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集部 > 总集 > 先唐文 > 先唐文

先唐文

  ◎ 胡安道

  安道,爵里未详。(案《御览》列于朱超石之前,当是晋人。)

    ◇ 愁霖赋

  冀连阴之时退,想云物之见微。(《文选·谢?在郡卧病呈沈尚书诗》注。)

    ◇ 黄甘赋

  越魏郡之赤杏。(《御览》九百六十八。)

  襄阴大橙,江阳大橘。(《御览》九百七十一。)

  ◎ 董子晓

  子晓,爵里未详。(案:《御览》在晋李充後、宋颜延之前,当是东晋人。)

    ◇ 乘舆驳马赋

  躯观若斯,气势云披。衔金镳,著玉羁。(《御览》三百五十八。)

  ◎ 朱彦时  彦时,爵里未详。(案:《初学记》编于晋刘谧之後、刘思真前,疑是晋人。)

    ◇ 黑儿赋  世有非常人,实惟彼玄士。禀兹至缁色,内外皆相似。卧如骊牛?展,立如乌牛?寺,忿如鸲鹆鹚,乐如鸬鹚喜。(《初学记》十九,《御览》三百八十二。)

  ◎ 刘思真

  思真,爵里未详。(案:梁刘之遴,字思贞,未闻有丑妇。此作思真,非即之遴。)

    ◇ 丑妇赋

  人皆得令室,我命独何咎。不遇姜任德,正值丑恶妇。才质陋且俭,姿容剧嫫母。鹿头?猴面,推额复出口。折安?厌楼鼻,两眼《幽页》如曰。(《艺文类聚》作「折类厌黑面,楼鼻两眼颐。」)肤如老桑皮,耳如侧两手。头如研米槌,发如掘埽帚。恶观丑仪容,不媚如铺首。暗钝拙梳髻,刻画又更丑。妆颊如狗舐,额上偏独厚。朱唇加踏血,画眉如鼠负。传粉堆颐下,面中不遍有。领如盐豉囊,袖如常拭釜。履中如和泥,爪甲长有垢。脚皲可容箸,熟视令人呕。(《初学记》十九,《御览》三百八十二。)

  ◎ 吴氏

  吴氏,失其名。

    ◇ 虎赋

  盖其壮也,诞节缓腕,续背连骸,细腰鼓胸,方□大鼻,似黼组杂间,若锦绣相连。(《御览》八百九十二。)

    ◇ 七矜

  春梧湘濡,于味东隅;秋?р夏发,素虮连珠。(《书钞》一百四十八。)

  ◎ 臧彦

  彦,字道颜。

    ◇ ??牛赋

  若乃豪宗威胤,公侯王后。乘轻御肥,貂蝉耀首。翟翟华貂,铄铄云母。良?孛擢足于双岛,名骏叠迹于左右。贵游踊跃于绝伦,观者嗤妍其好丑。遂慕骏??以相高,精彼奇选之希有。仪体既美,特资高足。名参飞兔,价齐骥?。(《艺文类聚》九十四引臧道颜《??牛赋》。)  乃有超群独出,骅毛文角,玷班凝白,鲜纤??曲。(《初学记》二十九引臧彦《??牛赋》。)

  殊相允备,名不虚假。伟质魁梧,骨奇形雅。竦若惊鹿,??若奔马。(《御览》八百九十九引臧彦《??牛赋》。)    ◇ 吊驴文

  夫徵祥契于有感,景行表于事迹。故铨才授任,必求之卓越;考能核用,亦存乎望实。以面貌定名,则称谓而В;声色位号,则由焉而授。爰有奇人,西州之驰驱者,体质强直,禀性沈雅,聪敏宽详,高音远?易,真驴氏之名驹也。(《初学记》二十九引作臧道颜,《御览》九百一引作臧彦。)

  ◎ 宋韬

  韬,爵里未详。    ◇ 遗教  吾死,敛以时服,不得造新白袷单衣。(《御览》五百五十。)

  ◎ 卫歆

  歆,爵里未详。

    ◇ 奏事  武皇帝之时,後宫食不重肉,衣不锦绣,茵席不缘,物无丹漆,用能平定天下,遗福子孙。(《御览》四百三十一。案武皇帝,盖魏武或晋武也。卫歆当是魏晋人,未能定之。)

