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补

舟峰庵沙门庆老撰

  五祖演禅师禅师讳法演、绵州巴西邓氏。少落发受具。

  预城都讲席、习百法唯识论。窥其奥置之曰、胶柱安能鼓瑟乎。

  即行游方所至、无足当其意者。

  抵浮山谒远录公、久之无所发明。远曰、吾老矣。白云端炉、不可失也。

  演唯诺径造。白云端曰、川苴汝来耶。演拜而就列。

  一日举、僧问南泉、摩尼珠语。以问端、端叱之。

  演领悟、汗流被体。乃献投机颂曰。山前一片闲田地。

  叉手叮咛问祖翁。几度卖来还自买。为怜松竹引清风。

  端颔之曰、栗棘蓬禅、属子矣。

  演掌磨、有僧视磨急转、指以问演。此神通耶、法尔耶。演褰衣旋磨一匝。端尝示众云。  古人道、如镜铸像。像成後、镜在什麽处。众下语不契。

  演作街坊、自外来。端举示演、演前问讯曰、也不争多。

  端笑曰、须是道者始得。初住四面、迁白云。

  上堂云、汝等诸人、见老和尚。鼓动唇舌、竖起拂子、便作胜解。  及乎山禽聚集、牛动尾巴。却将作等闲。

  殊不知檐声不断前旬雨。电影还连後夜雷。  又云、悟了同未悟、归家寻旧路。一字是一字、一句是一句。

  自小不脱空、两岁学移步。湛水生莲华、一年生一度。  又云、贱卖担板汉、贴秤麻叁斤。百千年滞货、何处着浑身。  张丞相谓、其应机接物。孤峭径直、不犯削。其知言耶。

  演出世四十馀年。晚住太平、移东山。崇宁叁年六月二十五日。

  上堂辞众。时山门有土木之工。演自督役。

  诫曰、汝等好作息、吾不复来矣。归方丈、净发澡浴。

  旦日吉祥而逝。维得舍利甚夥。塔于东山之南。盖年八十馀。

  先是五祖遗记曰。吾灭後可留真身。

  吾手启而举、吾再出矣。演住山时、塑手泥涞[音来]中裂。

  相去容匕、众咸异之。演尝拜塔、以手指云。当时与麽全身去。

  今日重来记得无。复云、以何为验以此为验、遂作礼。

  及其将亡也、山摧石陨。四十里内、谷震吼。得法子、曰惠勤。

  曰克勤、曰清远。皆知名当世云。

  赞曰、临济七传而得石霜圆。圆之子、一为积翠南。  一为杨岐会。南之设施、如坐四达之衢。  聚珍怪百物而鬻之。遗簪堕珥、随所探焉。末流。

  冒其氏者、未可以一二数也。会乃如玉人之治、废矣。

  故其子孙、皆光明照人、克世其家。盖碧落碑无赝本也。

  云新禅师禅师讳悟新、王氏、韶州曲江人。魁岸黑面、如梵僧。  壮依佛陀院落发。以气节盖众、好面折人。

  初谒栖贤秀铁面。秀问、上座甚处人。对曰、广南韶州。  又问、曾到云门否。对曰、曾到。又问、曾到灵树否。对曰曾到。

  秀曰、如何是灵树枝条。对曰、长底自长、短底自短。  秀曰、广南蛮、莫乱说。新曰、向北驴、只恁麽、拂袖而出。

  秀器之、而新无留意。乃之黄龙、谒宝觉禅师。谈辩无所抵捂。

  宝觉曰、若之技止此耶。是固说食耳、渠能饱人乎。  新窘无以进。从容白曰、悟新到此、弓折箭尽。  愿和尚慈悲、指安乐处。宝觉曰、一尘飞而翳天。一芥堕而覆地。

  安乐处、政忌上座许多骨董。

  直须死却无量劫来偷心、乃可耳。新趋出。一日默坐下板。会知事捶行者。

  新闻杖声、忽大悟。奋起忘纳其屦。方丈见宝觉。

  自誉曰、天下人总是学得底。某甲是悟得底。

  宝觉笑曰、选佛得甲科、何可当也。新自是号为死心叟。

  榜其居曰死心室、盖识悟也。久之去游湘西。

  是时禅师、领岳麓、新往造焉。问、是凡是圣。对曰、非凡非圣。

  曰、是什麽。对曰、高着眼。曰、恁麽、则南山起云、北山下雨。

  对曰、且道是凡是圣。曰、争奈头上漫漫、脚下漫漫。  新仰屋作嘘声。曰、气急杀人。对曰、恰是。拂袖便出。

  谒法昌遇禅师。遇问、近离甚处。对曰、某甲自黄龙来。

  遇云、还见心禅师麽。对曰、见。遇曰什麽处见。

  对曰、吃粥吃饭处见。遇插火箸於炉中云。这又作麽生。

  新拽脱火箸、便行。新初住云、巳而迁翠。

  翠旧有淫祠。乡人禳、酒汪秽无虚日。新诫知事毁之。

