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史部 > 正史 > 北齊書 > 北齊書卷十九 列傳第十一

北齊書卷十九 列傳第十一

  賀拔允 蔡雋 韓賢 尉長命 王懷 劉貴 任延敬 莫多婁貸文 高市貴 厙狄迴洛 厙狄盛 薛孤延 張保洛 侯莫陳相

  賀拔允,字可泥,〔一〕神武尖山人也。祖爾頭,父度拔,俱見魏史。允便弓馬,頗有膽略,與弟岳殺賊帥衛可肱,仍奔魏。廣陽王元深上允為積射將軍,持節防滏口。深敗,歸尒朱榮。允父子兄弟並以武藝知名,榮素聞之。見允,待之甚厚。建義初,除征東將軍、光祿大夫,封壽陽縣侯,邑七百戶。永安中,除征北將軍、蔚州刺史,進爵為公。魏長廣王立,改封燕郡公,兼侍中。使茹茹,還至晉陽,值高祖將出山東,允素知高祖非常人,早自結託。高祖以其北士之望,尤親禮之。遂與允出信都,參定大策。魏中興初,轉司徒,領尚書令。高祖入洛,進爵為王,轉太尉,加侍中。

  魏武帝之猜忌高祖也,以允弟岳深相委託,潛使來往。當時咸慮允為變。及岳死,武帝又委岳弟勝心腹之寄。〔二〕高祖重其舊,久全護之。天平元年乃賜死,時年四十八,高祖親臨哭。贈定州刺史、五州軍事。

  允有三子,長子世文,次世樂,次難陀。興和末,高祖並召與諸子同學。武定中,敕居定州,賜其田宅。

  蔡雋,字景彥,廣寧石門人也。父普,北方擾亂,奔走五原,守戰有功。拜寧朔將軍,封安上縣男,邑二百戶。尋卒,贈輔國將軍、燕州刺史。

  雋豪爽有膽氣,高祖微時,深相親附。與遼西段長、太原龐蒼鷹俱有先知之鑒。長為魏懷朔鎮將,嘗見高祖,甚異之,謂高祖云:「君有康世之才,終不徒然也,請以子孫為託。」興和中,啟贈司空公。子寧,相府從事中郎,天保初,兼南中郎將。蒼鷹交遊豪俠,厚待賓旅,居於州城。高祖客其舍,初居處於蝸牛廬中,蒼鷹母數見廬上赤氣屬天。蒼鷹亦知高祖有霸王之量,每私加敬,割其宅半以奉高祖,由此遂蒙親識。高祖之牧晉州,引為兼治中從事史,行義寧郡事。及義旗建,蒼鷹乃棄家間行歸高祖,高祖以為兼行臺倉部郎中。卒於安州刺史。

  雋初為杜洛周所虜,時高祖亦在洛周軍中,高祖謀誅洛周,雋預其計。事泄,走奔葛榮,仍背葛榮歸尒朱榮。榮入洛,為平遠將軍、帳內別將。從破葛榮,除諫議大夫。又從平元顥,〔三〕封烏洛縣男。隨高祖舉義,為都督。高祖平鄴,及破四胡於韓陵,雋並有戰功。太昌中,出為濟州刺史,為治嚴暴,又多受納,然亦明解有部分,吏民畏服之。性好賓客,頗稱施與。後胡遷等據兗州作逆,雋與齊州刺史尉景討平之。

  魏武帝貳於高祖,以濟州要重,欲令腹心據之。陰詔御史構雋罪狀,欲以汝陽王代雋,由是轉行兗州事。高祖以雋非罪,啟復其任。武帝不許,除賈顯智為刺史,率眾赴州。雋防守嚴備,顯智憚之,至東郡,不敢前。

  天平中,為都督,隨領軍婁昭攻樊子鵠於兗州,又與行臺元子思討元慶和,俱平之。侯深反,復以雋為大都督,率眾討之,深敗走。又轉揚州刺史。天平三年秋,卒於州,時年四十二。贈持節、侍中、都督、冀州刺史、尚書令、司空公,諡曰威武。齊受禪,詔祭告其墓。皇建初,配享高祖廟庭。