  ◎ 王著

  著,晋陵曲阿人。(案《吴志》有王著,附兄蕃传,庐江人,非即此。)    ◇ 与杜康绝交书

  王著,晋陵曲阿人,其笃好酒五年矣。(一作三年)康字仲宁,或曰黄帝时宰人也。始造酒,时人号曰酒泉太守。(《书钞》一百四十八引三条,又见《文选·魏武帝短歌行》注。)

  ◎ 孔珠  珠,爵里未详。

    ◇ 与王佐长史书

  朝不著ひ囊,不知为可不。(《御览》六百九十一。)

  ◎ 王佐

  佐为长史。

    ◇ 答孔珠书

  寻此ひ囊,是内则施ひ之遗像。此为箴线之属,非朝服所宜著。(《御览》六百九十二。)

  ◎ 被徒元

  被徒元,未详。

    ◇ 被徒元书

  宜修田农,作园圃,织?纺绩,为坐作之本利,常令供养之物有兼副。(《御览》八百二十六引《被徒元书》,其为姓名、书名、篇题,皆不能知。)

  ◎ 王乐道

  乐道,未详。

    ◇ 与穆四书

  出师颂妙绝古语,借书一?,还书一?。(梅鼎祚《梁文纪》引《唐韵》,古之借书盛酒瓶,名曰?。王乐道与穆四书云云,案《唐韵》今无传本,《广韵》六脂?字注云酒器,大者一石,小者五斗。古之借书盛酒瓶,不引王乐道书,或梅氏尚见《唐韵》也。)

  ◎ 綦毋氏

  綦毋氏失其名。(案晋惠帝时鲁褒隐姓名作《钱神论》曰:有司空公子顾见綦毋先生,则綦毋氏犹言无是公也。此文盖鲁褒已後人所作。)

    ◇ 钱神论

  黄铜中方叩头对曰:仆自西方庚辛,分王诸国,处处皆有。长沙越隽,仆之所守。黄金为父,白银为母。铅为长男,锡为少妇。天性刚坚,须火终始。体圆应乾,孔方效地。伊我初生,周末时也。景王尹世,大铸兹也。贪人见我,如痛得医。饥飨太牢,未之逾也。(《初学记》二十七,《御览》八百三十六。)  ◎ 朱元微

  元微,一作元徽。

    ◇ 火不热论

  朱先生游于河洛之间,将舍逆旅,遇逆旅之火。有主人翁夷焉,先生褰裳下车,环而窥之,则喘喘然死矣。先生曰:嘻!火之盛物,一至此哉!弟子孔琨进曰:异乎先生之谈也。夫火之热,在群形则焚燎销铄,在肌肤则灼烂湮灭,奚言物之盛矣?(《初学记》二十五。)

  ◎ 柴子大

  子大,爵里未详。    ◇ 七折

  兰包馥郁,粉以五香。(《北堂书钞》一百三十五。)

  下莞上簟,华镂之床。(《御览》七百六。)

  锦衾内设,罗帱帻张。(《御览》六百九十九。)

  ◎ 卫洪

  洪,爵里未详。(案《御览》列于桓麟後,皇象缪袭前,疑汉人。)

    ◇ 七开

  馨羹芬?霍,凝色生华。(《御览》八百六十一。)

  ◎ 孔炜

  炜,一作伟,爵里未详。

    ◇ 七引

  龙胁之肪,凤趾之筋。?髓鹿肠,鹄舌麟?引。秋熊柔蹯,□雉□□。(《书钞》一百四十二。)

  伊尹奏馔术,易牙调甘辛。诡齐殊离,越俗通神。(同上。)

  ?足走切,龙刀电舒。随浮脍鲜,附驰割腴。(《书钞》一百四十五。)

  芳?亢周彡胡,缥炬出身。甜和方颊,绝域累臻。(《书钞》一百四十二。)

  拭粉游红,熨黛扬蛾。(《书钞》一百三十五。)

  长袖随腕而遗耀,紫镊承鬓而聘辉。(《书钞》一百三十六,《御览》七百十八。)

