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二十四

卷第二十四

仰山伟禅师。

  禅师名行伟、生于氏、大名人也。

  幼寡笑语、颓然地坐终日。伏犀插额、眉目秀、人皆异之。年十九、游京师。

  闻宝相寺大乘师、方益有鉴裁、谒之。

  益曰、君风神不凡。然非凌烟麒麟所宜置。

  正当袒肩荷担如来、乃称耳。伟欣然曰、此吾心也。愿执役扫除。益以讲学聚徒。

  伟甘勤力、挽车运粟。破薪佐炊、无所不为者。

  十叁年、乃剃落受具。辞益经行诸方。益令入洛。  遂受贤首教於太叁藏。成名继其席常千人、讲无定居。

  南游门弟子、有愿随者、伟不却。至淮上、所至禅林。

  盛藉藉闻宗师名、心怪之。馆淮山古寺。见昔同学法亮黪衲勃。

  高其衣裙、布缠两胫。惊曰、亮亦逃矣。

  呼俱行者、聚观太息。亮笑叙寒温而巳。伟问曰、汝今称禅者。

  禅宗奥义语我来。亮曰、待我死後、为汝敷说。伟曰、狂耶。  亮曰、我狂巳息、汝今方炽。即趋去。伟谓其属曰。

  亮闻见淹博、知法解义倍我。今甘尔、禅家、必有长处。

  乃独行诣黄。谒南禅师。依止二年。每造室、南公必敛目。

  良久乃语。伟曰、和尚见行伟、必合眼何耶。

  曰、麻谷见良遂来、荷锄锄草。良遂有悟处。我见汝来、但闲闭目。

  汝虽无悟、然且有疑、尚亦可在。伟滋不晓。时泐潭月禅师。

  与南公同坐夏积翠。月以经论有声。

  伟尝侍座、听其谈论。因读小释迦传曰。韦尚书问仰山寂公。

  禅师寻常如何接人。寂曰、僧来必问来为何事。曰来亲觐。

  又问、还见老僧否、曰见。又问、老僧何似驴。僧未有者。

  韦曰、若言见、争奈驴。若言不见、今礼觐谁。

  以此故难答。寂曰、无人如尚书辩析者耳。

  月公称善、伟亦以为然。南公独曰。沩仰宗枝、不到今者、病在此耳。

  伟日夜究思、不悟其意。将治行而西、卜庵嵩少之下。

  为粥饭僧。夜与一僧同侍座。僧问、法华经言。

  得解一切众生语言陀罗尼。何等语是陀罗尼。南公顾香。

  僧即引手、候火有无。无火、又就添以炷香。仍依位而立。

  南公笑曰、是此陀罗尼。伟惊喜、进曰、如何解。

  南公令僧且去。僧揭趋出。南公曰、若不解、争能与麽。伟方有省。

  伟律身甚严、燕坐忘夜旦。占一室谢绝交游。

  有过伟者、虚己座以延之。躬起炷香、叉手而立。

  南公闻之以为。大绝物、非和光同尘之义、面诫之。

  对曰、道业未辨、岁月如流。大根器、如云门赵州犹曰。

  我惟粥饭二时是杂用心。又曰、我岂有工夫闲处用。

  矧行伟根性、日劫相倍者。甯暇囿世情。事清谈、谀悦人、增我相乎。

  南公贤之。熙宁二年、南公殁于黄龙。江西使者、檄宜春。  厚礼致、以居仰山。未年、法席冠江淮。

  平昔同参、知名者皆集。道俗尊事之、谓之後身通智。

  性刚莅事有法度。俾某人职某事、莫敢违者。尝遣化十二辈。  伟以其名付维那。使明日俱来、受曲折。及会茶辄失一人。

  伟问为谁、曰随州永泰。伟方经营中。

  首座曰、泰游山去。请以他僧备员、伟然之。俄有告者曰、泰在。

  首座匿之、以欺众耳。伟色庄使搜得之。

  泰自陈、怯弱惧失所受事。首座不知也。伟令击钟、集众白曰。

  首座巳分座授道。又老师所赏识。昧心罔众、他人犹不可为。

  乃甘自破坏乎。首座屏息受罚、俱永泰者出院。