  韓賢,字普賢,廣寧石門人也。壯健有武用。初隨葛榮作逆,榮破,隨例至并州,尒朱榮擢充左右。榮妻子北走,世隆等立魏長廣王曄為主,除賢鎮遠將軍、屯騎校尉。先是,世隆等攻建州及石城,賢並有戰功。尒朱度律用為帳內都督,封汾陽縣伯,邑四百戶。

  普泰初,除前將軍、廣州刺史。屬高祖起義,度律以賢素為高祖所知,恐其有變,遣使徵之。賢不願應召,乃密遣群蠻,多舉烽火,有如寇難將至。使者遂為啟,得停。賢仍潛遣使人通誠於高祖。高祖入洛,尒朱官爵例皆削除,以賢遠送誠款,令其復舊。太昌初,累遷中軍將軍、光祿大夫,出為建州刺史。武帝西入,轉行荊州事。

  天平初,為洛州刺史。民韓木蘭等率土民作逆,賢擊破之,親自按檢,欲收甲仗。有一賊窘迫,藏於死屍之間,見賢將至,忽起斫之,斷其脛而卒。賢雖武將,性和直,不甚貪暴,所歷雖無善政,不為吏民所苦。昔漢明帝時,西域以白馬負佛經送洛,因立白馬寺,其經函傳在此寺,形制淳朴,世以為古物,歷代藏寶。賢無故斫破之,未幾而死,論者或謂賢因此致禍。贈侍中、持節、定營安平四州軍事、大將軍、尚書令、司空公、定州刺史。子裔嗣。

  尉長命,太安狄那人也。父顯,魏鎮遠將軍、代郡太守。長命性和厚,有器識。扶陽之亂,〔四〕寄居太原。及高祖將建大義,長命參計策,從高祖破四胡於韓陵,拜安南將軍。樊子鵠據兗州反,除東南道大都督,與諸軍討平之。轉鎮范陽城,就拜幽州刺史,督安、平二州事。州居北垂,土荒民散,長命雖多聚斂,然以恩撫民,少得安集。尋以疾去職。未幾,復徵拜車騎大將軍、都督西燕幽滄瀛四州諸軍事、幽州刺史。卒於州。贈以本官,加司空,諡曰武壯。

  子興敬,便弓馬,有武藝,高祖引為帳內都督。出為常山公府參軍事,賜爵集中縣伯。晉州民李小興群聚為賊,興敬隨司空韓軌討平之,進爵為侯。高祖攻周文帝於邙山,興敬因戰為流矢所中,卒。贈涇、岐、豳三州軍事,爵為公,諡曰閔莊。高祖哀惜之,親臨弔,賜其妻子祿如興敬存焉。子士林嗣。

  王懷,字懷周,不知何許人也。少好弓馬,頗有氣尚,值北邊喪亂,早從戎旅。韓樓反於幽州,懷知其無成,陰結所親,以中興初叛樓歸魏,拜征虜將軍、第一領民酋長、武周縣侯。〔五〕

  高祖東出,懷率其部人三千餘家,隨高祖於冀州。義旗建,高祖以為大都督,從討尒朱兆於廣阿,破之,除安北將軍,蔚州刺史。又隨高祖攻鄴,克之,從破四胡於韓陵,進爵為侯。仍從入洛,拜車騎將軍,改封盧鄉縣侯。

  天平中,除使持節、廣州軍事。梁遣將湛僧珍、楊暕來寇,懷與行臺元晏擊項城,拔之,擒暕。〔六〕又從高祖襲克西夏州。還,為大都督,鎮下館,除儀同三司。元象初,為大都督,與諸將西討,遇疾卒於建州。贈定幽恒肆四州諸軍事、刺史、司徒公、尚書僕射。懷以武藝勳誠為高祖所知,志力未申,論者惜其不遂。皇建初,配饗高祖廟庭。