  弄幻之时,因时而作。殒瓜种菜,立起寻尺。投芳送臭,卖黄售白。摩天兴云露,画地成江海。(《御览》七百三十七引孔伟七引。)  ◎ 夏侯阳  阳,爵里末详,赵宋封平陆男。(《宋史·礼志》载《算学礼典》,案戴东原改为晋人。)

    ◇ 算经序

  夫博通九经,为儒门之首;学该六艺,为伎术之宗。若非材性通明,孰能与于此也?然算数起自伏牺,而黄帝定三数为十等,隶首因以著九章。逮乎有虞,乃同律度量衡。孔子曰:谨权量,审法度。汉备五数,纪于一,协于十,长于百,大于千,衍于万。度长短者,不失豪毫厘;量多少者,不失圭撮;权轻重者,不失黍累。五曹孙子,述作滋多;甄鸾刘徽,为之详释。稽之往古,妙绝其能。储校今时,少有闻见。余以总角,志好其文。略寻古今,备览差互。其如明数造术,讵晓端倪。寻改遗言,颇知梗概。且计课租庸调,无术可凭,步数奇残,若为销尽,永变米谷。经旨未赡,正耗共升,何由剖析?三分、五分取一,法理为明焉。况今令式,与古数不同,奚能则定?代相沿革,互议短长,经术尤深,难可意测。是以跋涉川陆,参会宗流,纂定研精,刊繁就省,祛荡疑惑,括诸古法,烛尽毫芒。谨录异同,列之于左。

  ◎ 张丘建

  丘建,清河人,赵宋封信成男。(《宋史·礼志》载《算学祀典》。)

    ◇ 算经序

  夫学算者,不患乘除之为难。而患通分之为难。是以序列诸分之本元,宣明约通之要法,上实有馀为分子,下法从而为分母,可约者约以命之,不可约者因以名之。凡约法,高者下之,耦者半之,奇者商之,副置其子及其母,以少减多,求等数而用之。若乃其通分之法,先以其母乘其全,然後内子母不同者,母互乘,子母亦相乘。为一母,诸子共之,约之通分而母入者,出之则定。其夏侯阳之方仓,孙子之荡杯,此等之术,皆未得其妙,故更造新术,推尽其理,附之于此。余为後生好学,有无由以至者,故举其大概,而为之法。不复烦重,庶其易晓云耳。清河张丘建谨序。

  ◎ 冯植  植,爵里未详

    ◇ 竹杖铭

  杖必取材,不必用味。相必取贤,不必所爱。都蔗虽甘,犹不可杖。佞人悦已,亦不可相。(《御览》九百七十四。案《书钞》一百三十三引崔瑗《杖铭》,《艺文类聚》六十九引刘向《杖铭》,并同冯植。不见于传记,疑有误。)

    ◇ 萧翊

  翊,爵里未详。

    ◇ 天目山碑铭

  於维天目,信不高矣。到岳霞上,标峰雾里。(《糊录金石考》四,《吴兴艺文补》云:此铭载谈志,不详何代人。味其语,当是六朝手。)

  ◎ 壶居士

  壶居士未详,或云即壶公。

    ◇ 食忌

  苦茶久食羽化,与韭同食,令人身重。(《御览》八百六十七。)

  ◎列女

  ◎ 汲太子妻李氏  李氏,未详。

    ◇ 与夫书

  并纟致纳一端。(《御览》八百十九。)

  ◎ 阙名

    ◇ 书仪

  六月三伏日,昔贾谊在湘南。六月三庚日,有伏?鸟来。时以南方毒恶,以助太阳销铄,万物故损。人因避之。(《御览》三十一。)

    ◇ 杂帖  既移屋近西墙,微援里地成大宽。援里起小三架,如步廊。政可一丈梁,得使二家通出入,作门合也。此屋之东,故应作墙。宜步廊一壁太单,空园中弥宜移三间,故当不甚难。重复粗画图如别耳。(淳化阁帖五。)

  足下既有意适间旷,亦当恶暑邪?游瞩疏数慰对古今少吾今年病垂耳。一始小瘥,大小会始病忄昏忽移日耳。每每深望远言,慰尚赊,慨然。玄过□之(姜作玄日具问可与)音介勿勿书复。既与直人理略绝,何缘复有周旋理?长史断阔亦不憾卿,唯公事时相瞻望耳。吾面信遂至今不著,不可解。计至故应必有香,但不知好恶云何耳。须得。(《淳化阁帖》五。)

