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北齊書 > 北齊書卷三十五 列傳第二十七

北齊書卷三十五 列傳第二十七

  〔一〕裴讓之弟諏之 讞之 皇甫和 李構 張宴之 陸卬   王松年 劉禕

  裴讓之,字士禮。年十六喪父,殆不勝哀,其母辛氏泣撫之曰:「棄我滅性,得為孝子乎?」由是自勉。辛氏,高明婦則,又閑禮度。夫喪,諸子多幼弱,廣延師友,或親自教授。內外親屬有吉凶禮制,多取則焉。

  讓之少好學,有文俊辯,早得聲譽。魏天平中舉秀才,對策高第。累遷屯田主客郎中,省中語曰:「能賦詩,裴讓之。」為太原公開府記室。與楊愔友善,相遇則清談竟日。愔每云:「此人風流警拔,裴文季為不亡矣。」梁使至,帝令讓之攝主客郎。

  第二弟諏之奔關右,兄弟五人皆拘繫。神武問曰:「諏之何在?」答曰:「昔吳、蜀二國,諸葛兄弟各得遂心,況讓之老母在,君臣分定,失忠與孝,愚夫不為。伏願明公以誠信待物,若以不信處物,物亦安能自信?以此定霸,猶卻行而求道耳。」神武善其言,兄弟俱釋。歷文襄大將軍主簿,兼中書舍人,後兼散騎常侍聘梁。文襄嘗入朝,讓之導引,容儀蘊藉,文襄目之曰:「士禮佳舍人。」遷長兼中書侍郎,領舍人。

  齊受禪,靜帝遜居別宮,與諸臣別,讓之流涕歔欷。以參掌儀注,封寧都縣男。帝欲以為黃門郎,或言其體重,不堪趨侍,乃除清河太守。至郡未幾,楊愔謂讓之諸弟曰:「我與賢兄交款,企聞善政。適有人從清河來,云姦吏斂跡,盜賊清靖。期月之期,翻然更速。」清河有二豪吏田轉貴、孫舍興久吏姦猾,多有侵削,因事遂脅人取財。計贓依律不至死。讓之以其亂法,殺之。時清河王岳為司州牧,遣部從事案之。侍中高德政舊與讓之不協,案奏言:「當陛下受禪之時,讓之眷戀魏朝,嗚咽流涕,比為內官,情非所願。」既而楊愔請救之,云:「罪不合死。」文宣大怒,謂愔曰:「欲得與裴讓之同冢耶!」於是無敢言者。事奏,竟賜死於家。讓之次弟諏之。

  諏之,字士正,少好儒學,釋褐太學博士。嘗從常景借書百卷,十許日便返。景疑其不能讀,每卷策問,應答無遺。景歎曰:「應奉五行俱下,禰衡一覽便記,今復見之於裴生矣。」楊愔闔門改葬,託諏之頓作十餘墓誌,〔二〕文皆可觀。讓之、諏之及皇甫和弟亮並知名於洛下,時人語曰:「諏勝於讓,和不如亮。」司空高乾致書曰:「相屈為戶曹參軍。」諏之復書不受署。沛王開大司馬府,辟為記室。遷鄴後,諏之留在河南,西魏領軍獨孤信入據金墉,以諏之為開府屬,號曰「洛陽遺彥。」信敗,諏之居南山,洛州刺史王元軌召為中從事。西師忽至,尋退,遂隨西師入關。周文帝以為大行臺倉曹郎中,卒。贈徐州刺史。

  讞之,字士平,七歲便勤學,早知名。累遷司徒主簿。楊愔每稱歎云:「河東士族,京官不少,唯此家兄弟,全無鄉音。」讞之雖年少,不妄交遊,唯與隴西辛術、趙郡李繪、頓丘李構、清河崔瞻為忘年之友。昭帝梓宮將還鄴,轉儀曹郎,尤悉歷代故事、儀注,喪禮皆能裁正。為永昌太守,客旅過郡,出私財供給,人間所無,預代下出,為吏人所懷。〔三〕齊亡仕周,卒伊川太守。

