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子部 > 道释 > 碧岩录 > 卷第三

卷第三

  ⊙碧岩录第二十一则

  垂示云:建法幢立宗旨,锦上铺花。脱笼头卸角驮,太平时节。或若辨得格外句,举一明三,其或未然,依旧伏听处分。

  举,僧问智门:“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僧云:“出水后如何?”门云:“荷叶。”

  智门若是应机接物,犹较些子,若是截断众流,千里万里。且道这莲花,出水与未出水,是一是二,若恁么见得,许尔有个人处。虽然如是,若道是一,颟顸佛性笼统真如。若道是二,心境未忘,落在解路上走,有什么歇期?且道古人意作么生?其实无许多事。所以投子道尔但莫着名言数句。若了诸事自然不著即无许多位次不同。尔摄一切法,一切法摄尔不得。本无得失梦幻,如许多名目,不可强与他安立名字。诳唬尔诸人得么,尔诸人问故所以有言,尔若不问,教我向尔道什么即得。一切事,皆是尔将得来,都不干我事。

  古人道:“欲识佛性义当观时节因缘。”不见云门举僧问灵云云:“佛未出世时如何?”云竖起拂子。僧云:“出世后如何?”云亦竖起拂子。云门云:“前头打著,后头打不著。”又云不说出与不出,何处有伊问时节也。古人一问一答,应时应节,无许多事,尔若寻言逐句,了无交涉;尔若能言中透得意,机中透得机,放令闲闲地,方见智门答话处。

  问“佛未出世时如何?”“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斑石内混饨未分时如何?”“父母未生时如何?”云门道:“从古至今,只是一段事,无是无非,无得无失,无生与未生。”古人到这里,放一线道有出有入。若是未了的人,扶篱摸壁,依草附木,或教他放下,又打入莽莽荡荡荒然处去。若是得的人,二六时中,不依倚一物。虽不依倚一物,“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云:“莲花。”便只拦问一答,不妨奇特。诸方皆谓之颠倒语,那里如此。

  不见岩头道:“常贵未开口已前,犹较些子。”古人露机处,已是漏逗了也。如今学者,不省古人意,只管去理论出水与未出水,有什么交涉?不见僧问智门:“如何是般著体?”门云:“蚌含明月。”僧云:“如何是般若用?”门云:“兔子怀胎。”看他如此对答,天下人讨他语脉不得。或有人问夹山道:“莲花未出水时如何?”只对他道:“露柱灯笼。”且道与莲花是同是别?“出水后如何?”对他道:“杖头挑日月,脚下太泥深。”尔且道是不是,且莫错认定盘星。雪窦忒杀慈悲,打破人情,所以颂出。

  莲花荷叶报君知,出水何如未出时?

  江北江南问王老,一狐疑了一狐疑。

  智门本是浙人,得得入川参香林,既彻,却回住隋州智门。雪窦是他的子,见得好穷玄极妙。直道“莲花荷叶报君知,出水何如未出时。”这里要人直下便会。山僧道:“未出水时如何?”露柱灯笼。“出水后如何?”杖头挑日月,脚下太泥深。。尔且莫惜认定盘星,如今人咬人言句者,有甚么限,尔且道出水时是什么节?未出水时是什么节?若向这里见得,许尔亲见智门。

  雪窦道,尔若不见,“江北江南问王老”。雪窦意道,尔只管去江北江南,问尊宿出水与未出水,江南添得两句,江北添得两句,一重,添一重,辗转生疑,且道何时得不疑去。如野狐多疑,冰凌上行,以听水声,若不鸣方可过河。参学人若“一狐疑了一狐疑”,几时得平隐去。

  ⊙碧岩录第二十二则  垂示云:大方无外,细若邻虚,擒纵非他,卷舒在我。必欲解粘去缚,直须削迹吞声。人人坐断要津,个个壁立千仞。且道是什么人境界,试举看。

  举雪峰示众云:“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长庆云:“今日堂中,大小有人丧身失命。”僧举似玄沙,玄沙云:“须是棱兄始得,虽然如此,我即不恁么。”僧云:“和尚作么生?”玄沙云:“用南山作什么?”云门以拄杖,掉向雪峰面前,作怕势。

  尔若平展一任平展,尔若打破一任打破。雪窦与岩头钦山同行,凡三到投子九上洞山,后参德山,方打破漆桶。一日率岩头访钦山,至鳖山店上阻雪。岩头每日只是打睡,雪峰一向坐禅,严头喝云:“口 童眠去,每日床上,恰似七村里土地相似,他时后日,魔魅人家男女去在。”峰自点胸云:“某甲这里未稳在,不敢自瞒。”头云:“我将谓尔已后,向孤峰顶上,盘结草庵,播扬大教,犹作这个语话。”峰云:“某甲实未稳在。”头云:“尔若实如此,据尔见处,一一道来,是处我与尔证明,不是处与尔铲却。”  峰遂举见盐官上堂举色空义,得个入处。头云:“此去三十年,切忌举著。”峰又举:“见洞山过水颂,得个入处。”头云:“若与么自救不了。”后到德山,问:“从上宗乘中事,学人还有分也无?”山打一棒:‘道什么?’我当时如桶底脱相似。”头遂喝云:“尔不闻道,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峰云:“他后如何即是?”头云:“他日若欲播扬大教,一一从自己胸襟流出将来,与我盖天盖地去。”峰于言下大悟,便礼拜,起来连声叫云:“今日始是鳖山成道,今日始是鳖山成道。”