  劉貴,秀容陽曲人也。父乾,魏世贈前將軍、肆州刺史。貴剛格有氣斷,歷尒朱榮府騎兵參軍。建義初,以預定策勳,封敷城縣伯,邑五百戶。除左將軍、太中大夫,尋進為公。榮性猛急,貴尤嚴峻,每見任使,多愜榮心,遂被信遇,位望日重,加撫軍將軍。永安三年,除涼州刺史。建明初,尒朱世隆專擅,以貴為征南將軍、金紫光祿、兼左僕射、西道行臺,使抗孝莊行臺元顯恭於正平。貴破顯恭,擒之,並大都督裴雋等,復除晉州刺史。普泰初,轉行汾州事。高祖起義,貴棄城歸高祖於鄴。太昌初,以本官除肆州刺史,轉行建州事。天平初,除陝州刺史。四年,除御史中尉、肆州大中正。其年,加行臺僕射,與侯景、高昂等討獨孤如願於洛陽。

  貴凡所經歷,莫不肆其威酷。修營城郭,督責切峻,非理殺害,視下如草芥。然以嚴斷濟務,有益機速。性峭直,攻訐無所迴避,故見賞於時。雖非佐命元功,然與高祖布衣之舊,特見親重。興和元年十一月卒。贈冀定并殷瀛五州軍事、太保、太尉公、錄尚書事、冀州刺史,諡曰忠武。齊受禪,詔祭告其墓。皇建中,配享高祖廟庭。長子元孫,員外郎、肆州中正,早卒。贈肆州刺史。次子洪徽嗣。武平末,假儀同三司,奏門下事。

  任延敬,廣寧人也。伯父桃,太和初為雲中軍將,延敬隨之,因家焉。延敬少和厚,有器度。初從葛榮為賊,榮署為王,甚見委任。榮敗,延敬擁所部先降,拜鎮遠將軍、廣寧太守,賜爵西河縣公。

  後隨高祖建義,中興初,累遷光祿大夫。太昌初,累轉尚書左僕射,進位開府儀同三司。延敬位望既重,能以寬和接物,人士稱之。及斛斯椿釁發,延敬棄家北走,至河北郡,因率土民據之,以待高祖。

  魏武帝入關,荊蠻不順,以延敬為持節南道大都督,討平之。天平初,復拜侍中。時范陽人盧仲延率河北流人反於陽夏,〔七〕西兗州民田龍聚眾應之,以延敬為大都督、東道軍司,率都督元整、叱列陀等討之。尋為行臺僕射,除徐州刺史。時梁遣元慶和及其諸將寇邊,延敬破梁仁州刺史黃道始於北濟陰,又破梁雋於單父,俘斬萬人。又拜侍中。在州大有受納,然為政不殘,禮敬人士,不為民所疾苦。

  潁州長史賀若徽執刺史田迅據城降西魏,〔八〕復令延敬率豫州刺史堯雄等討之。西魏遣其將怡鋒率眾來援,延敬等與戰失利,收還北豫,仍與行臺侯景、司徒高昂等相會,共攻潁川,拔之。元象元年秋,卒於鄴,時年四十五。贈使持節、太保、太尉公、錄尚書事、都督冀定瀛幽安五州諸軍事、冀州刺史。子冑嗣。

  冑輕俠,頗敏惠。少在高祖左右,天平中,擢為東郡太守。家本豐財,又多聚斂,動極豪華,賓客往來,將迎至厚。尋以贓污為有司所劾,高祖捨之。及解郡,高祖以為都督。興和末,高祖攻玉壁還,以晉州西南重要,留清河公岳為行臺鎮守,以冑隸之。冑飲酒遊縱,不勤防守,高祖責之。冑懼,遂潛遣使送款於周。為人糾列,窮治未得其實,高祖特免之,謂冑曰:「我推誠於物,謂卿必無此理。且黑獺降人,首尾相繼,卿之虛實,於後何患不知。」冑內不自安。是時,儀同尒朱文暢及參軍房子遠、鄭仲禮等並險薄無賴,冑厚與交結,乃陰圖殺逆。武定三年正月十五日,因高祖夜戲,謀將竊發。有人告之,令捕窮治,事皆得實。冑及子弟並誅。