  皇甫和,字長諧,安定朝那人,其先因官寓居漢中。祖澄,南齊秦、梁二州刺史。父徽,字子玄,梁安定、略陽二郡守。魏正始二年,隨其妻父夏侯道遷入魏,道遷別上勳書,欲以徽為元謀。徽曰:「創謀之始,本不關預,雖貪榮賞,內愧於心。」遂拒而不許。梁州刺史羊靈祐重其敦實,表為征虜府司馬,卒。和十一而孤,母夏侯氏,才明有禮則,親授以經書。及長,深沉有雅量,尤明禮儀,宗親吉凶,多相諮訪。卒於濟陰太守。

  李構,字祖基,黎陽人。祖平,魏尚書僕射。構少以方正見稱,釋褐開府參軍,累遷譙州刺史,卒。

  構從父弟庶,魏大司農諧子。方雅好學,風流規檢,甚有家風。稍遷臨漳令。魏書出,庶與盧斐、王松年等訟其不平,並繫獄。魏收書王慧龍自云太原人,又言王瓊不善事;盧同附盧玄傳;李平為陳留人,云其家貧賤。故斐等致訟,語楊愔云:「魏收合誅。」愔黨助魏收,遂白顯祖罪斐等,並髡頭鞭二百。庶死於臨漳獄中,庶兄岳痛之,終身不歷臨漳縣門。

  張宴之,字熙德。幼孤有至性,為母鄭氏教誨,動依禮典。從尒朱榮平元顥,賜爵武成子,累遷尚書二千石郎中。高岳征潁川,復以為都督中兵參軍兼記室。宴之文士,兼有武幹,每與岳帷帳之謀,又常以短兵接刃,親獲首級,深為岳所嗟賞。天保初,文宣為高陽王納宴之女為妃,令赴晉陽成禮。宴之後園陪讌,坐客皆賦詩。宴之詩云:「天下有道,主明臣直,雖休勿休,永貽世則。」文宣笑曰:「得卿箴諷,深以慰懷。」後行北徐州事,尋即真,為吏人所愛。御史崔子武督察州郡,至北徐州,無所案劾,唯得百姓所制清德頌數篇。乃歎曰:「本求罪狀,遂聞頌聲。」遷兗州刺史,未拜,卒。贈齊州刺史。

  陸卬,字雲駒。少機悟,美風神,好學不倦,博覽群書,五經多通大義。善屬文,甚為河間邢卲所賞。卲又與卬父子彰交遊,嘗謂子彰曰:「吾以卿老蚌遂出明珠,意欲為群拜紀可乎?」由是名譽日高,儒雅搢紳,尤所推許。起家員外散騎侍郎,歷文襄大將軍主簿,中書舍人,兼中書侍郎,〔四〕以本職兼太子洗馬。自梁、魏通和,歲有交聘,卬每兼官燕接,在帝席賦詩,卬必先成,〔五〕雖未能盡工,以敏速見美。

  除中書侍郎,修國史。以父憂去職,居喪盡禮,哀毀骨立。詔以本官起。文襄時鎮鄴,嘉其至行,親詣門以慰勉之。卬母魏上庸公主,初封藍田,高明婦人也,甚有志操。卬昆季六人,並主所生。故邢卲常謂人云:「藍田生玉,固不虛矣。」主教訓諸子,皆稟義方,雖創巨痛深,出於天性,然動依禮度,亦母氏之訓焉。卬兄弟相率廬於墓側,負土成墳,朝廷深所嗟尚,發詔褒揚,改其所居里為孝終里。服竟當襲,不忍嗣侯。

  天保初,常山王薦卬器幹,文宣面授給事黃門侍郎,遷吏部郎中。上洛王思宗為清都尹,辟為邑中正,食貝丘縣幹。遭母喪,哀慕毀悴,殆不勝喪,至沉篤,頓昧伏枕。又感風疾。第五弟搏遇疾臨終,謂其兄弟曰:「大兄尫病如此,性至慈愛,搏之死日,必不得使大兄知之,哭泣聲必不可聞徹,致有感慟。」家人至於祖載,方始告之。卬聞而悲痛,一慟便絕,年四十八。卬自在朝,篤慎固密,不說人短,不伐己長,言論清遠,有人倫鑒裁,朝野甚悲惜之。贈衛將軍、青州刺史,諡曰文。所著文章十四卷,行於世。齊之郊廟諸歌,多卬所制。子乂嗣,襲爵始平侯。

