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二十七

卷第二十七

明教嵩禅师禅师名契嵩、字仲灵、自号潜子。生藤州镡津李氏。

  七岁、母锺施以事东山沙门某。十叁得度受具。

  十九游方、时宁风有异女子姚。精严而住山。  时年百馀岁、面如处子。嵩造焉、女子留之信宿。

  中夜闻池中有如戛铜器声。以问女子。女子曰、噫此龙吟也。

  闻者瑞徵、子当有大名於世行矣。无滞於是。下沅湘、陟衡岳。  谒神鼎禅师、与语奇之。然无所契悟。

  游袁筠间、受记於洞山公。嵩夜则顶戴观世音菩萨之像。

  而诵其号、必满十万、乃以为常。

  自是世间、经书章句、不学而能。是时天下之士、学古文。

  慕韩愈拒我、以遵孔子。东南有章表民。黄聱隅、李太伯、尤雄杰者。

  学者宗之。嵩作原教论十馀万言。

  明儒释之道一贯、以抗其说。读之者畏服。未几复游衡岳。

  罢归着禅宗定祖图、传法正宗记。其志盖悯道法陵迟。

  博考经典、以佛後摩诃迦叶。独得大法眼藏、为初祖。

  推之下至于达磨多罗、为二十八祖。密相付嘱、不立文字。  谓之教外别传。书成游京师。

  知开封府龙图王公素、奏之仁宗皇帝、览之加叹。付传法院、编次入藏。  下诏褒宠、赐紫方袍、号明教。嵩再奏辞让、不许。

  宰相韩琦大参、欧阳。皆延见而尊礼之。留居闵贤寺、不受、再请东还。

  於是律学者憎疾。相与造说以非之。

  嵩益着书、援引古今、左证甚明。几数万言、禅者增气。

  而天下公议、翕然归之。宁五年六月四日晨兴。  写偈曰、後夜月初明、吾今独自行。不学大梅老、贪闻鼯鼠声。至中夜而化。  维敛六根之不坏者叁。

  顶骨出舍利、红白晶洁、状如大菽。常所持数珠、亦不坏。道俗合诸不坏。

  葬于故居永安院之左。阅世六十有六、坐五十有叁夏。

  有文集总百馀卷、六十万言。

  其甥法澄、克奉藏之、以信後世。嵩居钱塘佛日禅院、或云惠日禅师。

  应密学蔡公襄所请也。东坡曰、吾入吴尚及见嵩。其为人常。

  盖嵩以为佛事云。

  赞曰、是身聚沫耳。特苦业所持、本一念。

  首楞严曰、由汝念虑。使汝色身、身非念伦。汝身何因、随念所使。  然但名为融通妄想。念常清净、正信坚固。

  则名善根功德之力。嵩生而多闻、好辩而常。

  死而火之、目舌耳毫为不坏。非正信坚固功德力乎。

  余尝论人之精诚不可见。及其化也、多雨舍利。譬如太平无象。

  而枯朽、为菌芝。嵩其尤着闻者。聪公可谓有子矣。  蒋山元禅师禅师名赞元、字万宗、务州义乌人。  双林传大士之远孙也。叁岁出家、七岁为大僧。性重迟、闲靖寡言。

  视之如鄙人。然於传记、无所不窥。

  吐为词语、多绝尘之韵、特罕作耳。年十五游方。至石霜、谒慈明禅师。

  助舂破薪、泯泯混十年。慈明移南岳、又与俱。

  及殁葬骨石於石霜。植种八年乃去。兄事蒋山心禅师。

  心殁、以元继其席。舒王初丁太夫人忧、读经山中。

  与元游如昆弟。问祖师意旨、元不答。王益扣之。

  元曰、公般若有障叁、有近道之质一。更一两生来、恐纯熟。

  王曰、愿闻其说。元曰、公受气刚大、世缘深。以刚大气、遭深世缘。

  必以身任天下之重、怀经济之志。

  用舍不能必、则心未平。以未平之心、持经世之志。何时能一念万年哉。

  又多怒、而学问尚理。於道为所知愚、此其叁也。

  特视名利如脱发。甘澹泊如头陀、此为近道。

  且当以教乘滋茂之、可也。王再拜受教。自宁之初、王入对。  遂大用至真拜。贵震天下、无月无耗。元未尝发视。

  客来无贵贱、寒温外无别语。即敛目如入定、客即去。

  尝馔僧、俄报火厨库、且及潮音堂。众吐饭苍黄、蚁窘蜂闹。  而元啜啖自若、高视屋梁。食毕无所问。  又尝出郭、有狂人入寺。手刃一僧、即自杀尸相枕。左右走报、交武於道。

