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儒部 > 启蒙蒙学 > 幼学琼林 > 卷三 宫室

卷三 宫室

  洪荒之世,野处穴居;有巢以后,上栋下宇。

  竹苞松茂,谓制度之得宜;鸟革翚[hui]飞,调创造之尽善。

  朝廷曰紫宸,禁门曰青琐。

  宰相职掌丝纶,内居黄阁;百官具陈章疏,敷奏丹墀。

  木天署,学土所居,紫薇省,中书所莅。

  金马玉堂,翰林院宇;柏台乌府,御史衙门。

  布政司,称为藩府,按察司,系是臬司。

  潘岳种挑于满县,人称花县;于贱鸣琴以治邑,故曰琴堂。

  谭府是仕宦之家,衙门乃隐逸之宅。

  贺人有喜,曰门阑蔼瑞;谢人过访,曰蓬荜生辉。

  美奂美轮,礼称屋宇之高华;肯构肯堂,书言父子之同志。

  土木方兴,曰经始;创造已毕,曰落成。  楼高可以摘星,屋小仅堪容膝。

  寇莱公庭除之外,只可栽花;李文靖厅事之前,仅容旋马。  恭贺屋成,曰燕贺;自谦屋小,曰蜗庐。

  民家名曰闾阎,贵族称为阀阅。

  朱门乃富豪之第,白屋是布衣之家。

  客舍曰逆旅,馆驿曰邮亭。

  书室曰芸窗,朝廷曰魏阙。

  成均辟雍,皆国学之号;黉宫胶序,乃乡学之称。

  笑人善忘,曰徙宅忘妻;讥人不谨,曰开门揖盗。

  何楼所市,皆滥恶之物;垄断独登,讥专利之人。

  荜门圭窦,系贫土之居;瓮牖绳枢,皆窭人之室。

  宋寇准真是北门锁钥,檀道济不愧万里长城。

《幼学琼林》 相关内容:

《幼学琼林》相关章节