷恋与怨恨。这首小词,语言清浅而寄寓殊深,颇具民歌风采。

  「集评」

  姜白石《白石词》:牛松卿《望江南》词,咏鸳鸯,是咏物而不滞物者也。词家当法此。

  《古今词话》沈雄云:牛峤之《忆江南》:“不是鸟中偏爱尔,为缘交颈睡南塘。”  其下可直接“全胜薄情郎”,此即救尾对也。  菩萨蛮舞裙香暖金泥凤,画梁语燕惊残梦。门外柳花飞,玉郎①犹未归。愁匀红粉泪,眉剪春山翠②。何处是辽阳?锦屏春昼长。  「注释」  ①玉郎:对男子的爱称。

  ②翠:青绿色曰翠。指眉修饰得很美。

  「评解」

  落花满径,柳絮随风,呢喃双燕,惊扰残梦。这恼人的春色,撩人愁思。这首词描景写人,细腻柔和,宛转多姿,表现了晚唐五代的词风。

  「集评」

  张惠言《张惠言词选》:牛峤《菩萨蛮》词,章法绝妙。“惊残梦”一句以下,纯是梦境,章法似《西洲曲》。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晚唐五代之际,神州云扰,忧时之彦,陆沉其间,既谠论之不客,藉俳语以自晦,其心良苦。此词哀思绮恨,殆与温飞卿《菩萨蛮》词略同。乃感士之不遇,兼怀君国也。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首句形容服饰之盛,次句言燕语惊梦。以下言梦醒凝望,柳花乱飞,遂忆及远人未归。换头,言勉强梳洗,愁终难释。“何处”两句,更念及远人所在之处,愈增相思;相思无已,故倍觉春昼之长。写来声情顿挫,自臻妙境。  陈廷焯《大雅集》卷一:温丽芊绵,飞卿流亚。  栩庄《栩庄漫记》:全词流丽动人。

  牛希济生查子春山烟①欲收,天澹星稀小。残月脸边明,别泪临清晓。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作者简介」

  牛希济,牛峤之侄,陇西(今甘肃东南部)人。才思敏捷,工诗词,词风与牛峤相近。仕蜀。王衍时,为起居郎,累官翰林学士。入唐后,明宗拜为雍州节度副使。

  「注释」

  ①烟:此指春晨弥漫于山前的薄雾。

  「评解」

  恋人相别,自有一番难言的缠绵之情。此词用清峻委婉的语言,描摹出一种深沉悱恻的情绪。上片写晨景,末句方点出“别泪”,为下片“语已多,情未了”张本。歇拍两句,从江总妻诗“雨过草芊芊,连云锁南陌。门前君试看,是妾罗裙色”中化出,颇见构思之巧、寓意之挚。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牛希济《生查子》言清晓欲别,次第写来,与《片玉词》之“泪花落枕红绵冷”词相似。下阕言行人已去,犹回首丁宁,可见眷恋之殷。  结句见天涯芳草,便忆及翠裙,表“长勿相忘”之意。五代词中希见之品。

  唐圭璋《唐宋词简释》:此首写别情。上片别时景,下片别时情。

  起写烟收星小,是黎明景色。“残月”两句,写晓景尤真切。残月映脸,别泪晶莹,并当时人之愁情,都已写出。换头,记别时言语,悱恻温厚。着末,揭出别后难忘之情,以处处芳草之绿,而联想人罗裙之绿,设想似痴,而情则极挚。

  栩庄《栩庄漫记》:“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词旨悱恻温厚,而造句近乎自然。岂飞卿辈所可企及?“语已多,情未了,回首犹重道”,将人人共有之情,和盘托出,是为善于言情。  临江仙峭壁参差十二峰,冷烟寒树重重。瑶姬①宫殿是仙踪。金炉珠帐,香霭昼偏浓。

