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总集 > 诗 (历代诸家) > 唐宋明清詩(金)一

唐宋明清詩(金)一

論詩三十首 金 元好問

漢謠魏什久紛紜,正體無人與細論。

誰是詩中疏鑿手,暫教涇渭各清渾。

曹劉坐嘯虎生風,四海無人角兩雄。

可惜並州劉越石,不教橫槊建安中。

鄴下風流在晉多,壯懷猶見缺壺歌。 風雲若恨張華少,溫李新聲奈爾何?

(鐘嶸評張華詩,恨其兒女情多,風雲氣少。)

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

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淵明是晉人。 (柳子厚,晉之謝靈運;陶淵明,唐之白樂天。)

縱橫詩筆見高情,何物能澆塊壘平。

老阮不狂誰會得,出門一笑大江橫。

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仍複見為人。

高情千古閒居賦,爭信安仁拜路塵!

慷慨歌謠絕不傳,穹廬一曲本天然。

中州萬古英雄氣,也到陰山敕勒川。

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梁。

論功若準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

斗靡夸多費覽觀,陸文猶恨冗於潘。

心聲只要傳心了,布谷瀾翻可是難。

(陸蕪而潘淨,語見《世說》)

排比鋪張特一途,藩籬如此亦區區。

少陵自有連城璧,爭奈微之識碔砆。

(事見元稹《子美墓誌》)

眼處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總非真。

畫圖臨出秦川景,親到長安有幾人?

望帝春心托杜鵑,佳人錦色怨華年。 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

萬古文章有坦途,縱橫誰似玉川盧。

真書不入今人眼,兒輩從教畫鬼符。

出處殊途聽所安,山林何得賤衣冠? 華歆一擲金隨重,大是渠儂被眼謾。

筆底銀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飯山前。

世間東抹西涂手,枉著書生待魯連。

切切秋蟲萬古情,燈前山鬼淚縱橫。

鑒湖春好無人賦,岸夾桃花錦浪生。

切響浮聲發巧深,研摩雖苦果何心!

浪翁水樂無宮徵,自是雲山韶濩音。

(水樂,次山事。又其《欸乃曲》雲﹕“停橈靜聽曲中意,好似雲山韶濩音”)

東野窮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詩囚。 江山萬古潮陽筆,合在元龍百尺樓。

萬古幽人在澗阿,百年孤憤竟如何? 無人說與天隨子,春草輸贏校幾多?

(天隨子詩﹕“無多藥草在南榮,合有新苗次第生。稚子不知名品上,恐隨春草斗輸贏。”)

謝客風容映古今,發源誰似柳州深?

朱弦一拂遺音在,卻是當年寂寞心。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酬無複見前賢。

縱橫正有凌雲筆,俯仰隨人亦可憐。

奇外無奇更出奇,一波才動萬波隨。

只知詩到蘇黃盡,滄海橫流卻是誰?

曲學虛荒小說欺,俳諧怒罵豈詩宜?

今人合笑古人拙,除卻雅言都不知。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晚枝。

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詩。

亂後玄都失古基,看花詩在只堪悲。

劉郎也是人間客,枉向東風怨兔葵。

金人洪爐不厭頻,精真那計受纖塵。

蘇門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詩百態新。

百年才覺古風回,元祐諸人次第來。 諱學金陵猶有說,竟將何罪廢歐梅?

古雅難將子美親,精純全失義山真。

論詩寧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裡人。

池塘春草謝家春,萬古千秋五字新。

傳語閉門陳正字,可憐無補費精神!

撼樹蚍蜉自覺狂,書生技癢愛論量。

老來留得詩千首,卻被何人校短長?
《诗 (历代诸家)》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