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僧宝传 > 卷第十二

卷第十二

  荐福古禅师。

  禅师名承古、西州人、传失其氏。少为书生、博学有声。

  及壮、以乡选至礼部、议论不合。有司怒裂其冠。

  从山水中来、客潭州丫山。见敬玄禅师、断发从之游。  巳而又谒南岳雅禅师。雅洞山之子、知见甚高、容以入室。

  後游庐山、登欧峰。爱宏觉塔院闲寂、求居之。

  清规凛然、过者肃恭。时丛林号古塔主。

  初说法於芝山、嗣云门。景佑初、范文正公仲淹守饶。  四年十月、迎以住荐福示众曰、众生久流转者、为不明自巳。

  欲出苦源、但明取自巳。自巳者、有空劫时自巳。有今时日用自巳。

  空劫自巳是根带。今时日用自巳是枝叶。

  又曰、一夏将末、空劫巳前事、还得相应也未。

  若未得相应、争奈永劫轮回何有。什麽心情、学佛法、广求知解。

  风吹入生死海。若是知解、诸人过去生中、总曾学来。

  多知多解、说得慧辩过人。机锋迅疾、只是心不息。

  与空劫巳前事、不相应。因兹恶道轮回。动经尘劫、不复人身。

  如今生出头来、得人身。在袈裟之下、依前广求知解。

  不能息心、未免六趣轮回。何不歇心去、如痴如迷去。

  不语五七年去。巳後佛也不奈汝何。

  古德云、一句语之中、须得具叁玄。故知、此叁玄法门、是佛知见。

  诸佛以此法门。度脱法界众生、皆令成佛。  今人却言、叁玄是临济门风、误矣。汾州偈曰、叁玄叁要事难分。

  古注曰、此句总颂叁玄也。下叁句别列叁玄也。

  得意忘言道易亲。古注曰、此玄或作意中玄也。一句明明该万象。

  古注曰、此体中玄。重阳九日菊花新。古注曰、此句中玄也。

  僧问、叁玄叁要之名。愿为各各标出。

  古曰、叁玄者一体中玄。二句中玄、叁玄中玄。此叁玄门、是佛祖正见。

  学道人、但随入得一玄。巳具正见、入得诸佛阃域。

  僧问、依何圣教参、详悟得体中玄。

  古曰、如肇法师云、会万物为自巳者、其唯圣人乎。

  又曰、叁界唯心、万法唯识。又曰、诸法所生、唯心所现。一切世间因果。

  世界微尘、因心成体。六祖云、汝等诸人。自心是佛、更莫狐疑。

  外无一法而能建立。皆是自心、生万种法。

  又云、於一毫端现宝王刹。坐微尘转大法轮。

  如此等、方是正见。缺纤毫、即成邪见。便有剩法、不了唯心。

  僧又问、如何等语句。及时节因缘、是体中玄。

  古曰、佛以手指地曰、此处宜建梵刹。天帝释将一茎草、插其处曰。

  建梵刹竟、佛乃微笑水潦被马祖一踏踏倒。

  起曰万象森罗、百千妙义。只向一毫上、便识得根源。

  僧问赵州、如何是学人自巳。州对曰、山河大地。  此等所谓合头语、直明体中玄。正是泼恶水、自无出身之路。

  所以云门诫曰、大凡下语如当门剑。

  一句之下、须有出身之路。若不如是、死在句下。  又南院云、诸方只具啐啄同时眼。不具啐啄同时用。

  僧进曰、有何言句、明出身之路。古曰、如杏山问石室、曾到五台不。对曰曾到。

  曰见文殊不。对曰见。又问文殊、向汝道什麽。

  对曰、道和尚父母、抛在荒。僧问甘泉。

  维摩以手、掷叁千大千世界於他方。意旨如何。答曰、填沟塞壑。  僧曰、一句道尽时如何。答曰、百杂碎。云门问僧、甚处来。曰南岳来。  又问、让和尚为甚入洞庭湖。僧无对、云门代云。  谢和尚降尊就卑。此等语、虽赴来机。亦自有出身之路。  要且未得脱洁净。更须知有句中玄。