    ◇ 三辅黄图序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後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三代盛时,未闻宫室过制。秦穆公居西秦,以境地多良材,始大宫观。戎使田余适秦,穆公示以宫观,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则古人矣。是则穆公时,秦之宫室已壮大矣。惠文王初都咸阳,取岐、雍巨材,新作宫室,南临渭,北逾泾,至于离宫三百,复起阿房,未成而亡。始皇并灭六国,凭藉富强,益为侨侈,殚天下材力,以事营缮。项羽入关,烧宫阙,三月火不灭。汉高祖有天下,始都长安,实曰西京,欲其子孙长安都于此也。至孝武皇帝,承文、景匪薄之馀,恃邦国阜繁之资,土木之役,倍秦越旧,斤斧之声,畚插之劳,岁月不息,盖骋其邪心,以夸天下也。昔孔子作《春秋》,筑一台,新一门,必书于经,谨其废农时,夺民力也。今裒采秦汉以来宫殿、门阙、楼观、池苑在关辅者,著于篇,曰《三辅黄图》云。东都不与焉。    ◇ 玉匮针经序

  吕博少以医术知名,善诊脉论疾,多所著述。吴赤乌二年,为太医令。撰《玉匮针经》,及注《八十一难经》,大行于代。(《御览》七百二十四。)

    ◇ 千金序  沙门支法存,岭表人。性敦方药。自永嘉南渡,士大夫不袭水土,多患脚弱,惟法存能拯济之。(《御览》七百二十四。)

  仰道人,岭表僧也。虽以聪慧入道,长以医术开怀。因晋朝南移,衣缨士族,不袭水土,皆患软脚之疾,染者无不毙踣,而此僧独能疗之,天下知名焉。(同上。)

  僧深,齐、宋间道人,善疗脚弱气之疾,撰录法存等诸家医方三十馀卷。经用多效,时人号曰深师方焉。(同上。)

    ◇ 弹棋经序

  弹棋者,仙家之戏也。昔汉武帝平西域,得胡人善蹴リ者,盖?其便捷跳跃,帝好而为之,群臣不能谏。侍臣东方朔因以此艺进之,帝就舍蹴リ而上弹棋焉。习之者多在宫禁中,故时人莫得而传。至王莽末,赤眉凌乱,西京倾覆,此艺因宫人所传,故散落人间。及章帝御宇,好诸技艺,此戏乃盛于当时。(《御览》七百五十五。)    ◇ 弹棋经後序  自後汉冲质已後,此艺中绝。至献帝建安中,曹公执政,□阑幽密,至于博奕之具,皆不得妄置宫中。宫人因以金钗玉梳,戏于妆奁之上,即取类于弹棋也。及魏文帝受禅,宫人所维更习弹棋焉。当时朝臣名士,无不争能。故帝与吴季重书曰:弹棋,闲设者也。(同上。)

  弹棋者,雅戏也。非事乎千百枭撅之数,不游乎纷竞底欺之间,淡薄自如,故趋名近利之人,多不尚焉。盖道家所为,欲习其偃亚导引之法,击搏腾掷之妙,以自?易耳。(同上。案《御览》此下尚有又曰一条,言唐顺宗及长庆之末事。疑後序为唐文,今姑录之,俟改。)    ◇ 四十二章经序  昔汉孝明皇帝夜梦见神人,身体有金色,顶有日光,飞在殿前,意中欣然,甚悦之。明日问群臣,此为何神也?有通人傅毅曰:臣闻天竺有得道者,号曰佛,轻举能飞,殆将其神也。于是上悟,即遣使者张骞、羽林中郎将秦景、博士弟子王遵等十二人至大月支国,写取佛经四十二章,在十四石函中,登起立塔寺。于是道法流布,处处修立佛寺。远人伏化,愿为臣妾者,不可称数,国内清宁,含识之类,蒙恩受赖,于今不绝也。(《释藏》迹六。)