  诸方伏其公。泰後嗣其法、住黄山。首座住沩山、嗣黄龙。  伟夏夜坐深林、祖以食蚊蚋。会肠毒作、十日不愈。

  以刀绝之尺许、血流不止。门人泣曰、师独奈何不少忍。

  曰、为其障我行道。蒲伏上、无所利於物。

  得死不愈于生乎。元丰叁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说偈而化。

  後叁日维、得五色舍利。骨石栓索勾连。塔于寺之东。

  阅世六十叁、坐叁十叁夏。

  赞曰、法句经言。若起精进心、是妄非精进。

  观伟施为、宜若起心者何哉。永嘉曰、昼夜精勤、恐缘差故。

  不惜身命、以知恩故。伟方畏缘差、负法道之恩。  引云门赵州、以自较渠。恤是真是妄哉。

  非志列秋霜、何以若此耶。

  东林照觉总禅师禅师名常总、剑州尤溪施氏。母梦男子、颀然色如金。

  握白芙蓉叁柄、以授之。但一柄得、馀委地。

  觉而娠、後诞叁子。伯仲皆不育、总其季也。  年十一依宝云寺文兆法师出家。又八年落发。

  诣建州大中寺、契思律师受具。神观秀异、鸾翔虎视。威掩万僧、伟如也。

  初至吉州禾山、依禅智材公。材有人望、厚礼延之不留。

  闻南禅师之风、辞材至归宗。久之无所得而去。

  归宗寺火、南公迁石门南塔。又往从之。

  及南公自石门、而迁黄积翠。自积翠而迁黄龙。总皆在焉。  二十年之间、凡七往返。南公佳其勤劳、称于众。

  总自负密受、大法旨决、志将大掖临济之宗。名声益远、丛林争追崇之。

  南公殁、哭之不成声。恋恋不忍去。  明年洪州太守荣公修撰、请住泐潭。其徒相语曰、马祖再来也。

  道俗争先愿见。元丰叁年诏、革江州东林律居为禅席。

  观文殿学士王公韶、出守南昌。欲延宝觉禅师心公。  宝觉举总自代。总知宵遁、去千馀里。

  王公檄诸郡、期必得之。竟得之新淦殊山穷谷中、遂应命。其徒又相语曰。

  远公尝有谶记。曰、吾灭七百年後。  有肉身大士、革吾道场。今符其语矣。总之名、遂闻天子。

  有诏住相国智海禅院。总固称山野老病、不能奉诏。

  然州郡敦遣急於星火。其徒又相语曰。聪明泉者、适自涸矣。

  远公所酌之泉、在方丈之西也。凡两月而得旨、如所乞。就赐紫伽梨、号广惠。

  其徒又相语曰、聪明泉复涌沸矣。

  元佑叁年、徐国王奏号、照觉禅师。总於衲子有大缘。槌拂之下、众盈七百。

  总尝燕坐、私相告曰。方丈夜有白光、天香郁然。  其得众心如此。山门遣化、多边徼瘴雾处。有死於其所者。

  总必泣设位祭奠、尽礼荐拔。以故人人感动。

  罗汉系南禅师、佑公之子。有禅学、未为丛林所信。  至东林、总大钟横撞。万指出迎、於清溪之上。

  於是诸方传之、号小南。其成就後学、又如此。总住持十二年。  厦屋崇成、金碧照烟云。如夜摩睹史之宫、从天而堕。

  天下学者、从风而靡。丛席之盛、近世所未有也。六年八月示疾。

  九月二十九日浴罢安坐。泊然而寂。

  十月八日全身葬於门塔之东。阅世六十七、坐四十九夏。

  赞曰、予尝游东林、览观太息。

  念其[御名]之功、丛林之盛。非愿力大士、莫能为之也。东坡词曰。  堂堂总公、僧中之龙。呼吸为云、噫欠为风。是事且止。

  聊观其一戏、盖将谈笑不起于座。

  而化庐山之下、为梵释龙天之宫。渠不信夫。

  禅林僧宝传卷第二十四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