  僧曰、既悟体中玄。凡有言句、事理俱备、何须句中玄。

  古曰、体中玄临机须看、时节分宾主。

  又认法身法性、能卷舒万象、纵夺圣凡。被此解见所缠、不得脱。

  所以须明句中玄。若明得、谓之透脱一路、向上关捩。

  又谓之本分事、祗对更不答话。僧曰、何等语句是句中玄。

  古曰、如比丘问佛、说甚法。佛云、说定法又问、明日说甚法。

  佛云、不定法。曰今日为甚定、明日为甚不定。  佛曰、今日定、明日不定。僧问思和尚、如何是佛法大意。  答曰、庐陵米作麽价。又僧问赵州。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来、是否。

  答曰、镇州出大萝卜头。

  又问云门、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谈。答曰、饼。如何是向上关捩。曰东山西岭青。

  又问洞山、如何是佛。答曰麻叁斤。

  若於此等言句中、悟入一句、一切总通。所以体中玄见解、一时净尽。

  从此巳後、总无佛法知见。便能与人去钉楔、脱笼头。

  更不依倚一物。然但脱得知见见解。

  犹在於生死、不得自在。何以故、为未悟道故。

  於他分上、所有言句、谓之不答话。今世以此为极则、天下大行、祖风歇灭。

  为有言句在。若要不涉言句、须明玄中玄。

  僧曰、何等语句、时节因缘、是玄中玄。古曰、如外道问佛。

  不问有言、不问无言。世尊良久。外道曰、世尊大慈大悲。

  开我迷云令我得入。又僧问马大师。离四句、绝百非。

  请师直指西来意。答曰、我今日无心情、但问取智藏。僧问藏。  藏曰、我今日头痛、问取海兄。又问海。海曰、我到遮却不会。

  又临济问黄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叁问叁被打。

  此等因缘、方便门中、以为玄极。唯悟者方知。  若望上祖初宗、即未可也。僧曰、叁玄须得一时圆备、有何过。

  古曰、但得体中玄、未了句中玄。此人常有佛法知见。

  所出言语、一一要合叁乘。对答句中、须依时节。  具理事、分宾主、方谓之圆。不然、谓之偏枯。

  此人以不忘知见、故道眼未明。如眼中有金屑。  须更悟句中玄、乃可也。若但悟句中玄、即透得法身。然返为此知见奴使。

  并无实行、有憎爱人我。以心外有境、未明体中玄也。

  云门临济下儿孙、多如此。

  凡学道人、纵悟得一种玄门。又须明取玄中玄。方能不坐在脱路上。

  始得平稳、脚踏实地。僧曰、既云於祖佛言句、棒喝中学。  何故有尽善不尽善者。古曰、一切言句棒喝、以悟为则。

  但学者下劣不悟道。但得知见、是学成非悟也。

  所以认言句作无事。作点语、作纵语、作夺语。

  作照作用、作同时不同时语。此皆邪师过谬、非众生咎。

  学者本意、只欲悟道见性。为其师不达道、将知见教渠。  故曰我眼本正、因师故邪。僧曰、师论叁玄法门。

  名既有叁、法门亦有叁。而语句各各不同。

  如何又言、一句之中、须具叁玄叁要。古曰、空空法界、本自无为。

  随缘应现、无所不为。所以虚空世界、万象森罗。

  四时阴阳、否泰八节。草木荣枯、人天七趣。圣贤诸佛、五教叁乘。

  外道典籍、世出世间、皆从此出。故云、无不从此法界流。  究竟还归此法界。经云、一切诸佛。

  及诸佛阿耨多罗叁藐叁菩提法。皆从此经出。楞严曰、於一毫端现宝王刹。

  坐微尘转大法轮。

  维摩曰、或为日月天梵王世界主。或时作地水、或时作火风。李长者云。

  於法界海之智水、示作鱼龙。处涅盘之大宅、现阴阳而化物。