    ◇ 列仙传序

  《列仙传》,汉光禄大夫刘向所撰也。初,武帝好方士。淮南王安亦招宾客,有枕中鸿宾之书,先是安谋叛伏诛。向父德,为武帝治淮南狱,得其书,向幼而读之,以为奇。及宣帝即位,修武帝故事,向与王褒等,以通博有俊才,进侍左右。向又见淮南铸金之术,上言黄金可成。上使向与典尚方铸金,费多不验,下吏当死,兄阳成侯安民乞人国户刘赎向罪,上亦奇其材,得减死论,诏为黄门侍郎,讲五经于石渠。至成帝时,向既司典籍,见上颇修神仙事,遂修上古以来及三代秦汉,博采诸家言神仙事。(《御览》六百七十二。)    ◇ 灵宝五符序

  北方有夜光玉女,服灵林之翠罗,驾鹿辇于天河,获二仪而轻□,保群命于永和。(《北堂书钞》一百四十。)

    ◇ 会稽先贤像赞(《隋志》有五卷无名氏)

  綦毋文後为交?刺史,诏赐高山冠。(《御览》六百八十五。)

    ◇ 谷城门石人腹铭

  摩兜?,摩兜?,慎莫言。(《艺文类聚》六十三引盛弘之《荆州记》,谷城谷伯绥之国,城门有石人焉,刊其腹云云,疑此亦周太庙金人缄□铭背之流也。)

    ◇ 大兴善寺钟铭序

  皇帝道叶金轮,示居黄屋,覆焘万方,舟航三界,欲使云和之乐,共法鼓而同宣,《雅》、《颂》之声,随梵音而俱远。乃命凫氏,范兹金锡,响合风雷,功侔造化。腾骧猛虞,负и业而将飞,宛转盘龙,绕乘风而如动,希声旦发,扌建槌夕震,莫不倾耳以证无生,入神而登正觉。圆海有竭,福祚无穷;方石易销,愿力无尽。(《广弘明集》二十八上。)

    ◇ 玉清刻石隐铭

  佩玉帝隐文者,得为上仙。(《御览》六百六十一。)

    ◇ 宋华元墓石铭  睢阳土地高,竹木可为壕。若也不回避,奉赠二金刀。(《开河记》。)

    ◇ 上虞县东南冢碑文  居在本土厥姓黄,十葬于此大富强。易卦吉,龟卦凶。(《御览》五百六十引《会稽郡十城地志》,上虞县东南,有冢二十馀,宋元嘉之初,湖水坏其大冢,初坏一冢砖题文云。)

  ◎释氏  ◎ 胜光王

    ◇ 白僧众书  今有少缘,欲见圣众。(《根本说一切有部昆柰耶》。)

  ◎ 胜音城仙道王

    ◇ 与影胜王书

  敬览来信,并受国珍。未面相亲,深惭远意。彼有须者,我当为办。(同上)

    ◇ 送影胜王宝甲书

  今赠宝甲,五德圆备。若念我者,幸当自著。希招远意,勿惠馀人。(同上)

    ◇ 报影胜王请?刍尼书  我赖仁恩,知有三宝。悟缘生理,得见真谛。苦海沦溺,彼岸可期。拔足淤泥,欢庆何极!然我欲得亲见?刍,为作方便。令来至此。(同上。)

  宫内女人,乐欲闻法。颇有方便,得令?刍尼来不?(同上。)

  ◎ 摩羯陀国影胜王

    ◇ 以世尊像送仙道王书

  虽未相见,使至览书。蒙赠宝甲,世所希有。今画世尊形像,三界最尊合使持将,冀申供养。既至彼已,可去王城,有两驿半,平治道路,严饰城隍,躬领四兵,幛幡华盖,于广博处,张设尊仪,殷勤供养,获大福德。(同上。)    ◇ 又报仙道王书  承悟缘生,得豫流果。复于?刍,乐欲相见。佛令五百?刍,远赴祈请。仁可殷勤,同大师想。去城两驿半许,修治道路,严设香滑治整四兵,自来迎接。又于城内间寂之处,造一大寺,营五百房,床榻卧具,无令阙乏,饮食所须,悉皆豫办。若作如是供养事者,获福无量。(同上。)