  一自楚王③惊梦断,人间无路相逢。至今云雨带愁容,月斜江上,征棹④动晨钟。

  「注释」  ①瑶姬:神女。

  ②霭:云气,烟雾。这里指香炉的熏烟。

  ③楚王惊梦:即楚王与巫山神女相遇之事。  ④征棹:即征帆。谓远行之舟。棹:摇船的用具,这里指舟船。

  「评解」  这首《临江仙》词,吟咏的是楚王神女相遇的故事。上片着重写景。峭壁参差的巫山十二峰,乃神女居住之所。金炉珠帐,云烟缭绕,描绘出凄清美妙的仙境。下片抒情。

  船行巫峡时,斜月照人。古代在这里传说的一段风流佳话,触动了诗人的情思。咏古抒怀,为词的发展开拓了新路。

  「集评」

  《十国春秋》:希济素以诗词擅名。所撰《临江仙》有云:“月斜江上,征棹动晨钟。”持为词家之隽。为时人称道。

  《花间集评注》引仇山村曰:希济《临江仙》,芊绵温丽极矣!自有凭吊凄怆之意,得咏史体裁。  栩庄《栩庄漫记》:全词咏巫山女事,妙在结二句,使实处俱化空灵矣。  李珣南乡子乘彩舫①,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带香游女偎伴笑,争窈窕②,竞折团荷③遮晚照。

  「作者简介」  李珣字德润,梓州(今四川三台)人。据《茅亭客话》载:其先世为波斯人。其妹为王衍昭仪。珣是五代前蜀秀才,事蜀主王衍,国亡不复仕。李珣有诗名,“所吟诗句,往往动人”,多感慨之音。他的词,《花间集》收录37首,《全唐诗》收录54首。词风清新俊雅,朴素中见明丽,颇似韦庄词风。《历代词人考略》说他“以清疏之笔,下开北宋人体格”。

  「注释」  ①彩舫:结彩小舟。

  ②窈窕:姿态美好。

  ③团荷:圆形荷叶。

  「评解」

  李珣共有《南乡子》词17首,描绘南国水乡的风土人情,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浓厚的民歌风味。这是其中的一首,写的是南国水乡少女的一个生活片断。莲塘泛彩舟,棹歌惊睡鸳,游女带香,竞折团荷,笑遮晚照而犹不忘自呈其姿容。

  词将时令景物、人物动态写得句明字净,绘声绘色,引人入胜。诗人对南国水乡风物人情的热爱,充溢字里行间,读来饶有兴味,颇耐咀嚼。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咏南荒风景,惟李珣《南乡子》词有17首之多。荔子轻红,桄榔深碧,猩啼暮雨,象渡瘴溪,更萦以艳情,为词家特开新采。

  况周颐《蕙风词话》:绝无曲折,却极形容之妙。

  周草窗《齐东野语》:李珣、欧阳炯辈,俱蜀人。各制《南乡子》数首,以志风土。  亦《竹枝》体也。

  茅暎《词的》卷一:景真意趣。

  栩庄《栩庄漫记》:“竞折团荷遮晚照”,生动入画。

  巫山一段云古庙①依青嶂,行宫②枕碧流。水声山色锁妆楼③,往事思悠悠。云雨朝还暮④,烟花⑤春复秋。啼猿何必近孤舟。行客⑥自多愁。  「注释」

  ①古庙:指巫山神女之庙。青嶂:草木丛生,高耸入云的山峰。

  ②行宫:古代天子出行时住的宫室。这里指楚王的细腰宫。

  ③妆楼:指宫女的住处。

  ④云雨朝还暮:宋玉《高唐赋》说,楚王梦一神女,自称“妾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⑤烟花:泛指自然界艳丽的景物。  ⑥行客:指途经巫山之过客。  「评解」  这首词,借写孤舟经过巫山的所见所感,抒发怀古伤今之情。上片写船行巫山之所见;下片写由眼前景物而引起对悠悠往事的具体联想。通篇情景相生,抒怀古之情而隐含伤今之意。寓意深远而含蓄。词风清丽委婉。