  后回闽中住象骨山,自贻作颂云:“人生倏忽暂须臾,浮世那能得久居。出岭才登三十二,入闽早是四旬余。他非不用频频举,已过应须旋旋除。奉报满朝朱紫贵,阎王不怕佩金鱼。”凡上堂示众云:“一一盖天盖地,更不说玄说妙,亦不说心说性,突然独露,如大火聚,近之则燎却面门,似大阿剑,拟之则丧身失命,若也伫思停机,则没干涉。”  只如百丈问黄檗:“甚处去来?”檗云:“大雄山下采菌去来。”丈云:“还见大虫么?”檗便作虎声,丈便拈斧作斫势,檗遂打百丈一掴,丈吟吟而笑便归,升座谓众云:“大雄山有一大虫,汝等诸人,切须好看,老僧今日,亲遭一口。”赵州凡见僧便问曾到此间么?”云“曾到”或云“不曾到”,州总云“吃茶去”。院主云:“和尚寻常问僧,曾到与不曾到,总道‘吃茶去’,意旨如何?”州云:“院主!”主应诺。州云:“吃茶去。”紫胡门下立一牌,牌上书云:“紫胡有一狗,上取人头,中取人腰,下取人脚,拟议则丧身失命。”或新到才相看,师便喝云:“看狗。”僧才回首,师便归方丈。

  正如雪峰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汝等诸人切须好看。”正当恁么时,尔作么生败对,不蹑前踪,试请道看,到这里也须是会格外句始得。一切公案语言,举得将来,便知落处。看他恁么示众,且不与尔说行说解,还将情试测度得么,是他家儿孙,自然道得恰好。所以古人道:“承言须会宗,勿自立规矩。”言须有格外,句须要透关,若是语不离窠窟,堕在毒海中也。  雪峰恁么示众,可谓无味之谈,塞断人口。长庆、玄沙,皆是他家屋里人,方会他恁么说话。只如雪峰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诸人还知落处么?”到这里须是具通方眼始得。不见真净有颂云:“打鼓弄琵琶,相逢两会家。云门能唱和,长庆解随邪。古曲无音韵,南山鳖鼻蛇。何人知此意,端的是玄沙。”

  只如长庆恁么只对,且道意作么生?到这里如击石火,似闪电光,方可构得。若有纤毫去不尽,便构他底不得。可惜许,人多向长庆言下生情解,道堂中才有闻处,便是丧身失命;有者道:原无一星事,平白地上说这般话疑人,人问他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尔便疑著。若恁么会,且得没交涉,只去他言语上作活计。既不恁么会,又作么生会?后来有僧举似玄沙,玄沙云:“须是棱兄始得。虽然如是,我即不恁么。”僧云:“和尚又作么生?”沙云:“用南山作什么?”但看玄沙语中便有出身处,便云:“用南山作什么”,若不是玄沙,也大难酬对。

  只如他恁么道南山有一条鳖鼻蛇,且道在什么处?到这里须是向上人方会恁么说话。古人道:“钓鱼船上谢三郎,不爱南山鳖鼻蛇。”却到云门,以拄杖撺向雪峰面前作怕势。云门有弄蛇手脚,不犯锋芒,明头也打着,暗头也打着。他寻常为人,如舞太阿剑相似。有时飞向人眉毛眼睫上,有时飞向三千里外取人头。雪门撺拄杖作怕势,且不是弄精魂,他莫也是丧身失命么。作家宗师,终不去一言一句上作活计。雪窦只为爱云门契证得雪峰意,所以颂出。

  象骨岩高人不到,到者须是弄蛇手。

  棱师备师不奈何,丧身失命有多少。

  韶阳知,重拨草,南北东西无处讨。

  忽然突出拄杖头。抛对雪峰大张口,

  大张口兮同闪电,剔起眉毛还不见。  如今藏在乳峰前,来者一一看方便。

  (师高声喝云:“看脚下!”)