  ◎ ╂闪毗国说忧事人

    ◇ 诈白邬陀延王书

  我是某国大王,惟有一子,被死将去。我今求死来至此国,欲以象马,乃至金宝,将赎子命。芳允者善;若不得者,我当共战。愿王助我!(同上。)

  ◎ け逝尼城猛光王

    ◇ 与频婆娑罗王书

  白影胜王,可令侍缚迦大医,暂来相见,欲有所疗,幸不见违。若不来者,当须多贮草谷,兵众相迎。(《根本说一切有部昆那邪杂事》。)

    ◇ 报得叉尸罗国圆胜王书

  知识既解来封,笃好情深。事虽实然,能无犹豫?两国同聚,各致狐疑。虽逆来心,我无遑出。然此太子,名曰牛护,是我所生,令出相见,共申欢意,随情去留。(同上。)

  ◎ 飞乌

    ◇ 与医王侍缚迦书

  仁是医王,合得重赏,何故逃走?信至可来,受王赏赐。(同上。)

  ◎ 侍缚迦    ◇ 报飞乌书  我籍皇恩,珍财靡阙。王若于我生欢嘉者,诸所赐物,并回与彼侍医童子。(同上。)

  ◎ け逝尼城长者

    ◇ 与妻书  汝可安隐,我望不久,当至本乡。(同上。)  ◎ 得叉尸罗圆胜王

    ◇ 与け逝尼国猛光王书

  知识事已去者,更不可追。宜暂出来,希欲相见。自馀胜负,并不须论。望得促膝交襟,共申莫逆。事同平昔,我方归故。(同上。)

    ◇ な提醯国臣大药    ◇ 与毗舍亻去书

  四橛可成衣,少一不能织。如其?弋吸阙,械足可令轮。(《根本说一切有部毗柰邪杂事》。)  ◎ 半遮罗国王

    ◇ 与女妙药书

  我怀忧闷,汝岂不知?可细寻求,谁传此事。食和毒药,欲害彼王。(同上)

    ◇ 复报妙药书  通此消息,皆由鹦鹉。察知事已,往还相报。遂致纷披,丧乱家国。彼之鹦鹉,可缚将来。(同上。)

    ◇ 又与妙药书

  由北鹦鹉,烧我宫室。必须牢缚,急送将来。(同上。)

  ◎ 健陀罗国药叉半遮罗

    ◇ 与王舍城娑多药叉书

  闻君生女,情甚欢悦。今送衣服,愿垂纳受。(同上。)

    ◇ 报娑多药叉书

  许作交亲,今皆遂愿。各待成立,共作婚姻。(同上。)  ◎ 娑多药叉    ◇ 与半遮罗书

  闻君诞子,庆喜交怀。聊寄衣璎,用申欣贺。幸当为受,冀表不空。(同上。)

  ◎ 欢喜弟    ◇ 与半遮罗书

  我姊欢喜,年既长成,宜可为亲,当速来此。(同上。)

  ◎ 舍卫国大臣

    ◇ 报宝德长者书  王及王子,二俱不来。汝等须作计议,拥塞?伽,令水却泄,无令一滴顺河而过。(《根本说一切有部昆柰邪破僧事》。)

    ◇ 瞻波城诸人

    ◇ 报舍卫国宰相书

  王频附书,敕云王来,复言子来,复令拥塞?伽却流。读此书已,又得报云:王与王子,俱亦不来。王欲见宝德之子,汝等速当遣来。是要。(同上。)

  ◎ 中印度秣菟罗国王    ◇ 秣菟天赐灵书

  夫生死无涯,流转无极,含灵沦溺,莫由自济,我以奇谋,令离诸苦。今此王城,周二百里,古先帝世,福利之地。岁月极远,铭记湮灭。生灵不悟,遂宛苦海。溺而不救,夫何谓欤?汝诸含识,临敌兵死。得生人中,多杀无辜。受天福乐,顺孙孝子,扶侍亲老,经游此地,获福无穷。切少福多,如何失利?一丧人身,三途冥漠。是故含生,各务修业。(唐释玄奘《大唐西域记》,引《西土先志》。昔五印度国二王分治,欲决兵战,有梵志造作灵书,王托梦天赐,求得诸山林之下。于是人皆兵战,视死如归。)