  真觉云、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

  叁祖云、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故曰、万法本无、揽真成立。

  真性无量、理不可分。故知、无边法界之理。  全体在、一法一尘之中。华严曰、法性在一切处。

  一切众生及国土、叁世悉在无有馀。亦无形相而可得。

  到此境者、一法一尘、一色一声。皆具周含容四义。

  理性无边、事相无边。参而不杂、混而不一。

  何疑一语之中不具叁玄叁要耶。僧又进曰、古人何故须要。  一语之中、具叁玄叁要。其意安在哉。

  古曰、盖缘叁世诸佛、所有言句教法。出自体中玄。叁世祖师、所有言句并教法。

  出自句中玄。十方叁世佛之与祖、所有心法。出自玄中玄。

  故祖道门中。没量大人、容易领解。

  且如亲见云门尊宿、具大声价。如德山密、洞山初、智门宽、巴陵鉴。

  只悟得言教。要且未悟道见性。何以知之。  如僧问巴陵、提婆宗。答曰银盛雪。问吹毛剑。  答曰珊瑚枝枝撑着月。问佛教祖意是同别。答曰、鸡寒上树、鸭寒下水。

  云我此叁转语、足报云门恩了也。更不为作忌斋。

  大众、云门道。此事若在言句。一大藏教、岂无言句。

  岂可以叁转语、便报师恩乎。古临终写偈、辞众曰。  天地本同根、鸟飞空无迹。雪伴老僧行、须弥撼金锡。  乙酉冬至四、灵光一点赤。珍重会中人、般若波罗蜜。  赞曰、古说法有叁失。

  其一判叁玄叁要、为玄沙所立叁句。其二罪巴陵叁语、不识活句。

  其叁分两种自巳、不知圣人立言之难。

  何谓叁玄叁要、为玄沙所立叁句耶。曰、所言一句中具叁玄。一玄中具叁要。

  有玄有要者、临济所立之宗也。在百丈黄、但名大机大用。

  在头雪峰、但名陷虎却物。

  譬如火聚、触之为烧、背之非火。古谓非是临济门风。则必有据、而言有据。  何不明书、以绝学者之疑。不然则是臆说。

  肆为臆说、则非天下之达道也。见立叁玄、则分以为体中。

  为句中、为玄中。至言叁要则独不分辩乎。  方讥呵学者、溺於知见、不能悟道。及释一句之中、具叁要。

  则反引金刚首楞严维摩等义。证成曰、性理无边、事相无边。

  参而不杂、混而不一。何疑一语之中、不具叁玄叁要。

  夫叙理叙事、岂非知见乎。且教乘既具此意。  则安用复立宗门。古以气盖人、则毁教乘为知见。

  自宗不通、则又引知见、以为证、此一失也。

  何谓罪巴陵叁语、不识活句耶。曰巴陵真得云门之旨。夫语中有语、名为死句。  语中无语、名为活句。使问提婆宗、答曰外道是。

  问吹毛剑、答曰利刃是。问祖教同异、答曰不同。

  则鉴作死语、堕言句中。今观所答叁语、谓之语则无理。  谓之非语、则皆赴来机活句也。古非毁之过矣、二失也。

  何谓分二种自巳。不知圣人立言之难耶。曰世尊偈曰。  陀那微细识、习气如瀑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

  以第八识、言其为真也耶。则虑迷无自性。

  言其非真也耶、则虑迷为断灭。故曰我常不开演、立言之难也。

  为阿难指示、即妄即真之旨。但曰二种错乱修习。

  一者用攀缘心为自性者。二者识精圆明、能生诸缘。  缘所遗者、然犹不欲间隔其辞。虑於一法中、生二解故。  古建两种自巳、疑误後学叁失也。

  禅林僧宝传卷第十二。

《僧宝传》 相关内容:

《僧宝传》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