  “象骨岩高人不到,到者须是弄蛇手。”雪峰山下有象骨岩,雪峰机峰高峻,罕有人到他处。雪窦是他屋里人,毛羽相似,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也须是通方作者共相证明。只这鳖鼻蛇,也不妨难弄须是解弄始得,若不解弄反被蛇伤。五祖先师道:“此鳖鼻蛇,须是有不伤犯手脚底机,于他七寸上,一捏捏住,便与老僧把手共行。”长庆玄沙,有这般手脚,雪窦道,“棱师备师不奈何”,人多道长庆玄沙不奈何,所以雪窦独美云门,且得没交涉。殊不知三人中,机无得失,只是有亲疏。且问诸人,什么处是棱师备师不奈何处?  “丧身失命有多少?”此颂长庆道今日堂中,大有人丧身失命。到这里,须是有弄蛇手,仔细始得。雪窦出他云门,所以一时拨却,独存云门。一个道韶阳知,重拨草,盖为云门知他。雪峰道南山有一鳖鼻蛇落处,所以重拨草。雪窦颂到这里,更有妙处云,“南北东西无处讨”,尔道在什么处,“忽然突出拄杖头”,原来只在这里,尔不可便向拄杖头上作活计去也。云门以拄杖撺向雪峰面前作怕势,云门便以拄杖作鳖鼻蛇用;有时却云:“拄杖子化为龙,吞却乾坤了也,山河大地甚处得来?”只是一条拄杖子,有时作龙,有时作蛇,为什么如此?到这里方知,古人道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  颂道:“抛对雪峰大张口,大张口兮同闪电。”雪窦有余才,拈出云门毒蛇去。只这大张口兮同于闪电相似,尔若拟议,则丧身失命。“剔起眉毛还不见”,向什么处去也,雪窦颂了,须去活处为人,将雪峰蛇自拈自弄,不妨杀活临时。要见么,云“如今藏在乳峰前”。乳峰乃雪窦山名也。雪窦有颂云:“石总四顾沧冥窄,寥寥不许白云白。”长庆玄沙云门,虽弄得了不见,却云“如今藏在乳峰前,来者一一看方便。”雪窦犹涉廉纤在,不言便用,却高声喝云,看脚下。从上来有多人拈弄,且道还曾伤著人,不曾伤著人,师便打。

  ⊙碧岩录第二十三则

  垂示云:玉将火试,要判别玉石的好坏,用火焚烧三天三夜之后,看它的色泽就可知分晓金将石试,剑将毛试,水将杖试。至于衲僧门下,一言一句,一机一境,一出一入,一挨一拶,要见深浅,要见向背,且道将什么?试请举看。

  举,保福、长庆游山次,福以手指云:“只这里便是妙峰顶。”庆云:“是则是,可惜许。”雪窦著语云:“今日共这汉游山,图个什么?”复云:“百千年后不道无,只是少。”后举似镜清,清云:“若不是孙公,便见髑髅遍野。”  保福、长庆、镜清,总承嗣雪峰。他三人同得同证,同见同闻,同拈同用,一出一入,递相挨拶,盖为他是同条生的人,(同一个师门开悟)举著便知落处。(话一提起,便知对方的旨意在何处)在雪峰会里,居常问答,只是他三人,古人行住坐卧,以此道为念,所以举著便知落处。  一日游山次,保福以手指云:“只这里便是妙峰顶。”如今禅和子,恁么问著,便只口似匾檐。赖值问著长庆,尔道保福恁么道,图个什么?古人如此,要验他有眼无眼,是他家里人,自然知他落处。便对他道:“是即是,可惜许。”且道长庆恁么道,意旨如何?不可一向恁么去也,似则似,罕有等闲无一星事,赖是长庆识破他。

  雪窦著语云:“今日共这汉游山,图个什么?”且道落在什么处?复云:“百千年后不道无,只是少。”雪窦解点胸,正似黄檗道:“不道无禅,只是无师。”雪窦恁么道,也不妨险峻。若不是同声相应,争得如此孤危奇怪。此谓之著语,落在两边,虽落在两边,却不住两边。

  后举似镜清,清云:“若不是孙公,便见髑髅遍野。”孙公乃长庆俗姓也,不见僧问赵州:“如何是妙峰孤顶?”州云:“老僧不答尔这话。”僧云:“为什么不答这话?”州云:“我若答尔,恐落在平地上。”

  教中说妙峰孤顶,德云比丘,从来不下山。善财去参七日不逢,一口却在别峰相见。及乎见了,却与他说一念三世,一切诸佛,智慧光明,普见法门。德云既不下山,因什么却在别峰相见;若道他下山,教中道,德云比丘从来不曾下山,常在妙峰孤顶。到这里,德云与善财,的的在那里?自后李长者打葛藤,打得好,道妙峰孤顶,是一味平等法门,一一皆真,一一皆全,向无得无失,无是无非处独露,所以善财不见,到称性处,如眼不自见,耳不自闻,指不自触,如刀不自割,火不自烧,水不自洗。”

  到这里,教中大有老婆相为处,所以放一线道,于第二义门,立宾立主,立机境立问答。所以道:“诸佛不出世,亦无有涅槃。方便度众生,故现如斯事。”且道毕竟作么生免得镜清、雪窦恁么道去?当时不能拍拍相应,所以尽大地人髑髅遍野。镜清恁么证将来,那两个恁么用将来,雪窦后面颂出,更显焕颂了。  妙峰孤顶草离离,拈得分明付与谁。

  不是孙公辨端的,髑髅著地几人知?