  「集评」

  许昂霄《词综》:黄叔旸云“唐词多缘题,所赋《临江仙》则言仙事;《女冠子》则述道情;《河满子》则咏祠庙。大概不失本题之意。尔后渐变,去题远矣。如李珣《巫山一段云》词,实唐人本来词体如此。”  唐圭璋等《唐宋词选注》:本词内容与调名相合,写的是巫山景色:

  古庙靠山,行宫傍水,听到水声,见到山色。由眼前景物联想起悠悠往事:楚国神女,朝云暮雨,景物更换,几经春秋。想到这里,即使不必听到猿啼,也就足以使旅客生愁了。通首怀古,而伤今之意也隐然言外。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啼猿”二语,语浅情深。不必猿啼,行客已自多愁,又况闻猿啼乎?  薛昭蕴浣溪沙粉上依稀有泪痕,郡庭①花落欲黄昏,远情深恨与谁论?记得去年寒食日,延秋门②外卓③金轮,日斜人散暗销魂。  「作者简介」

  薛昭蕴字澄州。河中宝鼎(今山西荣河县)人。王衍时,官至侍郎。擅诗词,才华出众。《北梦琐言》:薛澄州昭蕴即保逊之子也。恃才傲物,亦有父风。每入朝省,弄笏而行,旁若无人。好唱《浣溪沙》词。  「注释」  ①郡庭:郡斋之庭。  ②延秋门:长安禁苑中宫庭24所,西面二门,南曰延秋门,北曰元武门。

  ③卓:立也。金轮:车轮。  「评解」

  又是落花满庭,夕阳斜照的时候了。而心上人却一去不归。远情深恨,向谁诉说!

  回想起来,不觉愁思百结,令人销魂。全词写得孤寂冷落。词中含蓄委婉地表露了离别相思之情。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纪初别,泪痕界粉,起句便从对面着笔,则“日斜人散”,销魂者不独一人也。全词情殷语婉,六朝之余韵也。作者《谒金门》词,结句云“早是相思肠欲断,忍教频梦见”,情致与此相似。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日斜人散,对此者谁不销魂?

  魏承班生查子烟雨晚晴天,零落花无语。难话此时心,梁燕双来去。琴韵对薰风,有恨和情抚。  肠断断弦频,泪滴黄金缕①。

  「作者简介」

  魏承班,其父魏宏夫为前蜀王建养子,赐姓名王宗弼,封齐王。承班为驸马都尉,官至太尉。元遗山曰:魏承班词,俱为言情之作。大旨明净,不更苦心刻意以竞胜者。

  「注释」

  ①黄金缕:谓衣上所饰也。一为古曲名。

  「评解」

  落花无语,梁燕双飞。临风抚琴,泪滴罗裳。这首词通过暮春景物的描绘,抒发了诗人惜春、怀人之情。清新隽雅,语婉情深。乃《花间集》中之佳作。

  「集评」

  《柳塘词话》:承班词,较南唐诸公更淡而近,更宽而尽,人人喜效为之。如“难话此时心,梁燕双来去。”亦为弄姿无限。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上阕花落燕飞,有《珠玉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之意。下阕怀旧而兼悼逝,殆有凤尾留香之感耶!