  莫多婁貸文,太安狄那人也。驍果有膽氣。從高祖舉義。中興初,除伏波將軍、武賁中郎將、虞候大都督。從擊尒朱兆於廣阿,有功,加前將軍,封石城縣子,邑三百戶。又從破四胡於韓陵,進爵為侯。從平尒朱兆於赤谼嶺。兆窮迫自經,貸文獲其屍。遷左廂大都督。斛斯椿等釁起,魏武帝遣賈顯智據守石濟。高祖令貸文率精銳三萬,與竇泰等於定州相會,同趣石濟,擊走顯智。天平中,除晉州刺史。汾州胡賊為寇竊,高祖親討焉,以貸文為先鋒,每有戰功。還,賚奴婢三十人、牛馬各五十匹、布一千疋,仍為汾、陝、東雍、晉、泰五州大都督。後與太保尉景攻東雍、南汾二州,克之。

  元象初,除車騎大將軍、儀同、南道大都督,與行臺侯景攻獨孤如願於金墉城。周文帝軍出函谷,景與高昂議整旅厲卒,〔九〕以待其至。貸文請率所部,擊其前鋒,景等固不許。貸文性勇而專,不肯受命,以輕騎一千軍前斥候,西過瀍澗,〔一0〕遇周軍,戰沒。贈并肆恒雲朔五州軍事、并州刺史、尚書右僕射、司徒公。

  子敬顯,強直勤幹,少以武力見知。恒從斛律光征討,數有戰功。光每命敬顯前驅,安置營壘,夜中巡察,或達旦不睡。臨敵置陳,亦令敬顯部分將士,造次之間,行伍整肅。深為光所重。位至領軍將軍,恒檢校虞候事。武平中,車駕幸晉陽,每令敬顯督留臺兵馬,糾察盜賊,京師肅然。七年,從後主平陽,敗歸并州,與唐邕等推立安德王稱尊號。安德敗,文武群官皆投周軍,〔一一〕唯敬顯走還鄴。授司徒。周武帝平鄴城之明日,執敬顯斬於閶闔門外,責其不留晉陽也。〔一二〕

  高市貴,善無人也。少有武用。孝昌初,恒州內部敕勒劉崙等聚眾反,市貴為都督,率眾討崙,一戰破之。累遷撫軍將軍、諫議大夫。及尒朱榮立魏莊帝,市貴預翼戴之勳。遷衛將軍、光祿大夫、秀容大都督、第一領民酋長,賜爵上洛縣伯。尒朱榮擊葛榮於滏口,以市貴為前鋒都督。榮平,除使持節、汾州刺史,尋為晉州刺史。紇豆陵步藩之侵亂并州也,高祖破之,市貴亦從行有功,除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封常山郡公,邑一千五百戶。

  高祖起義,市貴預其謀。及樊子鵠據州反,隨大都督婁昭討之。子鵠平,除西兗州刺史,不之州。天平初,復除晉州刺史。高祖尋以洪峒要險,遣市貴鎮之。

  高祖沙苑失利,晉州行事封祖業棄城而還,州民柴覽聚眾作逆。高祖命市貴討覽,覽奔柴壁,市貴破斬之。是時,東雍、南汾二州境多群賊,聚為盜,〔一三〕因市貴平覽,皆散歸復業。後秀容人五千戶叛應山胡,復以市貴為行臺,統諸軍討平之。元象中,從高祖破周文帝於邙山。重除晉州刺史、西道軍司,率眾擊懷州逆賊潘集。未至,遇疾道卒。贈并汾懷建東雍五州軍事、太尉公、并州刺史。子阿那肱貴寵,封成皋王。敕令其第二子孔雀承襲。