  知事辞以不敢掇祸。新怒曰、使能作祸、吾自当之。  乃躬自毁拆。俄有巨蟒盘卧内。引首作吞噬之状。

  新叱之而遁。新安寝无他。未几再领云、建经藏。  太史黄公庭坚为作记。有以其亲墓志、于碑阴者。

  新恚骂曰、陵侮不避祸若是。语未卒、电光翻屋、雷击自户入。

  折其碑阴中分之。视之巳成灰烬、而藏记安然无损。

  晚迁住黄龙、学者云委。属疾退居晦堂。

  夜参竖起拂子云。看看拂子病、死心病。拂子安、死心安。

  拂子穿却死心。死心穿却拂子。正当恁麽时。唤作拂子、又是死心。

  唤作死心、又是拂子。毕竟唤作什麽。

  良久云、莫把是非来辩我。浮生穿銮不相干。有乞末後句者。  新与偈云、末後一句子、直须心路绝。

  六根门既空、万法无生灭。于此彻其源、不须求解脱。

  生平爱骂人、只为长快活。政和五年十二月十叁日晚、小参说偈。

  十五日、泊然坐逝。讣闻诸方、衲子为之呜咽流涕。

  荼得舍利五色。阅世七十二、坐四十五夏。塔于晦堂之後。

  赞曰、馀阅死心悟门。政所谓渴驴奔泉。  怒猊抉石者也。当其凡圣情尽。佛祖在所诋诃、况馀子乎。  山谷谓、其雍雍肃肃、观者拱手。此老盖亦惮之矣。

  南岳石头志庵主公讳怀志、出于务州金华吴氏。性夷粹、聪警绝人。

  年十四、去依智慧院宝称为童子。二十二试所习落发。

  预讲肆十二年。宿学争下之。

  尝欲会通诸宗异义、为书传世。以端正一代时教之本意。有禅者问曰。

  杜顺乃贤首宗祖师也。而谈法身、则曰。

  怀州牛禾、益州马腹胀。此偈合归天台何义耶。志不能对。即行游方。

  晚至洞山、谒真净文禅师。问、古人一喝、不作一喝用。

  意旨如何。文公呵叱之。志趋出。

  文笑呼曰、子、斋後游山好。志领悟。久之辞去。

  真净曰、子禅虽逸格、惜缘不胜耳。志识其意、拜赐而行。至袁州。

  州人请居杨岐、挽留之。掣肘而去、游湘上。

  潭牧闻其名、请居上封北禅、皆不受。庵於衡岳二十馀年。

  士大夫经由、造其居、不甚顾答。人问其故。曰、彼富贵人、辩博多闻。  我粥饭僧耳。口吻迟钝、无可说。自然憨痴去。  有偈曰、万机俱能付痴憨。踪迹时容野鹿参。不脱麻衣拳作枕。

  几生梦在绿萝庵。又问曰、师住山多年、有何旨趣。  对曰、山中住、独掩柴门无别趣。叁块柴头品字煨。

  不用援毫文彩露。崇宁元年冬。辞山中之人、曳杖径去。

  留之不可。曰、龙安照禅师、吾友也。偶念见之耳。  龙安闻其旨、来使人自长沙迎之。居于最乐堂。

  明年六月晦、问侍者日早莫。曰、巳夕矣。笑曰、梦境相逢、我睡巳觉。

  汝但莫负丛林、即是报佛恩德。言讫而寂。

  茶收骨石、塔于乳峰之下。阅世六十四年、坐四十叁夏。

  赞曰、石头道人、以夷粹之资、入道稳实。

  其去新丰、而游湘西也。以水声林影自娱。

  谨守其师之言、不为世用。譬之云行鸟飞、初无留碍。

  故当时公卿贵人、莫能亲之。岂常人哉。彼视咿嗄取容、卖佛祖以渔利者。

  顾不太息耶。甘露灭、既论撰其出处之详。  又列之林间录中。盖有所激云耳。

  补禅林僧宝传终。  ----------------------------------------------------尝观八十馀员老。恶迹那堪向外扬。

  底事传为希世宝。重新拈出在桑。

  义心禅者募缘。将唐本僧宝传抄写。

  重新锓梓、以广其传。贵後之览者、如获司南之车。

  可以追配古人之万一。庶真风之不坠也。

  永仁乙未孟秋。蜀刍镜堂叟觉圆书。

  僧宝人人沧海珠。寂音巳是强名模。

  觉庵父子讹传处。狼藉诸方掩得无。

  遇时甫板行寂音尊者所着僧宝。意归北山。  未几时偶堕他人之手。甫且死、弟子守净行人。

  寻访得之、遂了其师初心。住灵隐广闻、因出此。

  乃为之书、宝卯嘉平。

  尊者存心不易论。要教旧话得新闻。

  非惟特地先志。且愿流通此法门。

  净老宿以令师昔所僧宝传板。舍归灵隐旃檀林。

  使佛祖慧命流通。炷香求语、以此证之。  虚堂老衲智愚书。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