  王松年,少知名。文襄臨并州,辟為主簿,累遷通直散騎常侍,副李緯使梁。還,歷位尚書郎中。魏收撰魏書成,松年有謗言,文宣怒,禁止之,仍加杖罰。歲餘得免,除臨漳令,遷司馬、別駕、本州大中正。孝昭擢拜給事黃門侍郎。帝每賜坐,與論政事,甚善之。孝昭崩,松年馳驛至鄴都宣遺詔,發言涕泗,迄於宣罷,容色無改,辭吐諧韻。宣訖,號慟自絕於地,百官莫不感慟。還晉陽,兼侍中,護梓宮還鄴。諸舊臣避形跡,無敢盡哀,唯松年哭甚流涕,朝士咸恐。武成雖忿松年戀舊情切,亦雅重之。以本官加散騎常侍,食高邑縣幹,〔六〕參定律令,前後大事多委焉。兼御史中丞。發晉陽之鄴,在道遇疾卒。贈吏部尚書、并州刺史,諡曰平。第三子卲,最知名。

  劉禕,字彥英,彭城人。父世明,魏兗州刺史。禕性弘裕,有威重,容止可觀,雖昵友密交,朝夕遊處,莫不加敬。好學,善三禮,吉凶儀制,尤所留心。魏孝昌中,釋巾太學博士。累遷雎州刺史,邊人服其威信,甚得疆埸之和。世宗輔政,降書褒獎,云:「以卿家世忠純,奕代冠冕。賢弟賢子,並與吾共事,懷抱相託,亦自依然。宜勗心力,以副所委,莫慮不富貴。」秩滿,逕歸鄉里侍父疾,竟不入朝。父喪,沉頓累年,非杖不起。世宗致辟,禕稱疾不動。五子,璿、玘、璞、瑗、瓚,並有志節,為世所稱。〔七〕

  校勘記

  〔一〕 北齊書卷三十五 按此卷原缺,宋本、三朝本及南本卷末有宋人校語云:「此卷與北史同。」按李構傳敘籍貫歷官與北史卷四三本傳不同,且稱齊帝廟號;劉禕北史無傳。此二傳當是據高氏小史之類的史鈔補。其他各傳出於北史,字句也偶有異同。

  〔二〕 楊愔闔門改葬託諏之頓作十餘墓誌 三朝本、百衲本無「改」字,「託」作「訖」。按誌石置於墓穴,豈有葬訖而作誌之理。今從南北等本。

  〔三〕 人間所無預代下出為吏人所懷 諸本及北史卷三八「人間所無,預代下出」作「民間無所預,代去(北史作下)日」。三朝本如上摘句,冊府卷六八八作「人間所無,預代下民所出」。按這裏美化封建官吏,敘事虛偽,已不待論。三朝本和冊府說他暫時代墊,則以後仍要徵收,若如他本及北史,說成「民間無所預」,去事實更遠。今從三朝本。

  〔四〕 中書舍人兼中書侍郎 諸本「侍郎」作「郎中」,北史卷二八陸卬傳作「侍郎」。按中書省無郎中。御覽卷六00引三國典略稱「高澄嗣渤海王,聞謝挺、徐陵來聘,遣中書侍郎陸昂於滑臺迎勞」,時間亦相當。知北史是,今據改。下云「除中書侍郎」,乃是正除,非重複。

  〔五〕 在帝席賦詩卬必先成 北史卷二八、冊府卷八五0無「帝」字。御覽卷六00引三國典略亦無。按上文說的是陸卬接待梁使,所云賦詩即在此種宴會上,「帝」字疑衍。

  〔六〕 食高邑縣幹 諸本「幹」作「侯」。按「食幹」是北齊制度,屢見本書和北史,隋書卷二七百官志中也有紀載。「侯」應稱「封」,從無食某縣侯的紀載。今據北史卷三五王松年傳改。

  〔七〕 五子璿玘璞瑗瓚並有志節為世所稱 御覽卷三七九引北齊書云:「劉禕五子,並有志行,為世所稱。璿字祖玉,聰敏機悟,美姿儀,為其舅北海王昕所愛。顧座曰:『可謂珠玉在傍,覺我質穢』。」按冊府卷八八三也有這一段,只是誤以為劉禕,作「劉禕聰敏機悟」云云,下全同御覽。此段文字為北齊書劉禕傳佚文無疑。原文當詳劉璿始末,五子也必不止敘璿一人。
《北齊書》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