  厙狄迴洛,代人也。少有武力,儀貌魁偉。初事尒朱榮為統軍,預立莊帝,轉為別將,賜爵毋極伯。從破葛榮,轉都督。榮死,隸尒朱兆。高祖舉兵信都,迴洛擁眾歸義。從破四胡於韓陵,以軍功補都督,加後將軍、太中大夫,封順陽縣子、邑四百戶。遷右廂都督。從征山胡,先鋒斬級,除朔州刺史。破周文於河陽,轉授夏州刺史。邙山之役,力戰有功,增邑通前七百戶。世宗嗣事,從平潁川。天保初,除建州刺史。肅宗即位,封順陽郡王。大寧初,轉朔州刺史,食博陵郡幹。轉太子太師,遇疾卒。贈使持節、都督定瀛恒朔雲五州軍事、大將軍、太尉公,定州刺史,贈物一千段。

  厙狄盛,懷朔人也。性和柔,少有武用。初為高祖親信都督,除伏波將軍,每從征討。以功封行唐縣伯,復累加安北將軍,幽州刺史,加中軍將軍,為豫州鎮城都督。以勳舊進爵為公,世宗減封二百戶,以增其邑。除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朔州刺史。齊受禪,改封華陽縣公。又除北朔州刺史,以華陽封邑在遠,隨例割并州之石艾縣、肆州之平寇縣、原平之馬邑縣各數十戶,合二百戶為其食邑〔一四〕。未幾,例罷,拜特進,卒。贈使持節、都督朔瀛趙幽安五州諸軍事、太尉公、朔州刺史。

  薛孤延,代人也。少驍果,有武力。韓樓之反,延隨眾屬焉。後與王懷等密計討樓,為樓尉帥乙弗醜所覺,力戰破醜,遂相率歸。行臺劉貴表為都督,加征虜將軍,賜爵永固縣侯。後隸高祖為都督,仍從起義。破尒朱兆於廣阿,因從平鄴,以功進爵為公,轉大都督。從破四胡於韓陵,加金紫光祿大夫。從追尒朱兆於赤谼嶺,除第一領民酋長。孝靜立,拜顯州刺史,累加車騎將軍。天平四年,從高祖西伐。至蒲津,竇泰於河南失利,高祖班師,延殿後,且戰且行,一日斫折刀十五口。還,轉梁州刺史。從征玉壁,又轉恒州刺史。從破周文帝於邙山,進爵為縣公,邑一千戶。

  高祖嘗閱馬於北牧,道逢暴雨,大雷震地。前有浮圖一所,高祖令延視之。延乃馳馬按矟直前,未至三十步,雷火燒面,延唱殺,繞浮圖走,火遂滅。延還,眉鬢及馬鬃尾俱燋。高祖歎曰:「薛孤延乃能與霹靂鬥。」其勇決如此。

  又頻從高祖討破山胡,西攻玉壁。入為左衛將軍,改封平秦郡公。為左廂大都督,與諸軍將討潁州。延專監造土山,以酒醉為敵所襲據。潁州平,諸將還京師,讌於華林園。世宗啟魏帝,坐延於階下以辱之。後兼領軍將軍,出為滄州刺史,別封溫縣男,邑三百戶。齊受禪,別賜爵都昌縣公。性好酒,率多昏醉。而以勇決善戰,每大軍征討,常為前鋒,故與彭、劉、韓、潘同列。天保二年,為太子太保,轉太子太傅。八年,除肆州刺史,加開府儀同三司,食洛陽郡幹,尋改食河間郡幹。

  張保洛,代人也,自云本出南陽西鄂。家世好賓客,尚氣俠,頗為北土所知。保洛少率健,善弓馬。魏孝昌中,北鎮擾亂,保洛亦隨眾南下。葛榮僭逆,以保洛為領左右。榮敗,仍為尒朱榮統軍,累遷揚烈將軍、奉車都尉。後隸高祖為都督,從討步蕃。