  自白下门、群从而归。元过尸处、未尝视。登寝堂危坐。

  职事者侧立、冀元有以处之。而敛目如平日。

  於是稍稍隐去、卒不问。王弟平甫、豪纵於人物、慎许可。

  见元即悚然加敬。问佛法大意、元复有难色。

  平甫固请为说。元曰、佛祖无所异于人。所以异者、能自护心念耳。  岑楼之木、必有本、本於毫末。

  滔天之水、必有原、原於滥觞。清净心中、无故动念。危乎岌哉、甚於岑楼。

  浩然横肆、甚于滔天。其可动耶。佛祖更相付授。

  必丁宁之曰、善自护持。平甫曰、佛法止于此乎。

  元曰、至美不华、至言不烦。夫华与烦、去道远甚。

  而流俗以之、申公论治世之法。犹谓为治者、不至多言。顾力行如何耳。

  况出世间法乎。元丰之初、王罢政府。

  舟至石头、夜造山拜坟。士大夫车骑、填山谷。王入寺、巳二鼓。

  元出迎、一揖而退。王坐东偏、从官宾客满坐。王环视、问元所在。

  侍者对曰。巳寝久矣、王笑之王。结屋定林、往来山中。

  又十年、稍觉烦动。即造元相向、默坐终日而去。

  有诗赠之、其略曰、不与物违真道广。每随缘起自禅深。

  舌根巳净谁能坏。足迹如空我得寻。人以为实录。  元佑之初、曰吾欲还东吴。促辨严俄化、王哭之恸。

  塔於蒋陵之东。平甫状其行碑山中。

  赞曰、舒王尝手题其像曰。贤哉人也、行厉而容寂。

  知言而能默。誉荣弗喜、辱毁弗戚。弗矜弗克、人自称德。

  有缁有白、来自南北。弗顺弗逆、弗抗弗抑。  弗观汝华、唯食巳实。孰其嗣之、我有遗则。予读此词。

  知其为本色住山人也。  金山达观颖禅师禅师名昙颖、生钱塘丘氏。年十叁、依龙兴寺为大僧。

  神情秀特、於书无所不观。为词章多出尘语。

  十八九游京师。时欧阳文忠公、在场屋。颖识之、游相乐也。

  初谒大阳明安禅师。问、洞上特设、偏正君臣意、明何事。

  明安曰、父母未生时事。又问、如何体会。

  明安曰、夜半正明天晓不露。颖惘然弃去。至石门、谒聪禅师。

  理明安之语、曰师意如何。聪曰、大阳不道不是。

  但口门窄、满口说未尽。老僧即不与麽。  颖曰、如何是父母未生事。聪曰、粪墼子。又问、如何是夜半正明、天晓不露。

  聪曰、牡丹丛下睡猫儿。颖愈疑骇、日扣之、竟无得益。  自奋曰、吾要以死究之。不解终不出山。聪一日见普请。

  问曰、今日运薪乎。颖曰然运薪。

  聪曰、云门尝问、人般柴、柴般人、如何会。颖不能对。聪因植杖石坐。  笑曰、此事如人学书。点画可效者工、否者拙。

  何故如此、未忘法耳、如有法执、故自为断续。

  当笔忘手、手忘心、乃可也。颖於是默契其旨。良久曰、如石头曰。  执事元是迷、契理亦非悟。既曰契理、何谓非悟。

  聪曰、汝以此句为药语、为病语。颖曰、是药语。

  聪呵曰、汝乃以病为药、又可哉。颖曰、事如函得盖、理如箭直锋。妙宁有加者。

  而犹以为病、兹未谕。聪曰、借其妙至是。

  亦止明理事而巳。祖师意旨智、识所不能到。矧事理能尽乎。

  故世尊曰、理障碍正知见。事障能续生死。

  颖恍如梦觉、曰如何受用。聪曰语不离窠臼、安能出盖缠。

  颖叹曰、涉吻、便落意思。皆是死门、终非活路。

  即日辞去、过京师。寓止驸马都尉李端愿之园。日夕问道。  一时公卿多就见。闻其议论、随机开悟。  李公问曰、人死识归何所。答曰、未知生、焉知死。李公曰、生则端愿巳知。

  曰、生从何来。李公拟议。颖其胸、曰。

  在这、思量什麽。对曰、会也。只知贪程、不觉蹉路。

  颖拓开曰、百年一梦。又问、地狱毕竟是有是无。

  答曰、诸佛向无中说有、眼见空华。大尉就有中觅无、手水月。

  堪笑、眼前见牢狱不避。心外见天堂欲生。

  殊不知、欣怖在心、善恶成境。大尉但了自心、自然无惑。进曰、心如何了。

  答曰、善恶都莫思量。又问、不思量後、心归何所。

  颖曰、且请太尉皈宅。颖东游初、住舒州香峰。

  移住润州因圣。太平隐静、明州雪窦。又移住金山龙游寺。  嘉佑四年除夕。遣侍者持书、别扬州刀景纯学士。

  曰、明旦当行、不暇相见、厚自爱。

  景纯开书大惊、曰当奈何、复书决别而巳。

  中夜候吏报、扬州驰书、船将及岸、颖欣然遣挝鼓、升座叙出世本末。谢裨赞丛林者、劝修勿怠。

  曰吾化、当以贤监寺次补。下座、读景纯书毕。

  大众拥步、上方丈。颖跏趺、挥令各远立。良久乃化。五年元日也。

  阅世七十有二、坐五十有叁夏。颖英气压诸方。  荐福怀禅师、诵十玄谈。至祖意、颖曰。当曰十圣未明此旨。

  特以声律不协、故尔耳。叁贤十圣序、不如是。

  怀曰、宗门无许事。颖熟视、以手画按。作十字曰、汝识此字乎。

  汝以谓甑耳。怀无能言、颖拂衣去。曰、我要与汝死。

  生吾不敌汝也。

  赞曰、东坡曰、佛法浸远、真伪相半。  寓言指法、大率相似。至于二乘禅定、外道神通。非我肉眼所能勘验。

  然临死生祸福之际、不容伪矣。吾视颖之谢世。

  无以异人适城市之易。然真大丈夫也哉。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