  黄昇《花间集注》:“难话此时心,梁燕双来去”二句,隽语也,隽不在言,而有不尽之意。

  栩庄《栩庄漫记》:魏词浅易,此却蕴藉可诵。

  玉楼春寂寂画堂梁上燕,高卷翠帘①横数扇。一庭春色恼人来,满地落花红几片。愁倚锦屏低雪面②,泪滴绣罗金缕线。好天凉月③尽伤心,为是玉郎长不见。

  「注释」

  ①翠帘:窗帘。横数扇:窗开。

  ②雪面:粉面。

  ③凉月:疑为“良夜”之讹。尽:犹竞。  「评解」  暮春时节,梁燕双飞,落红满地。愁倚锦屏,春色恼人。

  好天良夜而玉郎不见,不禁泪滴绣衫。小词通过春景的描绘,抒写春宵怀人之情。

  意境优美,婉丽多姿。

  「集评」

  元遗山《遗山集》:魏承班词,俱为言情之作。如《玉楼春》词,明净自然,不着意雕琢而意境全出。

  陈廷焯《别调集》卷一:“凄警”。“语意爽朗”。

  尹鹗满宫花月沉沉,人悄悄,一炷后庭香袅。风流帝子①不归来,满地禁花慵扫。离恨多,相见少,何处醉迷三岛②?漏清宫树子规啼,愁锁碧窗春晓。

  「作者简介」

  尹鹗,成都人。事前蜀王衍,为翰林校书,累官至参卿。与李珣友善。鹗性狡黠,工诗擅词。其词明浅动人,简净柔丽。亦《花间集》中之珍品。

  「注释」

  ①帝子:当指妃子言。风流帝子四字,《历代诗余》作“草深辇路”。

  ②三岛:泛指仙境。

  「评解」

  沉沉月夜,悄无声息。落花遍地而“帝子”不归。使人愁锁碧窗,离恨满怀。又听得杜鹃声声,隔窗传来,更增人愁思。这首词,抒写了寂寞冷清的宫廷生活。诗人写景抒怀,寄寓良深。

  「集评」  《全唐诗话》:尹鹗工小词,有《满宫花》云“月沉沉,人悄悄”云云。盖伤蜀之亡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写宫怨。诗人身值乱离,怀人恋阙,每缘情托讽。宛转、清丽。

  张叔夏《词源》:参卿词,以明浅动人,以简净成句者也。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绮丽风华,仿佛仲初宫词。

  临江仙深秋寒夜银河静,月明深院中庭。西窗幽梦等闲成。逡巡①觉后,特地恨难平。

  红烛半条②残焰短,依稀暗背锦屏。枕前何事最伤情?梧桐叶上,点点露珠零。  「注释」

  ①逡巡:欲进不进,迟疑不决的样子。

  ②半条:一作“半消”。

  「评解」

  深秋寒夜,西窗梦醒,红烛半残,明月照人。院中露滴梧桐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使人更加伤凄。这首闺怨小词,通过景物的描写,委婉含蓄地透露了人物内心的幽怨悲凉之情。

  「集评」

  《柳塘词话》:尹鹗《杏园芳》第二句“教人见了关情”,末句“何时休遣梦相萦”,遂开柳屯田俳调。至其《临江仙》“西窗幽梦等闲成,逡巡觉后,特地恨难平”,流递于后,令读者不能为怀。岂必曰《花间》、《尊前》,句皆婉丽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满宫花》、《临江仙》二词一写宫怨,一写闺怨。  其时身值乱离,怀人恋阙,每缘情托讽。二词皆清丽为邻。《临江仙》之结句,尤有婉约之思。

  顾夐诉衷情永夜①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②不相寻③?怨孤衾④。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作者简介」  顾夐(生卒、籍贯不详),前蜀王建时给事内庭,后擢茂州刺史。

  入后蜀,累迁至太尉。工诗词,其词真挚热烈,婉丽动人。

  「注释」

  ①永夜:长夜。

  ②争忍:怎忍。

  ③寻:寻思。

  ④衾:被子。

  「评解」

  这首小词,情辞真挚热烈,感人肺腑。

  「集评」

  王士禛《花草蒙拾》:顾太尉“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自是透骨情语。

  徐山民“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全袭此。然已为柳七一派滥觞。

  《知本堂读杜》:杜陵《月夜诗》,明是公忆鄜州之闺中及小儿女,却代闺中忆己。

  明是公忆闺中,久立月下而泪不干,却云何时偕闺中倚幌,双照泪痕。身在长安,神游鄜州,恍若身亦在鄜州,神驰长安矣。曩读顾夐《诉衷情》词云:“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是此一派神理。(《五代诗话》卷四引)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元人小曲,往往脱胎于此。