  及高祖起義,保洛為帳內,從破尒朱兆於廣阿。尋遷右將軍、中散大夫,仍以帳內從高祖圍鄴城,既拔,除平南將軍、光祿大夫。從破尒朱兆等於韓陵因隨高祖入洛,加安東將軍。後高祖啟減國邑,分授將士。保洛隨例封昌平縣薄家城鄉男一百戶。

  魏出帝不協於高祖,令儀同賈顯智率豫州刺史斛斯壽東趣濟州。高祖遣大都督竇泰濟自滑臺拒顯智,保洛隸泰前驅。事定,轉都督。

  從高祖襲夏州,剋之。万俟受洛干之降也,高祖遣保洛與諸將於路接援。元象初,除西夏州刺史、當州大都督,又以前後功,封安武縣伯,邑四百戶。轉行蔚州刺史。從高祖攻周文帝於邙山,圍玉壁,攻龍門。還,留鎮晉州。

  世宗即位,以保洛為左廂大都督。後出晉州,加征西將軍。王思政之援潁州,攻圍未克。世宗仍令保洛鎮楊志塢,使與陽州為掎角之勢。〔一五〕潁川平,尋除梁州刺史。

  顯祖受禪,仍為刺史,所在聚斂為務,民吏怨之。濟南初,出為滄州刺史,封敷城郡王。為在州聚斂,免官,削奪王爵。及卒,贈以前官,追復本封。子默言嗣。武平末,衛將軍。

  以帳內從高祖出山東,有麴珍、段琛、牒舍樂、尉摽、乞伏貴和及弟令和、王康德,並以軍功至大官。

  麴珍字舍洛、西平酒泉人也。壯勇善騎射。以帳內從高祖晉州,仍起義,所在征討。武定末,封富平縣伯。天保初,食黎陽郡幹,除晉州刺史。武平初,遷豫州道行臺、尚書令、豫州刺史,卒,贈太尉。

  段琛字懷寶,代人也。少有武用。從高祖起義信都。天保中,光州刺史。

  牒舍樂,武成開府儀同三司、〔一六〕營州刺史,封漢中郡公。戰歿關中。

  尉摽,代人也。大寧初,封海昌王。子相貴嗣,武平末,晉州道行臺尚書僕射、晉州刺史。為行臺左丞侯子欽等密啟周武請師,欽等為內應。周武自率眾至城下,欽等夜開城門引軍入,鎖相貴送長安。尋卒。弟相願,強幹有膽略。武平末,領軍大將軍。自平陽至并州,及到鄴,每立計將殺高阿那肱,廢後主,立廣寧王,事竟不果。及廣寧被出,相願拔佩刀斫柱而歎曰:「大事去矣,知復何言!」

  貴和及令和兄弟,武平末,並開府儀同三司。令和,領軍將軍。并州未敗前,與領軍大將軍韓建業、武衛大將軍封輔相相繼投周軍。令和授柱國,封西河郡公。隋大業初,卒於秦州總管。

  建業、輔相,俱不知所從來。建業授上柱國,封郇國公,隋開皇中卒。輔相,上柱國,封郡公。周武平并州,即以為朔州總管。康德,代人也。歷數州刺史、并省尚書,封新蔡郡王。

  侯莫陳相,代人也。祖伏頹,魏第一領民酋長。父斛古提,朔州刺史、白水郡公。

  尋除蔚州刺史,〔一七〕仍為大行臺,節度西道諸軍事。又遷車騎將軍,顯州刺史。入除太僕卿。頃之,出為汾州刺史。別封安次縣男,又別封始平縣公。天保初,除太師,轉司空公,〔一八〕進爵為白水王,邑一千一百戶。累授太傅,進食建州幹,別封義寧郡公。武平二年四月,薨於州,年八十三。贈假黃鉞、使持節、督冀定瀛滄濟趙幽并朔恒十州軍事、右丞相、太宰、太尉公、朔州刺史。有二子。長子貴樂,尚公主,駙馬都尉。次子晉貴,武衛將軍、梁州刺史。隆化時,并州失守,晉貴遣使降周,授上大將軍,封信安縣公。

