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总集 > 词曲(历代诸家) > 詞 宋 姜夔

詞 宋 姜夔

  01 點絳唇(燕雁無心)

  02 鷓鴣天(京洛風流絕代人)

  03 同上(柏綠椒紅事事新)  04 同上(巷陌風光縱賞時)

  05 同上(憶昨天街預賞時)

  06 同上(肥水東流無盡期)  07 同上(輦路珠簾兩行垂)

  08 杏花天(綠絲低拂鴛鴦浦)

  09 玉梅令(疏疏雪片)

  10 踏莎行(燕燕輕盈)

  11 浣溪沙(雁怯重雲不肯啼)  12 霓裳中序第一(亭皋正望極)

  13 慶宮春(雙漿蓴波)

  14 齊天樂(庾郎先自吟愁賦)

  15 滿江紅(仙姥來時)

  16 一萼紅(古城陰)

  17 念奴嬌(鬧紅一舸)

  18 法曲獻仙音(虛閣籠寒)  19 琵琶仙(雙漿來時)

  20 玲瓏四犯(壘鼓夜寒)  21 探春慢(衰草愁煙)

  22 八歸(芳蓮墜紛)

  23 揚州慢(淮左名都)

  24 長亭怨慢(漸吹盡)  25 淡黃柳(空城曉角)

  26 暗香(舊時月色)

  27 疏影(苔枝綴玉)

  28 惜紅衣(簟枕邀涼)

  29 淒涼犯(綠楊巷陌)

  30 翠樓吟(月冷龍沙)

  31 湘月(五湖舊約)

  32 永遇樂(雲隔迷樓)

  姜夔簡介與集評
【姜夔詞選】                             

01  點絳唇

▔▔
    丁未冬,過吳松作。

燕雁無心,太湖西畔隨雲去。數峰清苦,商略黃昏雨。  
第四橋邊,擬共天隨住。今何許?憑欄懷古,殘柳參差舞。

【注釋】燕雁﹕北國燕趙之地的雁。第四橋﹕蘇州甘泉橋,旁邊的泉水曾被評為天下第四泉。

擬共天隨住﹕晚唐詩人陸龜蒙號天隨子,住松江,近蘇州。當時楊萬裡等人要用陸的
天然情趣,來救江西詩派的瘦硬之風。白石雖是江西人,論詩卻是膺服陸龜蒙的。陸
龜蒙不羨權貴,恬淡江湖的性格,也很合白石的脾胃。白石曾賦詩,「三生定是陸天隨,又向吳松作客歸。」

02  鷓鴣天

▔▔
    己酉之秋,苕溪記所見。

京洛風流絕代人,因何風絮落溪津。籠鞋淺出鴉頭襪,知是凌波縹緲身。  
紅乍笑,綠長顰,與誰同度可憐春。鴛鴦獨宿何曾慣,化作西樓一縷雲。
03  鷓鴣天

▔▔
    丁巳元日。

柏綠椒紅事事新,隔籬燈影賀年人。三茅鐘動西窗曉,詩鬢無端又一春。  
慵對客,緩開門,梅花閒伴老來身。嬌兒學作人間字,鬱壘神荼寫未真。

【注釋】

鬱壘﹕此兩字繁體筆劃甚多,兒童初學字,不易寫對。神荼、鬱壘是左右門神。

04  鷓鴣天

▔▔
    正月十一日觀燈。

巷陌風光縱賞時,籠紗未出馬先嘶。白頭居士無呵殿,只有乘肩小女隨。  
花滿市,月侵衣,少年情事老來悲。沙河塘上春寒淺,看了游人緩緩歸。

05  鷓鴣天▔▔
    元夕不出。

憶昨天街預賞時,柳慳梅小未教知。而今正是歡游夕,卻怕春寒自掩扉。  
簾寂寂,月低低,舊情惟有絳都詞。芙蓉影暗三更後,臥聽鄰娃笑語歸。

06  鷓鴣天▔▔
    元夕有所夢。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裡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注釋】

肥水﹕東肥河,出合肥西北將軍嶺,宋時流入巢湖。

紅蓮﹕指燈籠。歐陽修元夕詞有「纖手染香羅,剪紅蓮滿城開遍」之句。

07  鷓鴣天▔▔    十六夜出。

輦路珠簾兩行垂,千枝銀燭舞淒淒。東風歷歷紅樓下,誰識三生杜牧之。  
歡正好,夜何其。明朝春過小桃枝。鼓聲漸遠游人散,惆悵歸來有月知。

08  杏花天影

▔▔
    丙午之冬,發沔口,丁未正月二日,道金陵,北望淮楚,風月清

    淑,小舟掛席,容與波上。

綠絲低拂鴛鴦浦,想桃葉當時喚渡。又將愁眼與春風,待去,倚蘭橈更少駐。  
金陵路、鶯吟燕舞,算潮水知人最苦。滿汀芳草不成歸,日暮,更移舟向甚處?