  ◎ 迦泾弥罗国众贤论师

    ◇ 谢世亲书

  如来寂灭,弟子部执。传其宗学,各擅专门。党同道,疾异部。愚以寡昧,猥承传习。览所制阿毗达磨俱舍论破毗婆沙师大义,辄不量力,沈究弥年,作为此论,扶正宗学。智小谋大,死其将至。菩萨宣?易微言,抑扬至理,不毁所执,得存遗文,斯为幸矣,死何悔哉!(《西域记》引《西土先志》。)

  ◎ 毗末罗蜜多罗论师

    ◇ 临终裁书

  夫大乘教者,佛法之中究竟说也。名味冥绝,理致幽玄,轻以愚昧,驳斥先进,业报皎然,灭身宜矣。敢告学人,厥鉴斯在,各慎尔志,无得怀疑。(《西域记》引《先志》,毗末罗蜜多罗唐言无垢,友迦泾弥罗国人也。制论令诸学人,绝大乘称,灭世亲名语,已心乱血流。知命必终,裁书自悔。)  ◎ 南印度德慧菩萨

    ◇ 与摩揭陀国摩沓婆书

  敬问摩沓婆,善安乐也。宜忘劳弊,积习旧学。三年之後,携汝嘉声。(同上。)

    ◇ 重裁书

  年期已极,学术何如?吾今至矣,汝宜知之。(同上。)  ◎ 僧伽罗国王

    ◇ 下令讨罗刹  吾先商侣,在罗刹国,死生莫测,善恶不分。今将救难,宜整兵甲。拯危恤患,国之福也;收珍藏宝,国之利也。(同上。)

  ◎ 瞿萨旦那国大臣    ◇ 旃檀鼓函书

  大王不遗细微,谬参神选。愿多营福,僧国滋臣。以此大鼓,悬城东南。若有寇至,鼓先声振,河水遂流。(同上。)

  ◎ 阙名    ◇ 摩揭陀国无忧王石柱记

  无忧王信根贞固,三以赡部洲施佛法僧,三以诸珍宝重自酬赎。(同上,摩揭陀国佛迹精含侧有大石,柱书记。)    ◇ 又摩诃菩提僧迦蓝铜记

  夫周□□私诸佛至教,惠济有缘,先圣明训。今我小子,丕承王业,式建迦蓝,用旌圣迹。福资祖考,惠被黎元。唯我国僧,而得自在。及有国人,亦同僧例。传之後嗣,永永无穷。(同上。摩揭陀国菩提树北门外摩诃菩提僧迦蓝,其先僧迦罗国王之所建也。刻铜为记云。)

  ◎跋

  右严铁桥先生辑《上古三代秦汉六朝文》七百四十七卷。先生著述数十种,卓然精诣,惟是编旧未刊行。始惠阅俞氏《癸巳存稿》,心识其?。嗣蒋氏目录出,终以未窥全帙为憾。用是留心购求,最後得稿本於沪上。适南皮张制军督粤,暇进是编,亟赏之。方伯王公前掌鹾宪,力任刻资,畀惠经理,惠时充广雅书局提调。鸠工伊始,顾屡移外任去,兼乏经费,坐是废置者数年。迨今年春,由方伯致书英续村都转,垫款命惠踵成。未几,复莅潮州。赖王雪澄、子展两太守及廖太史、陶孝廉诸君子力,始克蒇事。自是先生之学,日孤行天壤间。而方伯黾勉好古之盛心,亦足并传不朽。不独惠私心窃喜,夙昔访求之愿,至是不虚也。或且谓是书出,寻当陆续补遗,乌知先生之贯穿群籍?又获亲窥中秘,以致其参互考订之功。矜链岁时,一编甫就。岂侈撰述,为名高者所得颉颃万一哉?虽可家纪载,岐互错出,誊写後黏签累累,间或未尽画一,综其大凡,不可得而议矣。行见承学之士,日手是编,不事旁搜博采。而数千年鸿篇钜制,遗文只字,星罗棋布,一举靡遗。如入山渊,恣人渔猎,其获益当复何如也!刻既竣,因僭述缘起於简末。

  时光绪癸巳季冬巴陵方功惠谨跋

  羊城西湖街富文斋承刊

《先唐文》 相关内容:

《先唐文》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