  史臣曰:高祖世居雲代,以英雄見知。後遇尒朱,武功漸振,鄉邑故人,彌相推重。賀拔允以昆季乖離,處猜嫌之地,初以舊望矜護,而竟不獲令終,比於吳、蜀之安瑾、亮,方知器識之淺深也。劉貴、蔡雋有先見之明,霸業始基,義深匡贊,配饗清廟,豈徒然哉。韓賢等及聞義舉,競趣戎行,憑附末光,申其志力,化為公侯,固其宜矣。

  贊曰:帝鄉之親,世有其人。降靈雲朔,載挺良臣。功名之地,望古為鄰。

  校勘記

  〔一〕 字可泥 按周書卷一四賀拔勝傳末云:「兄允,字阿泥」,本書卷一神武紀上(補)說高歡稱允為阿鞠泥。則「阿泥」是「阿鞠泥」的簡稱,疑此傳「可」字為「阿」之訛。

  〔二〕 武帝又委岳弟勝心腹之寄 北史卷四九賀拔允傳「弟」作「兄」。按魏書卷八0、周書卷一四賀拔勝傳都說勝是岳兄,此傳作「弟」誤。

  〔三〕 又從平元顥 諸本「顥」作「顯」。按元顥事見魏書卷十孝莊紀、卷二十一本傳,今據北史卷五三蔡雋傳改。

  〔四〕 扶陽之亂 按「扶陽」無考,疑是「拔陵」之訛,指破落韓拔陵領導的北鎮起義。

  〔五〕 武周縣侯 張森楷云:「據下文進爵為侯,則此不得已是侯也。疑『侯』字誤」。

  〔六〕 天平中除使持節廣州軍事梁遣將湛僧珍楊暕來寇懷與行臺元晏擊項城拔之擒暕 諸本「元晏」作「元景」,「項城」作「須城」。魏書卷九八蕭衍傳,「天平二年(五三五)正月,衍將湛僧珍寇南兗州,州軍擊破之。行臺元晏又破湛僧珍等於項城,虜其刺史楊〈日票〉」,和此傳所述顯然是一事,唯「元景」作「元晏」,「須城」作「項城」,「楊暕」作「楊〈日票〉」。按魏書卷一二孝靜紀天平元年(五三四)閏十二月云,「蕭衍以元慶和為鎮北將軍、魏王,入據平瀨鄉」,二年正月乙亥又云,「兼尚書右僕射、東南道行臺元晏討元慶和,破走之」,魏書卷一九元慶和傳(附汝陰王天賜傳、北史卷一七同)稱,「蕭衍以為北道總督、魏王,至項城,朝廷出師討之,望風退走」。凡上引紀載和蕭衍傳合,也即和此傳所載是一回事。湛僧珍等當是護送元慶和的梁將。據上引,這次東魏方面的主將是元晏,擊敗梁軍的地點是項城,「景」和「須」字都是訛文,今改正。唯「楊暕」和「楊〈日票〉」不知孰是。

  〔七〕 時范陽人盧仲延率河北流人反於陽夏 諸本「陽」作「楊」。按魏書卷一二孝靜紀天平三年(五三六)二月稱「陽夏太守盧公纂據郡南叛,大都督元整破之」,與此傳所載為一事。當時地名雖多用同音字,但地志陽夏從沒有作「楊」的,今據改。

  〔八〕 潁州長史賀若徽執刺史田迅據城降西魏 諸本「州」作「川」。張森楷云:「『川』字是『州』之誤,州有長史,郡不得有長史也。」按賀若徽即賀若敦之父統,其事歷見本書卷二0堯雄傳,周書卷二八賀若敦傳、魏書卷一二孝靜紀天平四年(五三七)十月條(徽訛微),都作「潁州長史」。張說是,今據各史紀傳改。