  “妙峰孤顶草离离”,草里辊有什么了期?“拈得分明付与谁。”什么处是分明处?颂保福道“只这里便是妙峰顶”。“不是孙公辨端的”,孙公见什么道理,便云:“是则是可惜许?”只如“髑髅著地几人知”,汝等诸人还知么?瞎。

  ⊙碧岩录第二十四则  垂示云:高高峰顶立,超尘绝俗,就像巍巍地站在高山顶上一样。魔外莫能知。深深海底行,深入凡尘,游戏三昧入生死海,如同潜入深渊海底。佛眼觑不见。直饶眼似流星,机如掣电,未免灵龟曳尾。到这里合作么生,试举看。

  举,刘铁磨到沩山,山云:“老牛 孛牛,汝来也。”磨云:“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沩山放身卧,磨便出去。

  刘铁磨,尼也。如击石火,似闪电光,拟议则丧身失命。禅道若到紧要处,那里有许多事。他作家相见,如隔墙见角便知是牛,隔山见烟便知是火,拶着使动,捺着便转。沩山道:“老僧百年后,向山下檀越家,作一头水牯牛,左肋下书五字云:‘沩山僧某甲。’且正当恁么时,唤作沩山僧即是,唤作水牯牛即是。如今人问著,管取分疏不下。”

  刘铁磨久参,机锋峭峻,人号为刘铁磨,去沩山十里卓庵。一日去访沩山,山见来便云:“老牛 孛牛,汝来也。”磨云:“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沩山放身便卧,磨便出去。尔看他一如说话相似,且不是禅又不是道,唤作无事会得么。沩山去台山,自隔数千里,刘铁磨因什么却令沩山去斋?且道意旨如何?

  这老婆会他沩山说话,丝来线去,一放一收,互相酬唱,如两镜相照,无影像可观,机机相副,句句相投。如今人三搭不回头,这者婆一点也瞒他不得。这个却不是世谛情见,如明镜当台,明珠在掌,胡来胡现,汉来汉见,是他知有向上事,所以如此,如今只管做无事会。

  四祖演和尚道:“莫将有事为无事,往往事从无事生。”尔若参得透去,见他恁么如寻常人说话一般,多被言语隔碍,所以不会。唯是知音方会他底。只如乾峰示众云:“举一不得举二,放过一著落在第二。”云门出众云:“昨日有一僧,从天台来却往南岳去。”乾峰云:“典座今日不得普请。”看他两人,放则双放,收则双收。伪仰下谓之境致,风尘草动,悉究端倪。亦谓之隔身句,意通而语隔。到这里,须是左拨右转方是作家。

  曾骑铁马入重城,敕下传闻六国清。

  犹握金鞭问归客,夜深谁共御街行?

  雪窦颂,诸方以为极则。一百颂中,这一颂最具理路。就中极妙,贴体分明颂出,“曾骑铁马入重城”,颂刘铁磨恁么来。“敕下传闻六国清”,颂沩山恁么问。“犹握金鞭问归客”,颂磨云:“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夜深谁共御街行”,颂沩山放身便卧,磨便出去。

  雪窦有这般才调,急切处向急切处颂,缓缓处向缓缓处颂,风穴亦曾拈,同雪窦意。此颂诸方皆美之,高高峰顶立,魔外莫能知,深深海底行,佛眼觑不见。看他一个放身卧,一个便出去,若更周遮,一时求路不见。  雪窦颂意最好,是曾骑铁马入重城。若不是同得同证,焉能恁么。且道得个什么意?不见僧问风穴:“沩山道:‘老犊牛汝来也。’意旨如何?”穴云:“白云深处金龙跃。”僧云:“只如刘铁磨道:‘来日台山大会斋,和尚还去么?’意旨如何?”穴云:“碧波心里玉兔惊。”僧云:“沩山便作卧势,意旨如何?”穴云:“老倒疏慵无事日,闲眠高卧对青山。”此意亦与雪窦同也。

  ⊙碧岩录第二十五则

  垂示云:机不离位,堕在毒海,语不惊群,陷于流俗。忽若击石火里别缁素,闪电光中辨杀活,可以坐断十方,壁立千仞,还知有恁么时节么?试举看。

  举,莲花峰庵主,拈拄杖示众云:“古人到这里,为什么不肯住?”众无语。自代云:“为他途路不得力。”复云:“毕竟如何?”又自代云:“榔粟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

  诸人还裁辨得莲花峰庵主么?脚跟也未点地在,国初时在天台莲花峰卓庵。古人既得道之后,茅茨石室中,折脚挡儿内,煮野菜根吃过日,且不求名利,放旷随缘。垂一转语,且要报佛祖恩,传佛心印,才见僧来,便拈拄杖云:“古人到这里为什么不肯住?”前后二十余年,终无一人答得。只这一问,也有权有实,有照有用。若也知他圈缋,不消一捏,尔且道因什么二十年如此问?既是宗师所为,何故只守一橛?