09  玉梅令(高平調)

▔▔
    石湖家自製此聲,未有語實之,命予作。石湖宅南,隔河有圃曰

    苑村,梅開雪落,竹院深靜,而石湖畏寒不出,故戲及之。

疏疏雪片,散入溪南苑。春寒鎖、舊家亭館。有玉梅幾樹,背立怨東風,高花未吐,
暗香已遠。  
公來領略,梅花能勸,花長好、願公更健。便揉春為酒,翦雪作新詩,拚一日、繞花
千轉。

10  踏莎行

▔▔
    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後書辭,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注釋】燕燕、鶯鶯﹕指所愛之人。蘇軾贈張先詩,「詩人老去鶯鶯在,公子歸來燕燕忙。」

華胥﹕夢境。《列子》,“黃帝晝寐而夢,游於華胥氏之國。”

淮南﹕指合肥,作者有情人在合肥,但他從漢陽去金陵,未能在中途去探望。
11  浣溪沙

▔▔
    丙辰歲不盡五日,吳松作。

雁怯重雲不肯啼,畫船愁過石塘西,打頭風浪惡禁持。  
春浦漸生迎棹綠,小梅應長亞門枝;一年燈火要人歸。

12  霓裳中序第一

▔▔

    丙午歲,留長沙,登祝融,因得其祠神之曲,曰黃帝鹽、蘇合香

    。又於樂工故書中得商調霓裳曲十八闋,皆虛譜無詞。按沈氏樂

    律“霓裳道調”,此乃商調;樂天詩雲“散序六闋”,此特兩闋

    。未知孰是?然音節閒雅,不類今曲。予不暇盡作,作中序一闋

    傳於世。予方羈游,感此古音,不自知其詞之怨抑也。

亭皋正望極,亂落江蓮歸未得,多病卻無氣力。況紈扇漸疏,羅衣初索。流光過隙,嘆杏梁雙燕如客。人何在?一簾淡月,仿佛照顏色。  幽寂,亂蛩吟壁,動庾信清愁似織。沉思年少浪跡,笛裡關山,柳下坊陌。墜紅無信息,漫暗水涓涓溜碧。漂零久,而今何意,醉臥酒壚側!

13  慶宮春▔▔
    紹熙辛亥除夕,予別石湖歸吳興,雪後夜過垂虹,嘗賦詩雲﹕「

    笠澤茫茫雁影微,玉峰重疊護雲衣;長橋寂寞春寒夜,只有詩人

    一舸歸。」後五年冬,複與俞商卿、張平甫、銛樸翁自封禺同載    詣梁溪,道經吳松,山寒天迥,雲浪四合,中夕相呼步垂虹,星

    斗下垂,錯雜漁火,朔吹凜凜,卮酒不能支,樸翁以衾自纏,猶    相與行吟,因賦此闋,蓋過旬涂稿乃定。樸翁咎予無益,然意所

    耽不能自已也。平甫、商卿、樸翁皆工於詩,所出奇詭,予亦強

    追逐之。此行既歸,各得五十餘解。

雙漿蓴波,一簑松雨,暮愁漸滿空闊。呼我盟鷗,翩翩欲下,背人還過木末。那回歸去,蕩雲雪,孤舟夜發。傷心重見,依約眉山,黛痕低壓。  

采香徑裡春寒,老子婆娑,自歌誰答。垂虹西望,飄然引去,此興平生難遏。酒醒波遠,政凝想、明璫素襪。如今安在,唯有欄桿,伴人一霎。

14  齊天樂(黃鐘宮)

▔▔
    丙辰歲,與張功父會飲張達可之堂。聞屋壁間蟋蟀有聲,功父約    予同賦,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辭甚美。予裴徊末利花間,仰見

    秋月,頓起幽思,尋亦得此。蟋蟀,中都呼為促織,善斗。好事

    者或以二三十萬錢致一枚,鏤象齒為樓觀以貯之。

庾郎先自吟愁賦,淒淒更聞私語。露濕銅鋪,苔侵石井,都是曾聽伊處。哀音似訴,正思婦無眠,起尋機杼。曲曲屏山,夜涼獨自甚情緒?  

西窗又吹夜雨,為誰頻斷續,相和砧杵?候館迎秋,離宮吊月,別有傷心無數。豳詩漫輿,笑籬落呼燈,世間兒女。寫入琴絲,一聲聲更苦!

【注釋】

庾郎﹕南北朝時北周文人庾信寫哀愁出名。杜甫有詩雲,「庾信生平最蕭瑟,暮年詩
賦動江關。」銅鋪﹕銅的飾件,裝在門上掛門環用。

思婦﹕思念離人的女子。蟋蟀又名促織,它的叫聲使睡不著的女人又起來織布了。

豳詩﹕《詩經

《词曲(历代诸家)》 相关内容:

《词曲(历代诸家)》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