  醉公子漠漠秋云澹①,红藕香侵槛②。枕倚小山屏,金铺③向晚扃④。睡起横波慢,独望情何限!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注释」

  ①澹:“淡”的异体字。浅、薄之意。

  ②槛:窗户下或长廓旁的栏杆。  ③金铺:门上之铺首。作龙蛇诸兽之形,用以衔环。

  ④扃:门窗箱柜上的插关。这里是关门之意。

  「评解」

  又象去年那样,窗外云淡风清,藕香侵槛。闭门倚枕,无限情思。院中衰柳上寒蝉数声,令人魂销。这首词,通过景物描写,抒发了离人相思之情。诗人掌握初秋景物的特征,着意描绘。写得婉转含蓄,情思绵绵。

  「集评」  《十国春秋》吴任臣云:夐善小词,有《醉公子》曲,为一时艳称。

  《五代诗话》:《花间集》顾夐《醉公子》词云:“衰柳数声蝉,魂销似去年。”  陈声伯爱之,拟作一绝句云:“拥被忽听门外雨,山中又作去年秋。”甚脱化。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意境与《杨柳枝》相似。《醉公子》之“小山屏”一句,言室内孤寂之况;“衰柳蝉声”言室外萧瑟之音。乃言玉郎一去,相逢之难,其本意也。以词句论,“红藕”、“秋云”之写景,“倚枕”、“横波”之含情,胜于《杨柳枝》调。其“衰柳”、“魂销”二句,尤神似《金荃》。

  栩庄《栩庄漫记》:“衰柳”二句,语淡而味永,韵远而神伤。

  毛文锡醉花间休相问,怕相问,相问还添恨。春水满塘生,鸂鶒①还相趁。昨夜雨霏霏,临明寒一阵。偏忆戍楼②人,久绝边庭信。

  「作者简介」

  毛文锡,字平珪,南阳(今河南沁阳)人。年十四,登进士第。后事王蜀(前蜀)

  为翰林学士承旨,礼部尚书,随王衍降唐。后复事孟蜀(后蜀)。工小词,作品收入《花间集》。

  「注释」  ①鸂鶒:水鸟。趁:乘便,乘机。

  ②戍楼:古时边防驻军筑以望远者。  「评解」  征人远戍,虽曰“休相问”,心中却自难忘。而昨夜风雨,黎明轻寒,不觉更加思念远方征人。他久无音信,实在让人牵念。这首小词,辞语浅易,而情思缠绵,写得极有韵致。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言己拼得不相闻问。人苦独居,不及相趁鸂鶒,而晓来过雨,忽念征人远戍,寒到君边,虽言“休相问”,安能不问?越抛开,越是缠绵耳。

  《餐樱庑词话》况周颐云:语淡而真,亦轻清,亦沉着。

  更漏子春夜阑①,春恨切,花外子规啼月。人不见,梦难凭,红纱一点灯。偏怨别,是芳节,庭下丁香千结②。宵雾散,晓霞晖,梁间双燕飞。  「注释」  ①阑:残,尽,晚。

  ②丁香结:此处谓固结不开,犹人之愁固结不解。

  「评解」

  子规声声,夜月沉沉,已经是夜阑人静的时候了。而人既不见,梦又难凭。独对孤灯,彻夜无眠。转眼“宵雾散,晓霞晖”,梁间双燕,令人益增愁思。这首春宵怀人的小词,情景兼融,婉丽多姿,为“花间”名篇之一。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此词上阕言春夜之怀人。质言之,人既不见,虚索之梦又无凭,则当前相伴,惟此一点纱灯,照我迷离梦境耳。下阕言春日之怀人,霞明雾散,见燕双而人独也。  栩庄《栩庄漫记》:如此首之婉而多怨,应为其压卷之作。

《婉约词》 相关内容:

《婉约词》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