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二十

卷第二十

言法华。

  言法华者、莫知其所从来。

  初见之於景德寺、七俱胝院。梵相奇古、直视不瞬。口吻衮衮、不可识。

  相传言、诵法华经、故以为名。时独语笑、多行市里、褰裳而趋。

  或举手画空、伫立良久。从屠沽游、饮啖无所择。

  道俗共目为狂僧。丞相吕许公、问佛法大意。

  对曰、本来无一物、一味总成真。僧问世有佛否。对曰、寺文殊。

  有问、师凡耶圣耶。举手曰、我不在此住。

  至和叁年、仁宗始不豫。国嗣未立、天下寒心。谏官范镇首发大义。

  乞择宗室之贤者使摄储贰、以待皇嗣之生。退居藩服。

  不然、典宿卫尹京邑。以系天下之望。

  并州通判司马光亦以为言。凡叁上疏、一留中、二付中书。  上夜焚香默祷曰。翌日化成殿具斋。虔请法华大士、俯临无却。

  清旦上道衣凝立、以待。俄驰奏、言法华。  自右掖门径、将至殿。侍卫呵止不可。

  上笑曰、朕请而来也。有顷至、辄升御榻。跏趺而坐、受供讫、将去。

  上曰、朕以储嗣未立。大臣咸以为言。侵寻晚暮、嗣息有无。

  法华其一决之。师索笔引纸、连书曰。十叁十叁。

  凡数十行、掷笔无他语。皆莫测其意。其後英宗登极。

  乃濮安懿王第十叁子、方验前言也。

  庆历戊子十一月二十叁日。将化谓人曰。我从无量劫来。

  成就逝多国土。分身扬化、今南归矣。语毕右而寂。

  赞曰、如来世尊曰。我灭度後、诸菩萨、及阿罗汉。

  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

  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

  如是乃至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叁摩地。

  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末学。  唯除命终、阴有遗付。言法华临终乃曰。我从无量劫来。