  〔九〕 景與高昂議整旅厲卒 諸本脫「景」字,今據北史卷五三莫多婁貸文傳、冊府卷四四七補。

  〔一0〕西過瀍澗遇周軍戰沒 諸本「瀍」作「源」。冊府卷四四七作「瀍」。按周書卷二文帝紀大統四年(五三八)記此事稱進軍「瀍東」。瀍澗是當時常見地名,魏書卷一一出帝紀太昌元年九月乙巳稱「南過洛汭,遂至瀍澗」。「源」乃「瀍」之訛,今據冊府改。

  〔一一〕文武群官皆投周軍 諸本「武」訛作「帝」,不可通,今據冊府卷三七二改。

  〔一二〕責其不留晉陽也 諸本「晉」作「平」,北史卷五三作「晉」。按上文說他敗歸并州,後又走還鄴。周書卷六武帝紀下建德六年正月記周武帝責他三罪,第一條就是「從并走鄴,攜妾棄母」。并州治晉陽,北史是,今據改。

  〔一三〕是時東雍南汾二州境多群賊聚為盜 冊府卷三五四無「賊」字。按文義疑「賊」字衍。

  〔一四〕隨例割并州之石艾縣肆州之平寇縣原平之馬邑縣各數十戶合二百戶為其食邑 諸本「原平」作「原州」,三朝本作「原平」。按原州地屬北周,北齊豈能割其領戶以封人,且馬邑與原州也相去絕遠。作「原州」顯誤。原平是縣名,屬肆州雁門郡,見魏書卷一0六地形志上。馬邑縣不見魏志,隋書卷三0地理志中有馬邑郡而無馬邑縣。或北齊有此縣,隋志失載。但「原平之馬邑」也不可通,此「之」字當是「縣」字之誤。原文當作「割并州之石艾縣,肆州之平寇縣、原平縣、馬邑縣各數十戶,合二百戶為其食邑。」

  〔一五〕世宗仍令保洛鎮楊志塢使與陽州為掎角之勢 北、汲、殿、局四本「陽」作「揚」,三朝本、南本作「陽」,百衲本依他本改作「揚」。按魏書卷一0六地形志中,陽州治宜陽。本書卷一七斛律金傳,說在侯景以潁川降西魏後,他「仍率所部於宜陽築楊志、百家、呼延三戍,置守備而還」。張保洛之鎮楊志塢當即在置戍後不久。據水經注卷一五伊水注,塢在廣成澤西大戟水的南岸,當在今伊川縣,即在宜陽亦即陽州之東不遠。據守此地和陽州「為掎角之勢」,可以控制西魏通向河南的要道。治壽春的揚州和治項城的北揚州都距楊志塢甚遠。今從三朝本。

  〔一六〕武成開府儀同三司 諸本「武成」下有「初」字,三朝本無。北史卷五三張保洛傳末「武成」作「武威人」。錢氏考異卷三一云:「『武成』疑是『武威』之訛。此段附出諸臣各著里居,不應舍樂獨殊其例。當云『武威人』而其下尚有脫文爾。」按本書卷二0慕容儼傳末亦稱「武威牒舍樂」。這裏「武威」訛「武成」,又脫「人」字,諸本以不可通以意增「初」字。

  〔一七〕尋除蔚州刺史 按這裏似以蔚州刺史為斛古提官,但觀下文卻是侯莫陳相自己的官。北史卷五三侯莫陳相傳在「白水郡公」下有「相七歲喪父,號慕過人。及長,性雄傑。後從神武起兵,破四胡於韓陵,力戰有功,封陽平縣伯,改封白水郡公」一段。北史中北齊紀傳即出於北齊書,知此傳在「白水郡公」下脫去一大段敘述侯莫陳相早年事跡的文字。當因兩見「白水郡公」,抄刻時誤把後一「白水郡公」下的文字接在前一「白水郡公」下,便擠掉了這段早年事跡,以致父子歷官混淆。

  〔一八〕天保初除太師轉司空公 張森楷云:「文宣紀(卷四)天保五年『以太子太師侯莫陳相為司空』,此蓋誤脫『太子』二字。」按魏齊官品,三師、二大、三公為序。太師是三師之首,司空乃三公之末,豈有以太師轉司空之理。張說是。
《北齊書》相关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