  若向个里见得,自然不向情尘上走。凡二十年中,有多少人,与他平展下语呈见解,做尽伎俩,没有个道得,也不到他极则处。况此事虽不在言句中,非言句即不能辨。不见道,道本无言,因言显道。所以验人端的处,下口便知音。古人垂一百半句,亦无他,只要见尔知有不知有。他见人不会,所以自代云:“为他途路不得力。”看他道得,自然契理契机,几曾失却宗旨。

  古人云:“承言须会宗,勿自立规矩。”如今人只管撞将去便了,得则得,争奈颟顸笼统,若到作家面前,将三要语印空印泥印水验他,便见方木逗圆孔,无下落处。到这里讨一个同得同证,临时向什么处求?若是知有的人,开怀通个消息,有何不可?若不遇人,且卷而怀之。且问尔诸人,拄杖子是衲僧寻常用的,因什么却道途路不得力?古人到此不肯住,其实金屑虽贵落眼成翳。  石室善道和尚,当时遭沙汰,常以拄杖示众云:“过去诸佛也恁么,未来诸佛也恁么,现前诸佛也恁么。”雪峰一日僧堂前拈拄杖示众云:“这个只为中下根人。”时有僧出问云:“忽遇上上人来时如何?”峰拈拄杖便去。云门云:“我即不似雪峰打破狼藉。”僧问:“未审和尚如何?”云门便打。

  大凡参问也无许多事,为尔外见有山河大地,内见有见闻觉知,上见有诸佛可求,下见有众生可度,直须一时吐却,然后十二时中,行住坐卧,打成一片。虽在一毛头上,宽若大千沙界。虽居镬汤炉炭中,如在安乐国土。虽居七珍八宝中,如在茅茨蓬蒿下。这般事,若是通方作者,到古人实处,自然不费力。他见无人构得他的,复自征云:“毕竟如何?”又奈何不得,自云:“榔粟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这个意又作么生?且道指什么处为地头?不妨句中有眼,言外有意,自起自倒,自放自收。

  岂不见严阳尊者,路逢一僧,拈起拄杖云:“是什么?”僧云:“不识。”严云:“一条拄杖也不识。”严复以拄杖,地上扎一下云:“还识么?”僧云:“不识。”严云:“土窟子也不识。”严复以往杖担云:“会么?”僧云:“不会。”严云:“榔栗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

  古人到这里,为什么不肯住?雪窦有颂云:“谁当机,举不赚,亦还希,摧残峭峻,销铄玄微。重关曾巨辟,作者未同归。玉兔乍圆乍缺,金乌似飞不飞。卢老不如何处去,白云流水共依依。”因什么山僧道,脑后见腮莫与往来,才作计较,便是黑山鬼窟里作活计?若见得彻信得及,千人万人,自然罗笼不住,奈何不得,动著拶著,自然有杀有活。雪窦会他意道直入千峰万峰去,方始成颂。要知落处,看取雪窦颂云:

  眼里尘沙耳里土,千峰万峰不肯住。

  落花流水大茫茫,剔起眉毛何处去?  雪窦颂得甚好,有转身处,不守一隅,便道“眼里尘沙耳里土”,此一句颂莲花峰庵主。衲僧家到这里,上无攀仰下绝己躬,于一切时中,如痴似兀。不见南泉道:“学道之人,如痴钝者也难得。”禅月诗云:“常忆南泉好言语,如斯痴钝者还希。”法灯云:“谁人知此意,令我忆南泉。”南泉又道:“七百高僧,尽是会佛法的人,唯有卢行者不会佛法,只会道,所以得他衣钵。”且道佛法与道相去多少?雪窦拈云:“眼里著沙不得,耳里著水不得。或若有个汉,信得及把得住,不受人瞒,祖佛言教是什么热碗呜声,便请高挂钵囊,拗折拄杖,管取一员无事道人。”又云:“眼里著得须弥山,耳里著得大海水。有一般汉,受人商量,祖佛言教,如龙得水,似虎靠山,却须挑起钵囊,横担拄杖,亦是一员无事道人。”复云:“恁么也不得,不恁么也不得,然后没交涉。”三员无事道人中,要选一人为师,正是这般生铁铸就的汉,何故?或遇恶境界,或遇奇特境界,到他面前,悉皆如梦相似,不知有六根,亦不知有旦暮。

  直饶到这般田地,切忌守寒灰死火,打入黑漫漫处去,也须是有转身一路始得。不见古人道:“莫守寒岩异草青,坐却白云宗不妙。”所以莲花峰庵主道“为他途路不得力”,直须是千峰万峰去始得。且道唤什么作千峰万峰?雪窦只爱他道“榔栗横担不顾人,直入千峰万峰去”,所以颂出。且道向什么处去?还有知得去处者么?