  成就逝多国土。分身扬化是也。  华严隆禅师。

  禅师名道隆、不知何许人。至和初、游京师、客景德寺。  日纵观都市、归尝二鼓。谨门者呵之不悛。

  一夕还不得入、卧於门之下。仁宗梦至景德寺门。

  见龙蟠地、惊觉。中夜遣中使、往视之。乃一僧熟睡巳再鼾。

  撼之惊矍、问名字归奏。上闻名道隆、乃喜曰、吉徵也。  明日召至便殿。问宗旨、隆奏对详允。  上大悦、有旨馆于大相国寺烧朱院。王公贵人、争先愿见。

  隆未漱盥、户外之屦满矣。上以偈句相酬唱、络绎于道。

  或入对留宿禁中、礼遇特厚。赐号应制明悟禅师。

  隆少时师事石门彻禅。师尝问曰、古人云、但得随处安闲。

  自然合他古辙。虽有此语、疑心未歇如何。

  彻曰、知有乃可、随处安闲。如人在州县住。或闻或见、千诈百怪。

  他总将作寻常。不知有而安闲、如人在村落住。  有少声色、则惊怪传说。先洞山示众曰。

  欲知此事、如人家养叁儿。以一着州中、一着村中、一着县中。

  其一用家中财物。其一用外处钱物。有一人不得家中钱物用。  亦不得外处钱物用。且道那一、合在州中。

  那一合在县中。那一合在村中。有僧便问、叁莫明轻重否。

  曰是。僧曰、如何是此人出身处。

  曰、知有却不知有、是此人出身处。僧曰、未审此人、从今日去也无。

  曰亦从今日去。僧曰、恁麽则属功也。曰是。僧曰、唤作什麽功。

  曰、唤作功就之功。僧曰、此人还知有州中人否。

  曰、知有、始解奉重矣。僧曰、恁麽则中人、全明过也。曰是。

  僧曰、如何是此人过处。曰、不知有、唤作闲人。

  是此人过处。不见先师道。今时学道人、须知有转身处、始得。

  隆曰、古人知有、便能如州人耶。

  亦须因奉重而至耶。彻曰、洞山曰、向时作麽生。奉时作麽生。

  功时作麽生。共功时作麽生。功功时作麽生。

  时有僧便问、如何是向。曰、饭时作麽生。又问、如何是奉。

  曰、背时作麽生。又问、如何是功。曰、放下头时作麽生。

  又问、如何是共功。曰不得色。又问、如何是功功。曰不共。

  此名功勋五位也。譬如初生鸠儿、毛羽可怜生。

  久久自能高飞远荡。隆亲受洞上旨诀。後谒广慧琏禅师。

  遂为广慧之嗣。皇佑二年、诏庐山僧怀琏至阙。

  演法於浚苑化成殿。上召隆问话、机锋迅捷。上悦、侍卫皆山呼。  隆即奏疏曰。臣本凡庸、混迹市里。

  夤缘佛法、依近天颜。出入禁廷、恩渥至厚。荐更岁、衰病相仍。

  未甘退於山林。坐贪蒙於雨露。因循至此、负在颜。  恭惟皇帝陛下。天纵圣神、生知妙道。

  染为词翰、如日昭回下饰万物、而臣蒙许赓和。似雾领略、见一班。

  人虽不言、臣岂无怍。伏见僧怀琏。比自林薮、召至京都。  议论得其渊源。词句持出流辈。禁林侍问、秘殿谈禅。

  臣所不如、举以自代。伏望圣慈。

  许臣於庐山一小刹、养待尽。不胜犬马恋轩之情。取进止疏奏不许。

  有旨於曹门外、护国寺北。建精舍以居、号华严禅院。

  隆既得谢事、喜见言色。闲居奇衲、名缁多过从。

  有乘侍者、来自大阳。乘後住福严。隆问在大阳得力句。

  对曰、明安尝问曰。有一人身红烂、卧在荆棘林中。

  火绕周。若亲近得此人、禅门大启若。

  亲近不得、佛法无灵验。时对曰、六根不具、七识不全者、亲近得此人。

  明安曰、令渠出来、我要相见。

  时又答曰、适来无左右、对和尚。安曰、相随来也、即礼拜退。隆曰、若果如此。

  冷如毛粟、细如冰雪。乘曰、禅师亲见石门。

  如何却嗣广慧。隆曰、我初见广慧。渠方欲剃发、使我擎橙子来。

  广慧曰、道者我有橙子诗、听取。诗曰、放下便平稳。  我时便肯伊。後因叙陈在石门、所悟公案。

  广慧曰、石门所示如百味珍羞。只是饱人不得。後来有一炷香。

  不欲两头叁绪、为伊烧却。乘曰、艺不辜人。有僧诵琏公诗。

  上问佛偈曰。有节非干竹、叁星偃月宫。  一人居日下、弗与众人同。隆曰、诸佛说心、为破心相。  琏作此偈、虚空钉橛也。乃曰、虚空钉橛、平地起骨堆。

  莫将闲学解、安着佛阶梯。又见达观颖禅师。

  戏作偈曰、解答诸方语、能五字诗。二般俱好艺、只是见钱迟。

  隆曰、佛法却成戏论。後生无识、递相效学、不可长也。

  但曰、二般虽杂道、也胜别施为。有僧曰、洞山宝公。  讥五祖戒禅师行藏、落人疑似。其至洞山、乃上堂说偈曰。

  嗟见世聱讹、言清行浊多。若无阎老子、谁人奈你何。

  隆曰、宝尘行不逊。卖师取名、不可取也。  曹溪曰、真实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来说他人短、自短先在。

  我宝暴其师之失、教谁捡点。凡沙门释子、寂默为要。华严论曰。  唯寂唯默、是心造如来之样。

  不着不恋、是路入法界之辙。宝卖洞山姜、锄双峰地。巳为道取笑也。

  隆为人宽厚、不矜伐。以真慈普敬行心。殁时年八十馀。

  盛暑安坐七日、手足柔和。全身建塔于寺之东。

  赞曰、隆夜卧寺阃之外。朝登秘殿之上。

  揖让人主、谈出世法。有补宗教。盖所谓有异能解、一世奇禅衲也。

  殁未五十年、丛林且不闻其名。况机缘语句乎。

  可为太息。予少时客华严。及见其檀越岑氏之子孙。

  家藏隆偈、并被遇之迹甚详。今追绎十、得其一二。

  着于此、以俟知者耳。

  禅林僧宝传卷第二十。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