  “落花流水太茫茫”,落花纷纷,流水茫茫,闪电之机,眼前是什么?“剔起眉毛何处去?”雪窦为什么也不知他去处?只如山僧道适来举拂子,且道即今在什么处?尔诸人若见得,与莲花峰庵主同参,其或未然,三条椽下,七尺单前,试去参详看。

  ⊙碧岩录第二十六则  举,僧问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

  临机具眼,不顾危亡,所以道,不入虎穴,争得虎子。百丈寻常如虎插翅相似,这僧也不避死生,敢捋虎须,便问:“如何是奇特事?”这僧也具眼,百丈便与他担荷云:“独坐大雄峰。”其僧便礼拜。衲僧家须是别未问已前意始得,这僧礼拜,与寻常不同,也须是具眼始得。莫教平生心胆向人倾,相识还如不相识,只这僧问如何是奇特事,百丈云独坐大雄峰,僧礼拜,丈便打,看他放去则一时俱是,收来则扫踪灭迹,且道他便礼拜意旨如何?若道是好,因甚百丈便打他作什么?若道是不好,他礼拜有什么不得处?到这里须是识休咎别缁素,立向千峰顶上始得。

  这僧便礼拜,似捋虎须相似,只争转身处,赖值百丈顶门有眼,肘后有符,照破四天下,深辨来风,所以便打,若是别人无奈他何。这僧以机投机,以意遣意,他所以礼拜。如南泉云:“文殊普贤,昨夜三更,起佛见法见,各与二十棒,贬向二铁围山去也。”时赵州出众云:“和尚棒教谁吃?”泉云:“王老师有什过?”州礼拜。宗师家等闲不见他受用处,才到当机拈弄处,自然活泼泼地。五祖先师常说“如马前相扑相似”,尔但常教见闻声色一时坐断,把得定作得主,始见他百丈。且道放过时作么生?看取雪窦颂出云:

  祖域交驰天马驹,化门舒卷不同途。

  电光石火存机变,堪笑人来捋虎须。

  雪窦见得透,方乃颂出。天马驹日行千里,横行竖走,奔骤如飞,方名天马驹。雪窦颂百丈于祖域之中,东走向西,西走向东,一来一往,七纵八横,殊无少碍,如天马驹相似,善能交驰,方见自由处,这个自是得他马祖大机大用。不见僧问马祖:“如何是佛法大意?”祖便打云:“我若不打尔,天下人笑我去在。”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祖云:“近前来向尔道。”僧近前,祖劈耳便掌云:“六耳不同谋。”看他恁么得大自在,于建化门中,或卷或舒,有时舒不在卷处,有时卷不在舒处,有时卷舒俱不在,所以道同途不同辙,此颂百丈有这般手脚。

  雪窦道:“电光石火存机变”,颂这僧如击石火似闪电光,只在些子机变处。岩头道:“却物为上,逐物为下,若论战也,个个立在转处。”雪窦道:“机轮曾未转,转必两头走。”若转不得,有什么用处。大丈夫汉,也须是识些子机变始得。如今人只管供他款,被他穿却鼻孔,有什么了期。这僧于电光石火中,能存机变,便礼拜。雪窦道“堪笑人来捋虎须”,百丈似一个大虫相似,堪笑这僧去捋虎须。

  ⊙碧岩录第二十七则

  垂示云:问一答十,举一明三。见兔放鹰,因风吹火,不惜眉毛则且置,只如入虎穴时如何?”试举看。

  举,僧问云门:“树雕叶落时如何?”云门云:“体露金风。”

  若向个里荐得,始见云门为人处,其或未然,依旧只是指尘为马,眼瞎耳聋,谁人到这境界。且道云门为复是答他话,为复是与他酬唱?若道答他话,错认定盘星;若道与他唱和,且得没交涉。既不恁么,毕竟作么生?尔若见得透,衲僧鼻孔,不消一捏,其或未然,依旧打入鬼窟里去。大凡扶竖宗乘,也须是全身担荷,不惜眉毛,向虎口横身,任他横拖倒拽,若不如此,争能力得人。

  这僧致个问端,也不妨险峻,若以寻常事看他,只似个管闲事的僧。若据衲僧门下,去命脉里觑时,不妨有妙处。且道树雕叶落是什么人境界?十八问中,此谓之辨主问,亦谓之借事问。云门不移易一丝毫,只向他道:“体露金风。”答得甚妙,亦不敢辜负他问头。盖为他问处有眼,答处亦端的。古人道:“欲得亲切,莫将问来问。”若是知音的,举著便知落处。尔若向云门语脉里讨,便错了也。只是云门句中,多爱惹人情解,若作情解会,未免丧我儿孙。云门爱恁么骑贼马趁贼。不见僧问:“如何是非思量处?”门云:“识情难测。”这僧问:“树雕叶落时如何?”门云:“体露金风。”句中不妨把断要津不通凡圣,须会他举一明三,举三明一。尔若去他三句中求,则脑后拔箭。他一句中须具三句,函盖乾坤句,随波逐浪句,截断众流句,自然恰好。云门三句中,且道用那句接人?试辨看。颂曰:

  问既有宗,答亦攸同。  三句可辨,-镞辽空。

  大野兮凉飙飒飒,长天兮疏雨蒙蒙。

  君不见少林久坐未归客,静依熊耳一丛丛。

  古人道:“承言须会宗,勿自立规矩。”古人言不虚设,所以道,大凡问个事,也须识些子好恶,若不识尊卑去就,不识净触,信口乱道,有什么利济?凡出言吐气,须是如钳如挟,有钩有锁,须是相续不断始得。  这僧问处有宗旨,云门答处亦然。云门寻常以三句接人,此是极则也。雪窦颂这公案,与颂大龙公案相类。“三句可辨”,一句中具三句,若辨得则透出三句外。“一链辽空”,链乃箭镞也,射得太远,须是急著眼看始得。若也见得分明,可以一句之下,开展大千沙界。

  到此颂了,雪窦有余才,所以展开颂出道:“大野兮凉飙飒飒,长天兮疏雨蒙蒙。”且道是心是境?是玄是妙?古人道:“法法不隐藏,古今常显露。”他问“树雕叶落时如何?”云门道:“体露金风。”雪窦意只作一境,如今眼前,风拂拂地,不是南风,便是西北风,直须便恁么会始得。尔若更作禅道会,便没交涉。“君不见少林久坐未归客”,达摩未归西天时,九年面壁,静悄悄地,且道是树雕叶落,且道是体露金风?若向这里,尽古今凡圣,乾坤大地,打成一片,方见云门雪窦的为人处。“静依熊耳一丛丛”,熊耳即西京嵩山少林也。前山也千丛万丛,后山也千丛万丛,诸人向什么处见,还见雪窦为人处么?也是灵龟曳尾。

  ⊙碧岩录第二十八则

  举,南泉参百丈涅槃和尚,丈问:“从上诸圣,还有不为人说的法么?”泉云:“有。”丈云:“作么生是不为人说的法?”泉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丈云:“说了也。”泉云:“某甲只恁么,和尚作么生?”丈云:“我又不是大善知识,争知有说不说。”泉云:“某甲不会。”丈云:“我太杀为尔说了也。”

  到这里,也不消即心不即心,不消非心不非心,直下从顶至足,眉毛一茎也无,犹较些子。即心非心,寿禅师谓之表诠遮诠。此是涅槃和尚法正禅师也,昔时在百丈作西堂,开田说大义者,是时南泉已见马祖了,只是往诸方抉择,百丈致此一问,也大难酬,云:“从上诸圣,还有不为人说的法么?”若是山僧,掩耳而出。看这老汉一场忄 么忄 罗,若是作家,见他恁么问便识破得他。  南泉只据他所见,便道“有”,也是孟八郎。百丈便将错就错,随后道“作么生是不为人说法”,泉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这汉贪观天上月,失却掌中珠。丈云:“说了也。”可惜许,与他注破,当时但劈脊便棒,教他知痛痒。虽然如是,尔且道什么处是说处?据南泉见处,“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不曾说著,且问尔诸人,因什么却道“说了也”,他语下又无踪迹;若道他不说,百丈为什么却恁么道?  南泉是变通底人,便随后一拶云:“某甲只恁么,和尚又作么生?”若是别人,未免分疏不下。争奈百丈是作家,答处不妨奇特,便道:“我又不是大善知识,争知有说不说。”南泉便道个“不会”,是渠果会来道不会,莫是真个不会?百丈云:“我太杀为尔说了也。”且道什么处是说处?若是弄泥团汉时,两个 ;若是二俱作家时,如明镜当台。其实前头二俱作家,后头二俱放过。若是具眼汉,分明验取。且道作么生验他,看雪窦颂出云:

  祖佛从来不为人,衲僧今古竞头走。

  明镜当台列像殊,一一面南看北斗。

  斗柄垂,无处讨,拈得鼻孔失却口。

  释迦老子出世,四十九年,未曾说一字,始从光耀土,终至跋提河,于是二中间,未尝说一字。恁么道,且道是说是不说?如今满龙宫盈海藏,且作么生是不说。岂不见修山主道:“诸佛不出世,四十九年说。达摩不西来,少林有妙诀。”又道诸佛不曾出世,亦无一法与人,但能观众生心,随机应病,与药施方,遂有三乘十二分教。其实祖佛,自古至今,不曾为人说。只这不为人,正好参详。  山僧常说,若是添一句,甜蜜蜜地,好好观来,正是毒药。若是劈脊便棒,蓦口便掴,推将出去,方始亲切为人。

  “衲僧今古竞头走。”到处是也问,不是也问,问佛问祖,问向上问向下。虽然如此,若未到这田地,也少不得,如“明镜当台列象殊。”只消一句,可辨明白,古人道:“万象及森罗,一法之所印。”又道:“森罗及万象,总在个中圆。”神秀大师云:“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大满云:“他只在门外。”雪窦恁么道,且道在门内在门外?

  尔等诸人,各有一面古镜,森罗万象,长短方圆,一一于中显现,尔若去长短处会,卒摸索不著,所以雪窦道:“明镜当台列象殊”,却须是“一一面南看北斗。”既是面南,为什么却看北斗?若恁么会得,方见百丈南泉相见处。此两句颂百丈挨拶处。丈云我又不是大善知识,争知有说不说。雪窦到此颂得,落在死水里,恐人错会,却自提起云,即今目前斗柄垂,尔更去什么处讨?尔才“拈得鼻孔失却口”,拈得口失却鼻孔了也。

  ⊙碧岩录第二十九则  垂示云:鱼行水浊,鸟飞毛落,明辨主宾,洞分缁素,直似当台明镜,掌内明珠,汉现胡来,声彰色显,且道为什么如此?试举看。

  举,僧问大隋:“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个坏不坏?”隋云:“坏。”僧云:“恁么则随他去也。”隋云:“随他去。”

  大隋真如和尚承嗣大安禅师,乃东川盐亭县人。参见六十余员善知识。昔时在沩山会里作火头,一日沩山问云:“子在此数年,亦不解致个问来看如何。”隋云:“令某甲问个什么即得?”沩山云:“子便不会问如何是佛?”隋以手掩沩山口。山云:“汝已后觅个扫地人也无。后归川,先于棚口山路次,煎茶接待往来,凡三年。后方出世,开山在大隋。

  有僧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个坏不坏?”这僧只据教意来问,教中云:“成住坏空,三灾劫起,坏至三禅天。”这僧原来不知话头落处。且道“这个”是什么?人多作情解道,“这个”是众生本性。”隋云:“坏。”僧云:“恁么则随他去也。”隋云:“随他去。”只这个,多少人情解,摸索不著。若道随他去,在什么处?若道不随他去,又作么生?不见道欲得亲切,莫将问来问。

  后有僧问修山主:“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个坏不坏?”山主云:“不坏。”僧云:“为什么不坏?”主云:“为同于大千。”坏也碍塞杀人,不坏也碍塞杀人。其僧既不会大隋说话,是他也不妨以此事为念,却持此问,直往舒州投子山,投子问:“近离甚处?”僧云:“西蜀大隋。”投云:“大隋有何言句?”僧遂举前话,投子焚香礼拜云:“西蜀有古佛出世,汝且速回。”其僧复回至大隋,隋已迁化,这僧一场忄 么忄 罗。后有唐僧景遵题大隋云:“了然无别法,谁道印南能。一句随他语,千山走衲僧。蛩寒鸣砌叶,鬼夜礼龛灯。吟罢孤窗外,徘徊恨不胜。”所以雪窦后面引此两句颂出,如今也不得作坏会,也不得作不坏会,毕竟作么生会?急著眼看。

  劫火光中立问端,衲僧犹滞两重关。

  可怜一句随他语,万里区区独往还。

  雪窦当机颂出,句里有出身处。“劫火光中立问端,衲僧犹滞两重关”,这僧问处,先怀坏与不坏,是两重关。若是得的人,道坏也有出身处,道不坏也有出身处。“可怜一句随他语,万里区区独往还。”颂这僧持此问投子,又复回大隋,可谓万里区区也。  ⊙碧岩录第三十则  举,僧问赵州:“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是否?”州云:“镇州出大萝卜头。”  这僧也是个久参的,问中不妨有眼,争奈赵州是作家,便答他道:“镇州出大萝卜头”,可谓无味之谈,塞断人口。这老汉大似个白拈贼相似,尔才开口,便换却尔眼睛。若是豁达英灵的汉,直下向击石火里闪电火中,才闻举著,剔起便行。苟或伫思停机,不免丧身失命。  江西澄散圣判,谓之东问西答,唤作不答话,不上他圈缋,若恁么会争得;远录公云,此是傍瞥语,收在九带中。若恁么会,梦也未梦见在,更带累赵州去。有者道镇州从来出大萝卜头,天下人皆知,赵州从来参见南泉,天下人皆知,这僧却更问道,承闻和尚亲见南泉是否,所以州向他道“镇州出大萝卜头”,且得没交涉。

  都不恁么会,毕竟作么生会?他家自有通霄路。不见僧问九峰:“承闻和尚亲见延寿来,是否?”峰云:“山前麦熟也未?”正对得赵州答此僧话,浑似两个无孔铁锤。赵州老汉,是个无事的人,尔轻轻问著,便换却尔眼睛。若是知有的人,细嚼来咽;若是不知有的人,一似囫囵吞个枣。

  镇州出大萝卜,天下衲僧取则。

  只知自古自今,争辨鹄白乌黑。

  贼贼,衲僧鼻孔曾拈得。

  “镇州出大萝卜”,尔若取他为极则,早是错了也。古人把手上高山,未免傍观者哂。人皆知道这个是极则语,却毕竟不知极则处,所以雪窦道:“天下衲僧取则。”

  “只知自古自今,争辨鹊白乌黑。”虽知今人也恁么答,古人也恁么答,何曾分得缁素来。雪窦道,也须是去他石火电光中,辨其鹊白乌黑始得。

  公案到此颂了也,雪窦自出意,向活泼泼处,更向尔道:“贼贼,衲僧鼻孔曾拈得。”三世诸佛也是贼,历代祖师也是贼,善能作贼换人眼睛,不犯手脚,独许赵州。且道什么处是赵州善做贼处?镇州出大萝卜头!

《碧岩录》 相关内容:

《碧岩录》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